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章买地 - 穿越农家生活

第一卷 第二章买地

第二章买地 郭大宝找了族长以后,很快就开了郭家村农工商联合体第二次代表大会,参会的代表对郭家将大棚扩展到全村的行为很是称赞,都同意建大棚的想法。但是底下的问题就随之出现了,第一就是钱的问题,建大棚是要用钱的,全村每家建一个大棚所花的费用不少。对于这个问题郭大宝是这样考虑的,这笔钱村民自己掏一部分,另外不够的郭家可以帮衬着,但是这笔费用要从以后的收益中扣掉。对于郭大宝提出的办法,大家都同意,纷纷决定回家就开始凑钱,能凑够的最好,不能凑够的就去郭家借钱,到时只要签一个统一的协议即可,按照借钱的多少分期分批的还钱。第二个问题比较麻烦,这郭家村本来就是个山村,第一次建鱼塘的时候能利用其中的山地,沙地又都卖给了郭家,剩下的龙山脚下的地又盖了作坊,余下能种大棚的地就少之又少了,大棚的选址就成了问题。 “大宝,你看能不能这样,我上次去邺城听说咱村边上的那片私田的主人主人要远迁,打算将那块地卖掉,那块地可不小呢,土质也肥沃,我回头去问问,看看能不能买回来。”族长忽然想起上次去邺城听到的事情,村边上的那片私田靠着河,原来的主人在那里种了小麦,比河滩上的地强多了。郭大宝为了在沙地上种蔬菜,将原来村里挖鱼塘的土都移了过去,费了好大劲才将田养肥,现在的肥田是现成的,这样会省力不少。 “真的,那块地真的卖?”郭大宝高兴地问答。他年轻的时候曾经替那家主人打过零工,知道那块田里的庄稼长得好,那块地是块肥田。现在看到这块地能买,第一个想法就是想买过来,这样就算没有其它的生意,那块地也够郭家生活的了。 “当然,我可是听嘉宝说的。”嘉宝在城里的城守府当文职,主要负责一些文书,包括人口、田地、货物等,当初翌茹的落户文书还是找嘉宝弄得。 “这样,伯父你可以过去问问,看看这家的主人多少钱能卖,我回去看看家里还有多少钱?”郭大宝现在财大气粗,放眼整个郭家村也只有郭家能买得起这么大的一块地了。族长虽然略有资产,但比起后来的郭家还是差了不少。 “好,我去问问。” 郭大宝回到家就匆忙的找翌茹,家里的账本虽然是郭兴在管,自己也大概知道家里有多少钱,但这样的大事还是要问过翌茹以后郭大宝才能踏实些。 郭大宝最后在山脚下的作坊内找到了翌茹,翌茹正在和郭香香商量着新的花样和品种,看到郭大宝过来就知道肯定是蔬菜集散地的想法肯定是有了结果。看着满头大汗的郭大宝,翌茹细心地端过一杯茶递给郭大宝,郭大宝喝了茶才将上午在族长处商量的事情说了出来,并且将想买地的想法说了出来。 翌茹听了郭大宝的描述,也觉得这个想法不错,郭家村只是个山村,周围大部分是山地和沙地,在山地和沙地上种蔬菜是有些困难。郭大宝说的那块地离郭家村不远,翌茹去邺城的时候曾经路过,知道那块地是周围最好的地了,距离水源比较近,浇灌方便,而且难得的是连成了一片,地势比较平坦。 “叔父,你觉得能卖多少钱?”翌茹现在关心的是价钱。 “按平常来算,一晌地也就一百两银子,那块地足足有五晌呢,而且那么肥,估计要贵些。”郭大宝考虑了一下,回答道。 翌茹想想这年代的地并不贵,而且除了官地以外,其余的地还可以自由买卖。根据郭大宝的说法,这五晌地应该不会超过一千两银子,自己的银子还足够。 “要不去找郑叔问问?”翌茹自从病愈后见过一次郑则仕他们,还是郑则仕一行带着老婆孩子过来探望翌茹。说句心里话,自从翌茹病愈后还没有出过郭家村。趁着现在没有什么事情,翌茹想着索性不如去邺城转转,连带看看城里段掌柜、郑叔他们,免得他们以后说自己不待见他们了。 “嗯,我也觉得和郑大哥商量商量比较好,毕竟在这方面他是行家。”郑则仕在这个年代算是个中介的身份,涉及的行业比较宽,帮人买东西,也帮人联络生意。郭大宝思量了一下,决定明天和族长一起去邺城,先找一下嘉宝,然后去找郑则仕,希望能联系到地的主人赵老爷,当面商量一下这买地的事情。 “好,我明天和你们一起去,好久没有出门了,随便去邺城转转,看看小山他们。”翌茹在国都的时候,为了家里的生计,张小山兄妹去了邺城开了个小吃铺子,没想到生意特别火爆。