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一章好的开端 - 穿越农家生活

第一卷 第一章好的开端

第一章好的开端 翌茹病好后去了山下,进入了初冬,树上的叶子都已经变黄落了下来,山上也变得萧条起来,翌茹看着果树稀疏的嫩枝在寒风中飘来荡去,有些感伤。郭婶见她这个样子,劝说翌茹去山下的郭宅,翌茹也觉得冬日里呆在山上不是个好主意,就跟着程风、程进搬到了山下。 自从秦德才将郭家的产业和翌茹全换给了郭家,翌茹对秦德才的看法有了些许改观,从国都柳青鸿和段嫣然的信中,她知道了秦德才这些日子过得也不太平。惠帝正在对官员进行考核,秦德才在工部侍郎的位置上呆的时间不短,没有什么大的业绩,对于这种平庸的官吏,惠帝估计要让秦德才下马。秦夫人也国都也开始四处周旋,段嫣然就被找过很多次,就连不在国都贵妇圈子里的柳青鸿也被找过一两次。柳青鸿来信说以后秦夫人的日子会越来越难过,估计是柳青鸿使了手段。最后一封段嫣然的信中说秦德才好像是因为什么事情和妻子闹了矛盾,甚至到了整日睡书房的地步。 翌茹不禁有些感慨这两人的八卦,看着两人的来信,翌茹觉得好像还在国都和段嫣然喝茶聊天的情形。这两人对秦府这样关心肯定是因为自己,自己醒来后曾经让族长代写了一封书信送到国都去报了平安。书信送出的第二日就收到了柳青鸿送来的礼物,是一个手镯和一个戒指,翌茹翻来覆去不知道有什么作用,直到看了书信才知道这两个精美的东西竟然都是暗器,手镯内藏着毒针,戒指的戒面一按就能发射暗器,对这两个东西翌茹很是喜欢。她知道柳青鸿这么快给自己送来了东西,肯定是一直都在关注自己,说不准自己刚醒来不久就得了消息,对于柳青鸿的挂念,翌茹感到很是温暖。 “柳姐姐又来信了。”程风一蹦一跳的跑了进来,手里拿着一封信,高兴的喊道。 “瞧你好像知道信里写什么似地,这么高兴?”对于柳青鸿,程风是那一种敬畏的态度对待的,程风总拉着翌茹说这位柳姐姐说不准就是个隐世的高人,当初翌茹中毒以后柳青鸿的气势一下子变得强势起来,而且后来的一桩桩一件件也证明柳青鸿实在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程风梦想着有一日也有柳青鸿一样的气势,翌茹只是笑笑不说话。 “当然,这次柳姐姐在信封上就写着呢,我认字这么久,这些字还是认识的。” 程风在老家桐城的时候就由母亲教着认过几个字,到了翌茹的身边以后,跟着张小山姐弟、郭威、郭兴、郭跃一起随着翌茹认字,虽然程风的玩心比较重,但是在翌茹的强势之下还是认了不少,一般的信都可以看懂。 翌茹笑着从程风手中接过信,信封上果然有几个大字,“恶人有恶报,秦氏得报应。”翌茹展开信,一篇龙飞凤舞的字迹映入眼帘。 茹儿,见字如晤,得知你康复,姐甚欢喜,此次主要为秦氏的事情,上次去信说秦氏日子不太平,自妹中颜殇后,贵妃娘娘就一直在追查此事,后来我适时递了线索给宫里。五日前秦侍郎进宫曾被秘密召见,回府后就一直宿在书房。昨日又有人拿信物见了秦侍郎,据说秦侍郎勃然大怒,和吵了一架,并将儿女接到了身边,严禁探视。那闹了很久不得法,已经知道当初的事情败露。昨日惠帝传下旨意,秦氏先祖托梦,秦氏进济宁庵为祖先祷告,永生不得出庙。妹妹,你可知那济宁庵中是何人所呆之地,那里全是犯了错的皇亲国戚,这秦氏只能伴青灯古佛终老了。妹出事后我就在思付怎样对付这恶毒,一死难解我心头大恨,既然这毒妇看重家人和孩子,我就先让她众叛亲离,然后再让她名誉扫地,只能孤独终老。 妹可能怨姐狠毒,但这恶妇确实该罚,据我调查,这恶妇身上竟然有数十条人命,除去心爱之人性命,这毒妇全视为草芥。姐此举也是替黄泉路上的那些冤魂报仇。妹说的不错,报应循环不爽,这毒妇也是得了报应,此事了后姐甚心安。 上次信中所附物品甚得我心,望有类似物品仍给我留上一份。 看完信,翌茹不由得叹了口气,自己并没有违反诺言,这秦夫人也算罪有应得,加上柳青鸿在背后推上一把,一辈子只能凄惨的过日子了。对于秦夫人,翌茹也说不上来恨,只是觉得这女子实在有些可怜罢了。靠阴谋诡计得到的爱情毕竟不是光明的,早晚要得到报应。 程风从翌茹手中拿过了信,看了一遍,高兴地跳起来,“我去告诉他们去。”说完一溜烟的跑走了。 柳青鸿说道的小东西正是翌茹这段时间琢磨出来的,她记得柳青鸿对于那种能伤人的小暗器挺上心的,自己原来在国都时琢磨出来的八张弓、双截棍之类的就挺受柳青鸿喜欢。收到柳青鸿的小暗器之后,翌茹就琢磨着能送给柳青鸿一样东西,想来想去翌茹也不知道这个世界都有什么暗器。招来程进父女问了好久,翌茹才知道这个年代暗器主要是飞镖、飞刀、飞石之类的,像现在自己戴的这个手镯和戒指已经是顶级制作了。