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推销兔皮 - 穿越农家生活

第二章推销兔皮

由于秦大娘子的病和葬礼花了不少的钱,郭家已经没有什么钱了,但时,认亲礼又是个隆重的仪式,郭家也不想办的太简单,怕以后翌茹在村里受歧视,于是,郭大宝和郭跃又进山了,说是要打些野物换些钱给翌茹扯件新衣裳,给认亲宴上增加点肉食,翌茹和郭婶都挡不住,只好放他们走了。、、 郭家父子这回进山的时间较长,足足三天了,还没有回来,郭婶天天在村口等,翌茹只好陪着她,第四天,郭家父子回来了,是深夜回来的,除了山鸡、兔子等猎物外,还有一头獾和一只狐狸。两个人都很疲惫,但是很兴奋。本来还有一头野猪被他们射中了,结果追了两天没有追到,只好放弃回来了,郭婶狠狠地责备了他们半天,父子俩洗漱吃饭后躺到床上呼呼大睡了。 翌茹听这郭婶的唠叨,父子两个轻轻的酣声,心里甜甜的,家就应该是这个样子。郭婶在厨房正在料理猎物,山鸡拔了毛,兔子剥了皮,拿酱和盐巴对肉进行了腌制。獾和狐狸太大,郭婶不好处理,只好等郭大宝醒了以后再作处理。 翌茹望着外面血淋淋的兔子皮,疑惑的问郭婶,“娘,兔子皮就这样放着吗?”“对呀,兔子皮晾干了以后攒着,今年已经有好几张了,够给你爹做一个褥子的了。”“可是这样血淋淋的,有点……”“没事,干了味道就小了,就是有点硬,如果再软点就好了”。原来这个年代还没有人处理皮毛,这可是个好机会呀,当初自己参观皮革厂的时候和老师傅们学了不少好招数呢。翌茹心里窃笑着。 “咱们家有几张这样的皮子呀?”, “十几张呢,都硬硬的在东屋放着呢,那东西没有人要,只能自己做个褥子、椅垫什么的,大户人家又嫌有血腥味,都不要呢,好在肉能买些钱。” “娘,都给我吧,我小时候和一个游方的老头学了些手艺,能把兔皮处理的软一些,让我试试吧?” “随你吧,反正不值钱。” “不值钱,兔皮可能不太值钱,但狐狸皮和獾皮绝对值钱的,反正现在人们对皮毛的认识不够,正好可以做做试验。”翌茹心里想到。 随后的几天里,翌茹就呆在家里专心的处理毛皮,她记得老艺人说过,草灰泡水后,把晒干的皮子“烧”熟,这再把皮子阴干后皮子就软了,毛在皮子上也就比较结实了。晾干的皮子是现成的,草灰也有,她努力的回想在皮革厂看到的步骤,终于,在牺牲了一块兔皮后,其他的皮子被翌茹处理好了,处理好的皮子被翌茹用带有花香的水处理过,因此,没有了血腥味,还有一股淡淡的花香。当郭大宝一家看到眼前的皮子的时候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惊异的看着翌茹。“爹、娘,你们看,这能换些钱吗?”翌茹问到,郭大宝和郭婶对望了一眼,“我们也不能确定,毕竟,还没有人买过这些东西,或许能卖出,或许没人买,不过,没人买自己留着也好。”郭大宝说。 “要不,你明天去城里碰碰运气。”郭婶试探着说。 “好,正好前些天地猎物也处理好了,一块带去城里买了。买些日用品回来。家里地油、盐、米不多了。要是有闲钱还能够茹儿扯件衣裳。” “爹。带我去吧。我也见见世面。”翌茹说到。 “好吧,成天闷在家里,出去逛逛也好。”郭大宝说道。 第二天,留下郭婶看家,其余三个人上路了。刚开始翌茹还是兴高采烈的。边走边跳。走了一个时辰就撑不住了。 “城里还有多远呀。爹” “大概还有半个时辰吧” “啊,天呐” 翌茹两条腿像灌了铅似的,一步一步向前挪着,郭跃一手搀着她,一手拎着十几张兽皮的小包袱,远远的看到了城门,城门上方写着两个大字邺城,进了城门,看到了熙熙攘攘的人群,邺城还算比较繁华,街道两侧门脸临立,小贩的叫卖声不停,看到这种情况,翌茹一下子精神起来,顾不得脚痛,逛起了路边的小摊,摊子上琳琅满目的商品晃花了她的眼睛,原来古代有这么多的好东西呢,全是天然无污染的好产品,这个时代不用担心假冒伪劣,只有品质的好坏。不像二十一世纪,记得自己去九寨沟玩,花了五百多买了一块鸡血石,还是从藏族姑娘的身上买来的,结果后在在路边摊上发现20块钱一块,一模一样,害自己被小晴笑话了很久,从那以后,自己对玉石研究了半年,终于可以分辨出玉质的真假好坏来了。 郭大宝父子看着前面左瞧瞧右看看玩得不亦乐乎的翌茹,笑了,这个丫头,总算从丧母的阴影中走了出来,看来这趟进城还是有收获的。