翌茹病重回家的时候,两人关了铺子在家呆了一段时间,后来看翌茹稳定了,才重新回到了邺城。由于秦侍郎将郭家的产业都交了回来,郭大宝听了翌茹的主意,索性就在邺城开了连锁店,现在郭家小吃在邺城已经有了五家分店,都是坐落在人口比较密集的地方。由于郭家小吃价廉物美,因此客人比较多,总店就开在仙客来所在的那条街上,有两层的门脸,楼上有雅座,环境比较优雅,因此每个阶层的客人都能找到自己喜爱的,慢慢的在来往客商中有了一定的名头。 说起郭家的几个孩子,除了张小山兄妹,郭兴在家里当起了账房先生,利用翌茹交给他的记账方法,将郭家布艺、小吃、炒货、鱼塘和鸭蛋的收益明细理得清清楚楚。这孩子对数字有着很浓厚的兴趣,翌茹只是简单的将一些阿拉伯数字和记账的方法教给了他,由于原来在叔叔的店里管过帐,郭兴做到了融会贯通,将这一切的收支明细整理的井井有条。而郭威自从张小山离开家之后,就一直跟着郭大爷和郭大宝,将家里的鱼塘、放鸭、果园料理的井井有条。郭香香自是不用说了,郭家布艺现在在安国和鲁家班的名号一起打响,生意是络绎不绝。当然也有一些商家看郭家布艺生意红火,纷纷在这里面插了一脚。但郭家布艺是和鲁家班绑在一起的,每当鲁家班新推出一种家具,郭家布艺都会跟着推出几种配套的,比起其他商家,有着一定的优势,因此,虽然这个行业进来的商家比较多,郭家布艺还是处在一个鹤立鸡群的位置,一直是行业的引领者。 第二日一早,程进赶车,翌茹领着程风跟着郭大宝和族长向着邺城而去,当马车进入城门的时候,翌茹忽然觉得今日的邺城好像戒备比较森严,守城的军士对来往的行人盘查比较仔细。郭大宝拦住一位刚走出城门的大叔询问,才知道有个大人物来到了邺城,郭大宝想想自己和这大人物肯定没有什么关联,只要不是邺城在闹贼就好,毕竟自身的安全比较重要。那位大叔见郭大宝这样说,笑着说道:“今日邺城的治安肯定好,据说,连小偷小摸的的惯犯都被扣在衙门了,大兄弟,你是领着闺女来城里玩吧,放心,听老哥的,今天最是太平了。”那位大叔见车内的程风掀开帘子向外正看着,以为郭大宝是领着孩子来城里玩,怕世道不太平才找自己询问,所以拍着胸脯说道。 郭大宝也不解释,谢过了路人,绕道到了郑家的门口,先将翌茹和程风放在郑则仕家的门口,然后才和族长一起去了衙门。先去找嘉宝问问那块地具体的情况,再回来找郑则仕商量价钱的问题。 郑婶自从上次探视过翌茹之后,很久没见,看到翌茹自是特别亲切。拉着翌茹上看看,下看看,摸摸胳膊,摸摸腿,害的翌茹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城里这几个的夫人中,翌茹和郑婶、鲁嫂子比较亲,可能是郑婶和鲁嫂子比较像郭婶的原因。那几个大都是闺阁的小姐出身,虽然很有涵养,但是总归不如这两位亲切。 “不错,你婶娘将你养的不错,上次真是把我们几个吓坏了。听说你去了国都,还以为你去过了好日子,我们都替你高兴,谁曾想竟然那样回来了。刚开始老郑还瞒着我,后来等你醒了才告诉了我们,真是把我们急坏了。” “好啦,我这不好好地呆在这么。”翌茹见郑婶眼中有些朦胧,生怕郑婶的眼泪攻势,上次来探视就见识过,和郭婶有一拼,赶紧笑着说道。 “婶子,你不知道,害姐姐的那个人被皇上罚了,以后就在庙里过了,也算报仇了。”程风快嘴说道。 “好好,皇上做的好,真该杀了她才解气。”翌茹的事情也是郑则仕从段掌柜处得知,然后才告诉媳妇的,知道翌茹是被人害的,郑婶唠叨了半天。 “同儿,去把你爹叫回来,再买些吃食,今天你姐姐在咱家吃饭。”两人真说着话,郑则仕的儿子郑同从学堂回来,郑婶叫住他,让他去叫父亲回家。郑同见了翌茹,高兴地打过招呼,对这个姐姐,郑同还是有印象的,上次农家乐回来后他就知道这个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姐姐是个厉害的,能变出那么多的好吃的,好玩的,对翌茹佩服的紧。 郑则仕回到家还没有坐上一会儿,郭大宝就急匆匆的走了进来,和郑则仕打过招呼,拉起翌茹就向外走,口中还说着;“快,快走,家里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