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张家兄妹(上) - 穿越农家生活

第二十九章张家兄妹(上)

郭跃走后,郭婶神情萎靡了好长一段时间,那天郭跃走时,郭婶在马车后跟了好长一段路,翌如扶着她,一直看到马车走过山的拐角,再也看不到,郭婶才趴在地上嘤嘤的哭了起来,翌如知道郭婶的感受,郭跃从未离开过母亲,这次离家,不像原来能够两三天就回来,一走就是大半年的光景,儿行千里母担忧,作为母亲,郭婶肯定放心不下郭跃。请用访问本站但是一只雄鹰只有离开母亲的怀抱才能搏击蓝天,翌如还是希望郭跃能够离开郭家村,去外面长长见识,不做一个坐井观天的青蛙,这样的离开对郭跃的成长是必要的。 经过翌如的安慰,郭婶的心情好了些,但是由于半年过来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先是郭大宝受伤,然后是盖房子,最后是郭跃离开,这一连串的事情接踵而来,郭婶病倒了,翌如请来了济民堂的陈先生,陈先生号过脉后,捋了捋胡须,半天才开口道:“无妨,病人就是思虑成疾,待我开些药物,服上一段时间,病人就好了。”气得翌如想过去揪掉他几根胡子,说话这么慢,害自己担心了半天。 翌如跟着陈先生去取药,然后回来熬药,照顾郭婶,料理家务,没有几天的功夫刚有些肉的小脸就又瘦了下去。邻居郭三娘过来帮忙,翌如的情形才好了点,但是郭三娘也有三个孩子需要照顾,翌如就有了买个人的想法。在安国,有人牙子将贫困人家的孩子买来调教后买到大户人家做奴仆,上次去找郑则仕的时候还看到东市有买卖人口的人牙子,虽然人口的买卖对翌如来说有些不太能接受,但是现在人手不够,还是买个人来照顾郭叔和郭婶,这样自己才有精力做些别的事情。 翌如没有将这个想法告诉郭婶,她想趁着给郭婶拿药的时间去城里的东市看看,让郑则仕帮着自己找找有没有靠得住的卖主。早晨,翌如坐上了张把式的马车,张把式现在已经有了两辆马车,一辆专门拉男客,一辆专门拉女客,拉女客的马车是辆加蓬的车,车厢宽敞,车内能做上四五个人,而且不会拥挤。 “张大叔,生意不错呀!”翌如说到,“呵呵,不错,大家都说我老张头信誉好,做我的马车放心,这还是你给我出的主意好,我家里的让我好好谢谢你,呶,这是家里的鸭子下的鸭蛋,给你装了一篮,你不来我还想今天中午给你捎过去呢!”“替我谢谢张婶。”翌如也不客气,将篮子收到自己面前。 “你婶娘的病好点没?”张把式关心的问道。 “好多了,就是还想虎子哥。”“唉,走那么远,肯定是要担心的。想当年我家大儿子去国都做生意,我家你张婶还不是担心了好久,后来大儿子去了国都几次因为母亲挂念后来就再也不去了。”张把式感叹道。 “这次,你去城里是给你婶娘拿药?”张把式问道,“对呀,婶娘的药还剩两天的剂量,我想去邺城让济民堂的陈先生在给婶娘号号脉,看看是否需要更换药。这次我去邺城想买个小姑娘回来照顾婶娘,虎子哥一走,我叔父有需要调养,我自己也忙不过来。” “郭跃一走,你家里是忙不开了,一个小姑娘要照顾这么一大家子,难呀,也辛苦你了。”张把式说到。 “你要买个小姑娘,兄妹俩要不要。”旁边一个在张村上车的大婶说到。“你说的兄妹俩个是什么意思?”翌如问道。 “哎呀,就是我们村,张村,你知道吧?我们村有兄妹俩个人可怜极了,他们的后母要将他们卖掉,男的想买去做矿工,女的想买去那种地方呢?作孽呀!” “那他们地父亲呢。不管吗?”翌如问道。 “那天杀地早死了。”