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六十九章放弃 - 穿越农家生活

第一卷 第六十九章放弃

第六十九章放弃 “姐姐,姐姐。”离翌茹最近的程风首先叫了起来,郭跃身形一晃已经将翌茹托了起来,稳稳的放到躺椅上。“风儿,赶紧下山去找师傅。”程风应了一声飞也似的下山去了。 等天机老人和国师来到山上,郭跃已经将翌茹放在了屋内的床上,国师给翌茹看过了脉象,转身问道:“丫头是受了刺激吧?要不然不会这样严重。” “都怪我,没有拦住那个人。”随后跟来的程风低头说道。 “不,应该怪我,茹儿是知道了事情的真相才受刺激的。”郭跃看着翌茹苍白的面孔,恨自己怎么就将实话说了出来。 “师叔,茹儿她……”郭跃看国师一脸凝重的样子,担心的问道。 “唉,本来这丫头这些日子毒素扩散的比较慢,但是刚才受了刺激,毒素一下子扩散了,现在已经到了心脉,跃儿,我们商定的法子要提前实施了。”国师叹了一口气说道。 “法子,什么法子?”接跟着郭大宝的郭婶听到有方法救治翌茹,焦急的问道。 郭跃看看父亲,郭大宝向着郭跃点点头。两人本来不想将这方法告诉郭婶,可是现在看来郭婶肯定是瞒不过了。郭跃将母亲拉到一旁,小声的将此前的事情详细的说了一遍。 “你是说心头血就能救丫头了,那用我的吧”郭婶听完郭跃的话,看了看眼前的相公和儿子,冲着国师说道。 国师摇摇头,郭婶拉着郭跃的手,“虎子,去和你师叔说说,让我来救丫头,好不好?”郭跃知道郭婶的想法,她想牺牲自己来换来家人的平安。 “没用的,国师说过,必须要情投意合的男子之血才有用的。”郭大宝看着妻子,叹口气说道。 “那虎子不是?”郭婶看着郭跃,惊讶地说道。她明明记得自己的儿子曾经坚决的拒绝过自己,不要翌茹当童养媳的,可是现在看这个情况,难道是儿子回心转意了。她一直希望儿子和翌茹能凑成一对,现在看来,儿子有这样的想法,心中就高兴起来,可是一想到儿子要拿心头血去救翌茹,心中还是很不是滋味,这毕竟不是流一点血就能解决的事情,那可是心头血呀,早先就听老人们说过,这心头血是人的精华所在,一点都不容缺失的。儿子这次要是牺牲了心头血去救翌茹,如果真的出了事情,要自己怎么办?她求救的看看郭大宝,这个时候,只有郭大宝是这个家里的顶梁柱,她希望相公能帮自己拿个主意。 郭大宝看到郭婶眼中的祈求,将媳妇拉在一边,低声说道:“现在的情形你也看到了,虎子是铁了心要救丫头的,我也曾犹豫过,生怕虎子出意外。但是虎子说了一句话,将我的犹豫打消了,他说如果这次他不救丫头,那样虽然他能安稳的活在这个世上,但是心已经死去了,他不想一辈子活在遗憾和愧疚中,不如放手一搏,这样即便不成功,至少,以后会没有遗憾。” “可是……”郭婶梗咽的看着丈夫,又看看正在一旁和天机老人、国师不知道说着什么的儿子,犹豫的说道。 “我问过虎子的师傅和国师了,他们带来了很多的灵药,一定会保住虎子的,你不用太担心。”郭大宝安慰道。 “虎子他爹,要不我们将虎子敲晕带走吧,带的远远地,我可怜的虎子……”郭婶还是不甘心,她能将翌茹当成自己的孩子看待,但是真要牺牲儿子去成全翌茹,她还是有些犹豫。 “我和虎子他师傅也不是没有动过这个念头。”郭大宝苦笑一声摇摇头,当时天机老人和国师来到家中的时候,曾经暗地和郭大宝商量过这个事情,当时郭大宝自然也是犹豫的。天机老人也曾暗示过可以将郭跃带回白云山去,等翌茹去后郭跃无非是痛苦一段日子,终归能从悲痛中走出来。但是这个想法被国师否定了,他说翌茹命格奇特,是个福星,所有帮助过她的人都能得到好运,比如说郭大宝命相中就有一劫,但是由于郭家对翌茹有恩,得了贵人相助,所以现在郭家生意昌隆,郭大宝现在很是健康。翌茹虽然命中有劫数,但是并不是短命的命相,所以这个方法可以一试,再加上自己和师兄天机老人陪着,一定能将翌茹和郭跃保全,正因为这样,后来郭跃跟郭大宝商量的时候,郭大宝只是犹豫了一下,并没有出声阻止,再加上郭跃的决心和说辞,郭大宝越发的觉得这件事要勉力一试,这样才能不至于给自家留下遗憾。打小他就教导郭跃要做个顶天立地的男子,现在如果阻止郭跃的行为,只能让郭跃一辈子活在遗憾和痛苦中,可能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他不想看到儿子这样,现在看到郭婶的犹豫,只能将事情的经过细细的说给媳妇听。 “我知道,我知道,可是我真的担心虎子,虎子真的会没事吗?”郭婶哭的两眼泪涟涟的,想从男人的口中得到明确的答复来安抚自己的心。 “相信国师和虎子的师傅是不会骗我们的。”郭大宝搂住媳妇,低声说道。其实他的心中也是没底的,但是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喃喃地说着来安慰自己和媳妇,仿佛这样说多了就成了事实一样。 郭跃跟师傅和师叔商量好了以后才发现在一旁的母亲已经满脸泪水,他走过来跪在两人面前,郭婶急忙将脸上的泪擦干去扶儿子。郭跃不顾郭婶的阻止,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才站了起来。郭婶心疼的抚着儿子额头的红肿,“虎子,你怎么那么傻,怎么那么傻” “娘,虎子知道这次做的是有些傻,可是虎子知道只有自己这次做过了才能心中坦荡些,所以,宁愿做傻事。”郭跃态度很坚决的说道。 “虎子,我可怜的虎子。”郭婶一把将郭跃搂在怀里,大声的哭了起来。 “爹爹,虎子哥真是好样的。”程风在一旁抹着眼泪,对着程进说道。 “丫头是个有福气的。”程进隔着窗户望着窗外感人的一幕,看了看房间内床上人事不知的翌茹,叹口气说道。 “如果是我像虎子哥一样,爹爹会怎么样?”程风问道。 “我不知道,”程进摇摇头,眸色变得深沉起来。 “我也不知道,我不知道能不能做的像虎子哥一样。”程风看看窗外,又看看翌茹,也坐在床边沉思起来。 远在国都的侯府内,聂亭然醒了过来,他看了看熟悉的床帐,知道自己又被迷晕了。同上次醒来不同,这次聂亭然有了一丝犹豫,父侯和母亲的话在耳边回响,自己真的舍得眼前的这一切,包括自己的抱负,这些年的辛勤打拼一幕幕在脑海中翻过,儿时在宫内受到的奚落,长大后在几个皇子之间的斡旋,现在有了经济基础后身份的荣升,官员们阿谀奉承的嘴脸。他自然知道这些官员和商人为什么敬着自己,无非是自己财力雄厚,这些人要依仗自己罢了,自己难道为了丫头舍弃这一切吗,想到这里,恢复了一些气力的四肢仿佛一下子没了力气。聂亭然苦笑了一声,丫头,并不是我不想救你,我实在是无能为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