第一卷 第六十八章真相 - 穿越农家生活

第一卷 第六十八章真相

第六十八章真相 聂夫人和聂侯见聂亭然有些动摇,不再劝说,聂侯打了个手势,聂夫人领着下人悄悄地退了出去。聂亭然颓然的坐在床上,想着小时做太子伴读时受到的冷遇,想着自己少年时的志向,想着自己遍布全国的生意,这些曾经是自己最珍惜的东西,后来碰到了丫头,从刻意接近到彼此吸引,丫头的一颦一笑都荡漾在脑海中,两头都是自己珍惜的东西,两面都无法取舍。聂亭然颓然的用手指紧紧抓住头发,希望借疼痛清醒一些。 “公子,喝杯茶吧”聂久进来看到聂亭然正是这个样子,他小心的将手中的茶杯放在桌上,将床上的凌乱的食物收拾了起来。聂亭然起身坐在桌边,抿了一口茶,压下混乱的心情,手不由自主的去摸衣服下摆上的玉佩,“小九,我的玉佩呢?” 没有在衣服上摸到玉佩,聂亭然一惊,转身朝着聂久喊道。 “公子,我也不知道呀,那玉佩不是一直跟着您的吗?”聂久闪烁其辞的的说道。 “你跟了我这么久,知道我的脾气,快说。” “少爷,是侯爷让我爹爹拿走的,具体去了哪里,您还是要去问侯爷的好。”聂久见聂亭然严肃的样子,赶紧将实话说了出来。聂亭然听完起身走到了夜色中,只留下聂久呆呆的留在房间中,不知道自己告诉公子做的对不对。 侯府内院,聂侯正在和夫人一起坐着商量着如何让聂亭然更加死心一些,门砰一声被推开,聂亭然走了进来。 “放肆,和秦家那丫头呆着一起,一点礼数都没有了吗?”聂侯见聂亭然竟然激动,怒斥道。 “父侯息怒,儿子只想问问玉佩到底去了哪里?”聂亭然躬身给爹娘施礼说道。 “那玉佩,我已经叫人送去了邺城,估计那丫头现在已经见到了。” “你,”聂亭然指着爹爹,一句话没说出来眼前一黑倒在地上。聂夫人急忙上前将聂亭然抱在怀中,看着自己的相公,“然儿没事吧?” “他没事,只是中了而已,刚才情绪激动,引发了药性。”聂侯招手让侍卫将聂亭然送回了房间,聂夫人不放心,接跟了进去。 “然儿,为父也是为你好呀。”聂侯看着远处灯火通明的院落,沉沉的说道。 远在邺城的翌茹并不知道郭跃要给自己解毒的事情,她只是觉得天机老人和郭跃好像有事瞒着自己,但是悄悄地问郭婶,郭婶也不知道。 正当郭跃和师傅悄悄地准备药材的时候,郭家村村口飞来一匹快马,马上的的大叔四十来岁,来到郭家村村口,看到前面有一划桨的老翁,高声问道:“老人家,可知那郭大宝家住在哪里?” 老人摘下头上的斗笠,“你算问对了,大宝家就在东头的宅院里,青砖瓦房,我们村头一份,你一直向东就是了。”等那人马蹄声走远,老人纳闷的说道,“哎,忘记问这人找大宝家有什么事了?”回头想想,自从郭家来了那个丫头,这样的人见过不少,应该不是坏人才好,还是先跟大宝家去通个气的好。想到这里放下手中的船篙,上了岸朝着东侧的象山上奔去。 等老者气喘吁吁的来到山间小屋前,郭婶正在门前和翌茹晒太阳,见老者上来起身问道:“九叔,你怎么过来了?” “他婶子,村口来了一个人,要找你当家的呢,我不知道是好人还是坏人就赶紧过来告诉你们一声,好有了准备。” “谢谢九叔了,九叔,进去喝点茶再走吧?”郭婶见老者满头的大汗,体贴的说道。 “没事,没事,我还在喂鸭子呢,走了。”老人抹了一把额头的汗,快走走下山去。 “风儿,你看着茹儿,我下山去看看。”郭婶叫过程风,准备下山去。这两日郭跃和郭大宝都神神秘秘的,整天不见人影,郭婶想着凑着这个机会下山去看看那几个人在宅子里干什么。 郭婶从山间的果树丛中走了下去,并没有看到一侧上来的马匹和马上的中年人。 翌茹正目送这郭婶下山的身影,从一侧的果树丛中上来一个中年男子,见到翌茹首先施了一礼,翌茹疑惑的看着他,这些日子有不少的人来看他,翌茹以为是自己的朋友派过来的,客气的让程风去屋内端茶。 