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保护 - 穿越农家生活

第二十五章保护

这次,郭家主要盖的是平房,按照北京四合院的结构,北面是正房,是安排郭家长辈郭叔和郭婶居住的,正房左右接出耳房,耳房前有小小的角院,十分安静,正房前,院子两侧各建厢房,安排郭跃和翌茹居住。、、正房、厢房朝向院子都有前廊,所有房屋都采用青瓦硬山顶。整个院落亲切宁静,有浓厚的生活气息,庭院方阔,尺度合宜,院中整理干净,但是还没有种植花草和植物,翌茹想在院中种些石榴和葡萄,在葡萄架下放个安乐椅。夏天葡萄成熟后坐在葡萄架下,凉风吹着,边吃葡萄边看星星,一家人说些家常话,这才是翌如想过的生活。中间以大缸养些金鱼。为整个院子增加些水气。一行人正走到正房前面,郭大宝看到正房前的空阔地上摆着一些奇怪的东西,郭叔摸着这些东西,奇怪的问:“如丫头,这是什么?”“这呀,就是以后给您做康健的地方。”这些东西实际上就是在现代常见的一些单双杠、吊环什么的,郭大宝腿能动后可以依靠着双杠做些活动,不用人搀扶,这样有利于他腿部的恢复。 郭家一行人走进屋内,屋内正面是一张八仙桌,两把太师椅放在八仙桌的两侧,两侧各有一些方桌和靠背椅,在会客时使用,堂屋两侧就是起居室了,由于是新家具,还没有住人,郭婶也没什么忌讳,将一行人让到了屋内。起居室的全部家具都是用木材做的,表面抛光了,没有涂漆,保持木料原有的本色,这也是翌茹要求的,在翌茹的前世买实木家具好贵呀,而且你自以为买的实木的,实际上可能是木屑粘连的,外面是包了一层木皮,翌茹曾经买过一个小木箱,当时特别喜欢,卖主信誓旦旦的说肯定是实木的,但是翌茹用了没有两年,外表的木皮脱落了,翌茹才知道自己上当了,自己抱着小木箱睡了两年,吸收了多少甲醛呀,自己都成过滤器了。 在这个年代就不用怕了,据鲁子豪说,打家具的木头是一种叫楠木的,好像还很名贵,不过翌茹不太懂这些,她只知道鲁家班里确实人才济济,她图纸上想表达的东西全变成了现实,而且,比自己想象中的要好,望着自己熟悉的罗汉床、五斗柜、三开门衣柜,还有衣柜中的衣架,激动地说不出话来。 “谢谢你,鲁大哥。”翌茹这时候不知道说些什么表达自己的心情,只好向鲁子豪深深地鞠了一躬。鲁子豪跳了开去,“秦丫头,你言重了,其实我应该感谢你,经过这一次给你家建房子,我们班里一些资深的老人对你都是赞赏有加,你建房子的图纸能给我么?”鲁子豪讪讪的说道。“没问题,如果别人想要类似的院落,你就按照图纸建设就可以,我没有意见。不过我觉得鲁大哥可以在邺城建一座这样的房子,将一些家具摆在里面,如果有人感兴趣,就可以到宅子里看看,看过实际的样子,我觉得肯定会有更多的人喜欢。你觉得怎么样。”“这个办法好,那秦姑娘,我就不客气了,以后有用得着我鲁子豪的,秦姑娘一句话,我赴汤蹈火,万死不辞。”翌茹笑着说“鲁大哥,言重了。” 前院过去就是后院,后院北侧建了一排矮屋,有三间左右,翌如想用这三间矮屋养些猪仔,院落的左侧用石块砌起了一排二层的鸡舍,右侧是一个大的鱼池,鱼池和山上的泉水连接,用一个木塞塞住,需要水的时候可以进水,如果需要放水,底部还有一个木塞,站在池中就可以将底部的木塞拔出,水顺着院落右侧的水沟排出,十分方便。后院主要是翌如想做一个立体养殖的试点,等有经验后就在象山上搞大规模养殖。 鲁子豪在郭家村的这段时间,郭家村的许多村民过来给郭家帮忙盖房子,其中还有几个好手,经过商量,鲁家班收了几个郭家村的村民进了鲁家班,村民们好像找着了一条致富的路子,一时间,来郭大宝家嘘寒问暖的郭家村村民越来越多,后来,郭跃在门口立了块牌子,言明想进鲁子豪的鲁家班要去邺城找鲁家班的所在地,鲁家班在邺城有一个专门洽谈业务的场所,平时是个茶楼,如果谈生意可以进茶楼直接找掌柜的,就能够安排。此后郭家才安静下来。 翌茹在新居里设计的好多家具和前世的整体家具有些类似,在自己的东厢房和外院的会客室,翌茹还设计了一款沙发。没有海绵,只能用棉花来代替,翌茹找来了新鲜的棉花,从段掌柜的布衣坊拿来了好多厚实的棉布,和郭婶一起做起了垫子。 新房刚盖好,翌茹想放一段时间,散散味道,正好利用这段时间做些床垫、床单和棉被之类的,由于原来郭家的床比较小,这次新房的床全部是按照现代床的尺寸,因此,好多床上用品都不能再用,被子的尺寸是翌如早就在新房量好的,布料和花型是去邺城的布衣坊采买的,段掌柜陪着翌如在布衣坊挑了大概一个上午,才挑齐了翌如需要的东西,按照翌如需要的尺寸裁好。翌如顺便还去霓裳居挑了一批锦缎,用来做些椅子垫,回郭家村时还是段掌柜准备了一辆马车将翌如送回了村。 