郭大宝叫住翌茹,告诉她自己要去逍遥居送猎物,给了郭跃十几枚铜钱,让他和翌茹转转,两个时辰后到城门口汇合,然后就带着腊肉走了。 郭大宝走后就剩下郭跃和翌茹,两个人一个十三岁,一个十一岁,本来都是孩子心性,两个人各买了一串糖葫芦,拿在手上,悠闲的逛了起来。 “虎子哥,城里有没有做衣服的铺子”翌茹问到。 “有的,城西有一家客再来主要做成衣,价钱不算贵,客户较多,但是老板比较苛刻,城中有一家霓裳居主要经营中高档的衣服,据说城主夫人的衣服都是他们做的,再有就是一些小的成衣铺子了,你想做什么,买衣服吗?” “不,咱们把兔皮卖掉。”翌茹听了后心中有了计较,说道。 “啊,能卖掉吗,很少有人喜欢的。”郭跃说到。 “看我的吧。” 两人先去了距离较近的客再来,门口的伙计看到两人衣衫上满是补丁,拿起笤帚就把两人向外赶,“走、走、臭叫化,这是你们能来的地方吗?滚出去。”翌茹两人被赶了出来,翌茹踉跄了两步,在门外站好,指着伙计说道,“你可知你今天赶出的就是你的财神爷,不出十日,你就会来求我,哼,虎子哥,咱们走。” 两人愤愤地向城中的霓裳居走去,并没有看到客再来二楼一双邪恶的眼睛一直盯着他们。 霓裳居位于城中繁华地带,门脸较大,里面的成衣比较齐全,男装、女装都有,颜色、质地都比较好。霓裳居的伙计并没有像客再来伙计一样势利,将两人让进来,并且倒了茶伺候着。翌茹拿了茶,用茶杯盖撇去上面的茶末,轻轻喝了一口,问到,“伙计哥,你们这谁管事,我们有笔生意想和他谈。”伙计喊道:“掌柜的,客来了。”从门帘后走出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子,穿一件长衫,面目儒雅,浑身没有铜臭气。 “你……你是掌柜的,”翌茹惊异的问。 “姑娘有什么问题吗?我是这里的管事,你可以叫我段掌柜。” 翌茹围着掌柜的转了几圈,“不像呀,这简直是个教书先生吗,那里有奸商的气质呀,生意有这么好,不错,不错,就你吧。” 掌柜的眼中一道精光流过,瞬间又恢复了儒雅的样子,浅笑着看着翌茹。 翌茹从郭跃手中拿过装有兔皮的小包袱,将包袱打开放到桌子上,十块兔皮静静的躺在桌子上,其中有两块是雪白的。 “这是”妄段掌柜见得多,但是还没有见过这么柔软的兔皮,泛着柔和的光泽,仿佛摸在兔子身上。 “没错,兔皮,怎么样,我的兔皮处理的掌柜还满意。”翌茹说道。 “不错,但是这个和我的霓裳居有什么关系吗,我的霓裳居主要经营衣物,是和绫罗绸缎打交道,和这兔皮好似没什么关系吧。”段掌柜不给面子的说道。 “呵呵,这你就不懂了吧,早年,我曾经遇到过一个游方的老者,他教会我处理皮毛的方法,还告诉我在遥远的国度,皮毛可穿到身上御寒,一些姑娘家将洁白的兔毛镶到衣服上作为装饰,比如,你这这样火红的骑马装,如果在袖口、衣边和扣子上镶些兔毛,是不是更能突出骑马装的特质,再如果,用兔毛作成头饰戴在头上,是不是和骑马装更能相得益彰,掌柜的,你说我说的有道理吗。” 掌柜的半晌才回过神来,“不错,小姑娘,你的兔皮我要了,开个价吧?” “十块兔皮,十两银子,我再赠你一张图,如何。”翌茹说道。 掌柜的沉思了半晌,“好,成交。拿笔墨来” 翌茹看着前面的文房四宝,愣住了,她可从来没有摸过毛笔,让她用毛笔,那不成了鬼画符,“掌柜的,你们这有鹅毛吗?”段掌柜吩咐伙计去后院找一根鹅毛来,不一会儿,伙计回来了,手上有七八根鹅毛,翌茹挑了一根,在纸上画了一件骑马装的样子,还有头饰的样子。“怎么样,”放下笔翌茹问道,“妙哉妙哉,姑娘这次可帮了我们大忙,段王爷的女儿一直想要一套打猎穿的骑马装,我们做了好多套一直不满意,这次肯定没问题了,在下替东家谢谢姑娘了。” 见掌柜的这么客气,翌茹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 “掌柜的,”翌茹看到虎子哥身上满是补丁的衣服,问道,“你们有没有价钱不太高的衣服,我想买几套。” 掌柜的领着翌茹进了库房,指着一堆衣服说,“这是去年没有销出的衣服,由于样式不新了,不太好卖,姑娘随便挑几件吧,就当我送姑娘了” 小游戏每天更新好玩的小游戏,等你来发现!

下一篇   第三章 路惊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