程风刚进到房间,中年男子从怀中掏出一个荷包,翌茹一眼看出正是自己曾经给聂亭然绣过的一个荷包,上面歪歪曲曲的绣着一颗心和一只丘比特之箭。聂亭然这几日没见踪影,翌茹告诉自己一定是聂亭然去给自己找解药去了,并没有多想。现在看到这荷包,翌茹心一下凉了下来,但是还是存着一丝希望。“是谁派你来的?” “当然是我们小侯爷了。”男子一脸倨傲的看着面前的女子,模样不是很美丽,可能是由于颜殇的原因,小脸瘦成了一小条,下巴尖尖的,只剩下一双明亮的眼睛看着自己。 翌茹从男子手中接过荷包,摩梭了一下,瞬间明白了里面的东西,是自己和聂亭然一起买过的玉佩。打开荷包发现荷包内的玉佩上面布满了细细的纹路,一看就是被刻意破坏过。记得当初自己曾经和聂亭然盟誓,只要玉佩在,两人的感情就像这玉佩一样坚韧,但是现在玉佩有了裂痕,是不是也预示这自己和聂亭然的感情不再像以前,有了隔阂和裂隙。 “你们少爷没有话说吗?”翌茹冷冷的问道。 “有,我们少爷说了,本来接近你就是为了能将生意壮大些,看中的是你还有些生意头脑,现在你成了这个样子,没有了利用价值,他不用整天对面一个野丫头演戏了。” “不可能”程风从屋内出来,用手中的茶杯掷向男子,男子一闪身,还是慢了些,被溅了些热茶在身上。 “你个野丫头”男子恼羞成怒,一拳像程风挥来,被程进稳稳的抓在手中。男子使劲挣脱,程进纹丝不动,见男子态度软化了,程进才放开手,男子身形不稳,退了几步才站住。 “你们?”养尊处优的男子一时面上有些恼怒,但一想到来时侯爷的吩咐,将胸中的怒气压了下去,抬头看向翌茹,他知道这一行人里其实这个丫头才是主事的。 “亭然真的是这样说的,我不信,你回去告诉你们小侯爷,我要他亲口跟我说,我才会信。”翌茹看了看面前的男子,她刚开看到玉佩的时候确实有些生气,但是后来一想,聂亭然不像是这样的人,自己既然选择聂亭然,还是要给他一定的信任,不能只看到东西就贸然相信面前的人。 “早就知道你这样说,这是少爷给你写的信,你看看。”中年男子从怀里掏出一封信,程风接过来,检查了一番才递给翌茹。 翌茹接过信,信封上确是聂亭然的字迹,还有两人约好的nq符号,这表示这封信是聂亭然写给翌茹的,翌茹写给聂亭然的信则是qn符号,这符号不能假冒,别人是伪装不来的。翌茹展开信,看到信中的内容脸色变得苍白起来,在一旁的程风赶紧扶住翌茹,恼怒的看着面前的男子。 “怎么样,秦姑娘,信和东西我已经传到了,信不信由你,你可以问问郭家的那个小子,到底事情的真相如何,你自己问吧。”说完转身牵马下山去了。 “风儿,去山下将虎子哥叫回来,我有事情问他。”翌茹想着刚才在信上看到的,决定先问问郭跃,将事情弄清楚。程风应了一声,飞奔下山去了。 片刻后,郭跃就跟着程风一起上山而来,看到翌茹苍白的面容,郭跃心中一沉,转头问程风,“风儿,早晨不还好好地吗,怎么?” “还不是那个可恶的家伙,送来一封信,姐姐就成这样了。” 翌茹看着郭跃,轻身的问道:“虎子哥,我有一件事情希望你能如实的告诉我,这件事对我很重要,你能说实话吗?” 看着严肃的翌茹,郭跃搓搓手,“茹儿,我肯定会说实话。” “那你就告诉我,郭大爷的事情是不是你找的安将军,将郭大爷救出来的。” “是,是我找的师兄,将郭大爷救出来的。”郭跃看着翌茹明亮的眼睛,不忍心瞒她,将真相说了出来。 “好,好,聂亭然,你真的……”话没有说完,翌茹一头从椅子上栽了下来。 亲们不好意思了,上周梦梦在医院陪儿子,这周来到单位才发现有一大堆的工作等着梦梦,这几日忙的晕头转向的,这才消停了,赶紧更新,对不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