郭家村有个习俗,就是儿女出嫁、乔迁新居等喜事做被子要亲戚朋友一起做,这样才能日子过得红红火火、热热闹闹。这天郭婶叫上亲戚好友,大家一起聚在郭家,做起了被子,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院子里算上郭婶一共有八个女人,郭跃和郭大宝去了新宅,经过近四个月的调养,郭大宝的身体有了明显的改善,昨天济民堂的陈先生过来看时,对郭大宝的康复速度很是惊讶,别人要在床上躺一年的时间,郭大宝只用了四个月就恢复的差不多了,陈先生说郭大宝的腿部恢复的很好,可以靠着东西站立一会儿,再过十天可以自己练习一下行走。郭跃就推着郭大宝去了新宅,康健的方法翌如早就交给了郭跃,郭跃直接教父亲就好了。 翌如烧了些茶端到院里,正赶山堂婶也就是郭汜的妻子正拿着一块红色的棉布,对着郭婶说到:“大嫂,我给郭家村的亲戚们做了不下十次被褥了,没见过你家这么多的布料,你看看,这布料,手感真好,要好多钱吧?”说完拿起布料给旁边的张嫂、郭大年家的看。“啧啧,真是好。”郭大年家的说到。“这些都是如丫头从邺城买回来的,我也不知道多少钱。”郭婶说到。 翌如放下茶水,就从院子了退了出来,自己还是去看看郭跃和叔父在新居做康健的情况吧,今天院子里的院谈会还是不要参加了,毕竟自己的手工不好,帮不上什么忙,只能添乱。 翌如走进新居。看到郭大宝两只手搭在双杠上。正在练习站立,可能已经练习了一段时间。额头上全是汗水。翌如心疼地走过去。拿出个帕子,檫了檫叔父额头上的汗水。“叔父,累了就休息一会吧,这种事情。不能急于一时地。”“没事,我挺得住。”郭大宝又站立了一会儿。才让郭跃将轮椅推过来。坐上休息。 翌如拿个小方凳坐在郭大宝脚边。和郭跃一人一只腿。给郭大宝做着按摩,“今天第一天。觉得怎么样?”“还好。好长时间不站立了。有些不习惯。不多能够自己站立。感觉还是很好地。”郭大宝高兴地说到。 放郭大宝在院子里休息。郭跃和翌如拿了块抹布。将屋子里的家具打扫了一遍。过几天就能搬进来了,两人干地十分起劲。不知不觉过了一个多时辰。“哎呦。我要回去做饭了,你和叔父现在这边呆会把,毕竟这边今天清静些。”郭跃也有同感,今天早晨看到一帮大婶进了自家,就和父亲避了出来。他可是见识过这帮大婶地厉害的。还是离远一些比较好。翌如走到院里。郭大宝正在院子里驱动轮椅。“叔父,做好饭我过来叫你们。”“好。你去吧。” 翌如回到家,走到门前,刚想推门进去。忽然听到门里堂婶大声的说道:“他嫂子。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我放心多了,刚开始你收养如丫头地时候。我劝过你,我觉得那个丫头像是个丧门星,你不听,后来等他大哥出了事。我又劝你。你还是不听。现在看来,那丫头有些本事,幸亏你当初没有听我的。”这是怎么回事,翌如的手放在门上。想推门又缩了回来。 “他四婶。我知道你们是好心。我刚收留那丫头地时候就觉得和那丫头有缘。那丫头和他娘来地头一天,我就做了个梦。梦见一个天仙一样的闺女落到了我们家。我第二天看见那娘俩。我就知道。这就是老天爷赐给我的又一个女儿。她娘死后,我就有坚定了这种想法。自从丫头醒来,我就觉得她和咱们村里地姑娘们不一样,你见哪家姑娘能够自己做生意的,那是老天赐给我郭家的福星。以后你们在不能说丫头地坏话。谁说我和谁急。如丫头就是我地亲闺女。我不许你们再诋毁她,不管她以后怎么样,我都支持她。做她的后盾,别看那丫头表面很坚强,其实。她还是个孩子呢,她叔出事后。我好几次看到她偷偷的哭,她容易吗。那么小就得支撑起这个家。我和她叔、他虎子哥没有什么本事,但是我们要让她知道。我们一直在她身边。她无论高兴或伤心。都能在我怀里哭,我们就是她的依靠。”翌如听到这里。心中不知是什么滋味,她来这个世界这么长时间。原来别人是这样议论着她,郭婶一家又替她将外界地风风雨雨挡了个严严实实,这就是她的家人。无论她走到哪里。都割舍不下的亲人。 在旁边稳定了一下情绪,翌如推门进了院子,或许是刚才郭婶的言语太过震撼,院子里没有了最初的热闹,“婶婶们做的真快,你们中午想吃什么,我去做。”翌如说道。“不用麻烦了,我们回家吃就行。”邻居郭三娘说道。“那哪行,我先做上饭,然后让虎子哥将叔叔、栓子、黑子他们都叫过来,咱们大家热闹热闹,你们不在家,咱不能让叔叔和孩子们饿着肚子不是。”然后翌如就走进了厨房,开始整理中午的饭菜。小游戏每天更新好玩的小游戏,等你来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