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七十二章新生活 - 穿越农家生活

第一卷 第七十二章新生活

第七十二章新生活 翌如正在疑惑时,郭大宝领着郭婶从门外走进来,看到翌如睁着的眼睛,郭婶眼泪就流了下来,“我的丫头,你终于醒了,可把婶娘急坏了。” 翌如只能拿眼睛看着郭婶,将自己的感情全集中在眼神上,郭大宝拉住媳妇,“孩子刚醒,需要休息,让孩子平静一些,注意些。”郭婶抹抹眼睛,“看我,我是高兴的,高兴的。丫头,饿了吧,想吃什么,厨房里温了鸡粥,要不我给你盛些过来。” 翌如刚醒来,还没有什么胃口,摇摇头示意自己并不想吃东西,看看房间内的人,翌如总觉得少了些人。郭威、郭香香几个平时都呆在山下,翌如病倒后,有时郭香香会上山来,房间里少这几个不足为奇。但是郭跃呢,自己生病之后郭跃一直陪着自己,原来还不觉得什么,现在忽然看不见心中有些怪怪的。 郭婶见翌茹扫视了一遍全屋内的人,露出疑惑的眼光,想来这是在找虎子了,怕翌茹担心,上前一步拉住翌茹的手,“丫呀,你是不是在找虎子,他呀,”郭婶抹了一下眼睛,叹了口气,“他师傅说要领着他云游四海,去看看天下的名山,顺便拜访一下师辈们,估计没有四五年是回不来的,你就不要替他操心了。刚醒来还是要注意一下身体,来,我给你垫垫。”说完在翌茹的身后放了两个靠垫,让翌茹靠在床上,能舒服一些。 翌茹听后还是有些不太相信,郭跃是什么样的人,翌茹还是清楚的,不像是这样的人呀,大伙见她还是不太相信的样子,向着程风使了个眼色,程风转身去了外间,不一会儿就拿了一封信走过来,在翌如面前晃了一晃,“姐姐,你不信吗?看,这是虎子哥刚寄回来的信呢,他们到了泰山了,虎子哥登山了泰山顶,还看了日出,虎子哥说泰山的日出可好看了,像咱家腌的鸭蛋黄呢,可漂亮了”翌如看了看确实是郭跃的笔记,郭跃虽然念过两年的私塾,但是字写得并不太好看,有些歪歪扭扭的,一看就写得比较匆忙。 “好啦,刚醒来,别想那么多了,还是要好好休息才好。”郭大宝细心的说道。 “婶子,我把粥端过来了,给妹妹吃点吧?”门帘一撩,郭香香从外面走了过来,手里拿瓦罐端了一碗粥进来。原来郭香香也是刚到,刚才程风到外面拿东西的时候正好碰到,让郭香香帮着照看一下粥,等温凉一些再端进来。郭香香在厨间用瓦罐将粥凉了一下,用勺子尝过觉得差不多才端了过来。 郭婶用木勺一口一口将粥送到翌茹口中,郭香香特意将粥上的粥油撇出来,这粥油正是粥的精华所在,小孩子没奶吃可以用这个充饥。翌如大病初愈,只能吃一些流食,这粥正适合翌如。吃了小半碗,翌茹就摇了摇头,示意不想再吃了。郭婶倒是想让翌茹多吃一些,好长长力气。翌如确实不想再吃了,郭婶只好放下瓦罐,用布巾替翌茹擦了手。程风又端来一盆温水,打算替翌茹擦擦,房间内的人识趣的走了出去。 “姐姐,擦了是不是感觉好些?”替翌如擦了脸,程风小心的问道。 翌如只能点点头,“姐姐,你可把我们都吓坏了,你都不知道,虎子哥脸都吓白了,要不是他师傅催着他动身走,虎子哥肯定不会走。那段时间一直是虎子哥照顾你的。”程风替翌茹擦完手和脚,用木梳替翌茹将头发梳了一下,顺便拿过一个铜镜放在翌如面前。