据说只有神机子才能做出这样的东西,翌茹更是对柳青鸿的关心感到温暖。她知道柳青鸿之所以送自己这两件东西是为了自己的安全,但是自己毕竟不在江湖,而柳青鸿看着就像个江湖人物。虽说安离是大将军肯定能将柳青鸿护得好好的,但翌茹还是想尽一份自己的心意。她记得小晴原来是个武侠迷,对武侠小说的暗器很感兴趣,两人曾经为了一个类似于袖炮的东西去查过很多资料,翌茹对这个还记得很清楚。她上次在写信的时候将构造图画了一张给柳青鸿,现在估计柳青鸿已经将东西做了出来。 门外凌乱的脚步声传来,郭婶和程风领着一帮娘子军都走了进来,郭婶正在和身后的一个婆子说着:“谢天谢地,总算是恶人有恶报,我去给菩萨上香,多拜拜。”身后的众人应着,大家说人多力量大,一起跟着郭婶向后面的佛堂去了。 自从翌茹中毒之后,郭婶就信起了神灵,在家中供奉了菩萨,每天早晚一炷香,每次都要虔诚的祷告半天。翌茹能下地以后郭婶还领着翌茹给菩萨磕过头,翌茹望着面前不悲不喜的观音,还是不忍让郭婶担心,乖乖的磕了几个头。 日子在不紧不慢的过着,天气变得寒冷起来,夜里还飘了一场雪。翌茹清晨打开窗子就看到了窗外白皑皑的一片,推推睡在旁边的程风,程风先揉揉眼睛,然后顺着翌茹的手指看到了外面的白雪,高兴地喊道:“下雪了,我要去找郭盼年堆雪人,他曾经答应过我的。” 说起郭盼年,翌茹觉得程风和郭盼年好像是前世的冤家似的,两个人碰到一起就会打起来。每次都是程风故意引逗郭盼年。刚开始郭盼年斗不过程风,程风毕竟有武功底子,后来郭盼年跟着程进学了起来。这郭盼年还真是个学武的材料,虽然只学了两个多月,就已经有模有样了。程风喜欢找郭盼年的茬,每次郭盼年忍无可忍了也会回敬程风,两个孩子玩的不亦乐乎。偏偏每次程风都不会记得在郭盼年出吃的亏,还会找上门去。郭盼年家在南方,没有见过雪,程风曾经说过等今年冬天的第一场雪下了,就领着郭盼年和陈琳去堆雪人。为这个程风已经盼了好些天了,现在看终于下了雪,程风手脚麻利的穿上衣服就跑了出去。 早饭是小米粥,配了几个青菜,现在郭家的大棚里种了不少的青菜,村里的人都跟着沾了光,在冬日里也能吃到绿油油的青菜。本来郭大宝觉得大棚闲着也是闲着,不如种些菜来吃。后来段二掌柜过来看望翌茹的时候见到郭家竟然能在冬日吃上青菜,大叹郭家暴殄天物。大笔一挥将郭家大棚内种的才全包揽到了自己手中,当然郭家也从里面得了不少的收益。 吃过早饭,郭大宝将翌茹叫道一边,喊过郭兴拿过账本,将这半个多月来大棚蔬菜的收益给翌茹看,翌茹也没想到这蔬菜大棚的收益竟然这样好,而且这蔬菜种植的时间比较短,比大棚西瓜合适多了。她疑惑的看着郭大宝,不知道郭大宝让自己看这些是什么缘故。 “我想着咱们不如叫上乡亲们,多建些大棚,这样也能满足仙客来的要求。”郭大宝搔搔头说道。 翌茹这才知道原来郭大宝是来咨询自己的意见的,本来这蔬菜大棚也是翌茹提议的,主要是因为她想念在冬日里能吃到新鲜的蔬菜,反正大棚闲着也是闲着。从冯贵哪里挑了种子,种进了田里,管理倒是都给了郭大爷,不用说,郭大爷是此间的好手,翌茹不禁感叹自己是挖到了宝。 “叔父想将郭家村建成蔬菜集散地?”翌茹想着如果能将郭家村建成蔬菜集散地,这样蔬菜的销量上去后,名声也会打响,对这大棚菜的生长是有利的。 “蔬菜集散地?”郭大宝纳闷的问道。 “就是收获的蔬菜比较多,咱们可以将这些蔬菜贩给其他的客商,然后让这些客商买到各地去。”翌茹想自己不由自主的用上了现代的词汇,只能用比较通俗的解释说给郭大宝听。 “这主意好。”郭大宝一拍大腿,高兴地说道。“我去找族长说。”说完转身就出了门。 翌茹看着郭大宝的背影苦笑了一声,这叔父的脾气越来越风风火火了,随着郭家在郭家村地位的提升,郭大宝考虑事情越来越大气起来,郭家村慢慢变得以郭大宝马首是瞻起来。 在国都生活了几个月之后,翌茹越来越觉的自己适合在郭家村生长,这里的村民纯朴,尤其是生病回家之后,村民们对自己的照顾。郭跃陪着自己的那段时间,碰上村民都拿出自家的好东西招待,有些和郭兴一般大的孩子还从山上摘了一种甜甜的果子给自己送来,据说能强身健体。看着孩子们被枝丫划破的衣角,翌茹曾告诉自己,如果上天让她好好活着,她一定将郭家村建成古代的新农村。最起码让这些孩子有书读,有衣穿,得到良好的教育。 现在不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吗,建成了蔬菜大棚,村民们除了鱼塘和鸭子能获得收益外,这蔬菜和西瓜的收益也不小,一年就能到达温饱。或许自己用不了几年就能建起义学,孩子们的生活水平就能得到提高。这也算是良好的开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