翌如看向铜镜,镜中隐约映出的是自己有些消瘦的面容,虽然苍白了些,但至少没有变得苍老,估计这颜殇的毒是彻底解了。 “婶子说了,肉会长出来的,姐姐就不用叹气了。”见翌茹叹了一口气,程风以为她是看自己瘦了,安慰的说道。 翌如笑笑,自己倒不是觉得瘦有什么不好,只是觉得这毒有些太蹊跷了,本身这毒能让人红颜白骨就有些邪门,再加上自己一觉醒来竟然毒就解了,让翌茹觉得这里面肯定有自己不知道的事情。郭跃的远走,聂亭然的告别都显示着这一切不简单。郭婶他们肯定瞒着自己什么,现在自己身体还不太好,只能等身体痊愈以后再好好打听这里面的奥秘吧 在床上躺了几日后,翌茹就能下地了,程风扶着她在院子里慢慢开始活动。山下的鱼塘和果园有些起色,郭大宝领着家里的几个照看鱼塘去了。翌如这才知道自己竟然昏迷了近两个月,想想自己去国都的时候才是夏初,现在已经是秋天了。院中的梧桐树叶子已经变黄,早晨还看到了几片落叶。翌茹感叹人生的无常,经历了两次生死,翌茹心境放开了很多。尤其是看到了幻境中小晴的幸福,翌茹开始对自己的人生进行重新的规划。刚开始翌如来到这个世界上对这个世界没有什么依赖感,只凭着对郭大宝一家的感激,想为他们做一些事情。经历了幻境以后,知道自己在现代的身体已经火化,自己估计只能留在这个世界上了。既然回不去就要好好考虑一下,对于自己的未来,翌茹还不想早早的嫁人,能拖久一些就拖久一些。自己现在的首要事情就是培养几个好的帮手,找几个高手来保护家人。出了一次这样的事情,翌茹可不想让这样的事情在自己家人的身上重演。对于秦侍郎一家,翌茹既然答应了那秦家的小姑娘,自己便不会动手,但天道报应循环不爽,她相信这秦家夫妻肯定能得到自己的报应。 这段时间里翌茹已经将郭家的产业分析了一下,山上的向日葵是早就收了的,炒成瓜子效益好不错,挺受欢迎的。瓜棚里的西瓜前段时间又买了一茬,虽然不像五月份卖得好,但在附近也是打开了市场,郭大宝准备将河滩上的地全改成大棚,明年继续种西瓜。郭大爷领着陈子翔夫妇去拜祭了小玲,后来陈子翔夫妇一直住在郭大爷家。郭大宝按照自家的样式给郭大爷盖了两进的房子,郭盼年和陈琳守着郭大爷,陈子翔则在郭家村的学堂内当起了教书先生,一家人过的很是融洽。 郭家布艺随着鲁家班的出名也生意兴隆,郭香香现在和崔志浩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阶段。说起两人还是真的有缘,崔志浩的继母自从知道郭香香是郭家布艺的掌柜后对郭香香的态度有了转变,不再阻止崔志浩和郭香香来往。说起这个崔志浩的继母,郭香香总是一脸鄙夷的样子,崔志浩今年没有中状元,只是得了个进士的头衔,在邺城找了一个书记官的职务,在城中置办了一个小宅子,平时都住在自己的宅子里,很少回家,平时的俸禄倒是都给了家里大半,崔氏得了银钱也就不再不依不饶。郭香香和崔志浩定下关系以后送了几套床品和布艺给了崔氏,刚开始崔氏还不知道是好东西,后来手里的床品被娘家的一个亲戚高价买走才知道原来这郭香香竟是经营着一座金山,对郭香香的态度变得殷勤起来,时不时的送些家里铺子里的香油给郭家,有时还会替亲戚朋友讨些东西。对于这一切,郭香香采用的对策就是只要不违反原则,崔氏的要求一般能得到满足。渐渐地崔氏在亲戚朋友中的地位得到了提升,崔氏在人前已经将郭香香当成了准儿媳了。 “这不挺好的吗?”翌茹笑着说道。 “谁知道那天她要知道我只是个给你扛活的,会不会又变成了另外一幅嘴脸。”郭香香想起当时崔氏来舅舅家退婚的事情心中就有些堵,现在看到崔氏还是冷冷的,不太热情。 对于郭香香的这个情况,翌茹有些了解,如果以后郭香香嫁到崔家,两个人说不准要上演一部婆媳斗的戏码,作为郭香香的朋友,她觉得自己还是劝劝郭香香,婚后能不和崔氏住在一起就不要住在一起,免得为了崔氏的事情惹得和崔志浩的关系不和。当翌茹说出这个想法的时候,郭香香笑着说道:“好妹妹,谢谢你,志浩已经跟我说好了,等我出嫁后我们就住在邺城,顺便将他的妹妹(崔志浩的母亲大出血生的孩子)接过来,现在家里有了小柱子(崔氏进门后生的儿子)。孩子多,好多事情都忙不过来。等我们成了亲,作为长嫂,由我来照顾这个妹妹。” “崔氏同意了?”翌茹打趣的问道。 “她,巴不得呢,一个女孩子在家里养着要吃要喝,长大了还要准备嫁妆,她巴不得将这烫手山芋扔出来。” “正好,叔父在邺城城郊选了块地,打算在哪里间些房子,规模比现在的要大些,你去了邺城可以照顾照顾。”翌茹想到郭大宝曾经跟自己说在邺城城郊买了块地,将郭家布艺搬过去,这样交通比较方便,容易管理。 “谢谢你”握着眼前少女还有些消瘦的手指,郭香香的眼中起了些水汽,要不是眼前的少女,自己可能会自怨自艾,说不准现在找了个差不多的已经嫁掉了。毕竟这个年代遭遇别人退婚后的境况不会太好。现在自己能够自理,有了自己的经济能力,说话做事变得硬气起来,见多了市面,知道了世人的市侩,更是珍惜这来之不易亲情。虽然和郭家,和翌茹没有血缘关系,但这些人是和舅舅一样的亲人,正是有了这些人在,自己的心总是暖暖的,不惧怕任何的困难。 “应该是我谢谢你才是。”翌茹望着面前越发明媚的少女,自从郭家布艺开张这半年里,郭香香一直兢兢业业,在自己在国都的日子里,秦家曾经来过几次人过来收铺子,都被这个少女挡了回去。听张小山兄妹说过,最厉害的一次是郭家布艺的一群娘子军拿着笤帚和扫把将秦家的几个狗腿子撵了出去,保住了仓库的货物。要不是面前的郭香香,仓库里的货物肯定会被抢劫一空,郭家布艺就会失去一些老主顾的信赖。 “看,咱们两个在说什么,怎么成了忆苦了,现在你也好了,郭家的产业也回来了,以后咱们就都是好日子了。你的身体刚好,可不能跟着这样。”郭香香拿过帕子擦掉翌茹脸上的泪水。 自己流泪了吗,看到面前濡湿的帕子,翌茹才知道刚才自己竟是满脸的泪水了,看郭香香也是眼睛红红的。她不好意思的对着郭香香笑笑,自从自己这次醒来后就会无缘无故的流泪,她都不知道怎么回事,会不会是这颜殇的后遗症,但除去流泪,其他的都还好,找人看过也没有什么问题,翌茹就只当是发泄了。 站在木楼的顶上,看着西斜的太阳,两人都有些感叹,落日后明天太阳会照常升起,又是新的一天,新的生活开始了。 吼吼,梦梦的新生活也开始了,以后坚决不再写这样的情景,太难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