大婶说到。 “你说的是张小山和张小眉吧?”张把式插话道。“那两个孩子是挺可怜地,你要是想买个人。真不如买了他们两个。” “怎么回事?”翌如问道。 原来张小山和张小眉地父亲是个酒鬼,大家都叫他醉鬼张。喝醉了就打老婆,打孩子。原来地老婆就是被他一次喝醉后失手推到桌边,磕破了头死了。自从媳妇死后,醉鬼张安生了有两年地时间。后来有人给他介绍了同村地张寡妇。张寡妇家还带着一个十几岁地儿子。两人搭伙过起了日子。醉鬼张日子过得舒坦了,就又开始酗酒,打骂张寡妇。张寡妇也不是省油地灯,每次抡个大棒子,将醉鬼张赶出门,结果有一次冬天醉鬼张出门后就再没回来。第二天才被人发现冻死在雪地里。醉鬼张死后张寡妇就想着让张小眉嫁给自己地儿子。可是张寡妇地儿子是个瘸子,而且还有些弱智。张小眉不从。张寡妇就恼羞成怒。要将张小山和张小眉卖掉换钱给儿子娶媳妇。为了多买些钱。就想将张小山兄妹买到矿山和妓寨。翌如听到后也很是气愤,这个张寡妇也太没有人道了,这样两个孩子一生就完了。 “张家兄妹没有其他亲戚吗,就由着张寡妇胡闹?” “你不知道,醉鬼张本来就是三代单传,再加上张寡妇的哥哥是张村的里长,整天横行霸道,没有人敢惹,有些远亲看不过去,想来讨个说法,都被张寡妇的哥哥找人扔了出来,扬言要将两兄妹卖一百两银子。”张村的大婶说到。 “一百两银子,这么多。”翌如惊讶的说,一百两银子能够买上十个丫头了,要想卖这么多,只有矿山和妓寨能够出这么大的价钱了。 “张大叔,一会儿回来的时候你带我去张村看看吧,要是可能,我想救救那两个孩子。”翌如说到。 翌如进了城,先去了济民堂和陈先生约好明天去给婶娘看病,然后去了霓裳居,前两天段掌柜找人通知她,说东家回来了,让翌如来城里一趟,商量一下具体合作的事宜,翌如有些疑惑,合作的合同都签好了,还谈什么合作事宜,真是搞不明白,不过既然人家发话了,自己还是走一趟吧。 来到了霓裳居,发现房内就只有聂亭然一个人,“段掌柜呢?”“我打发他去办些别的事情,一会儿回来,秦姑娘,坐。”翌如坐在座位的下首,聂亭然坐在座位上,拿手指扣着红木的桌子,半晌都不说话。房间内变得很压抑,“听说聂东家要找我谈合作的事情?”翌茹忍不住先开口,打破了屋内沉闷的气氛。“咱们有合约在前,我想没有什么其他可商量的了,还是聂东家想反悔。” “不,不,秦姑娘误会了,今天我借着谈合作的事情约你过来,只是想谢谢你,你可能还不知道,鲁家班送给国都郡王府的礼物,湘郡王很是喜欢,这次是湘郡王世子四岁生辰,我正发愁送什么礼物,正好段二和郑则仕谈起了你,被我听到了,看过米奇屋以后,我决定就将米奇屋送给湘郡王,我将米奇屋买了过来,然后让鲁家班重新粉饰了一遍,将其献给了湘郡王,在鲁家班我还看到了你设计的轮椅,正好鲁子豪刚雕好了一座檀木轮椅,我看着喜欢,买来送给了湘郡王的母亲—湘太妃,湘太妃已经卧床两年,有了轮椅,湘太妃已经可以出来转转了,湘郡王大喜,将今年国都的供奉交给了我们打理,你说我该不该谢谢你。” 这些事情翌茹并不知道,她自从年前送年礼后就再没有见过鲁子豪,因此,对这些事情并不清楚。“那就恭喜聂东家了。” 聂亭然看翌茹这样平静,感到意外,“秦姑娘,我拿你的设计博取了湘郡王的称赞,等于剽窃了你的设计,你不生气吗?” “那些东西本来就是我送与鲁大哥的,由鲁大哥自由支配,我无权干涉。”翌茹平静的说道。她还以为有多大的事情,原来聂亭然叫自己过来就因为这事,有些小题大作了。 “不知聂东家还有没有其他的事情,若没有其他的事情,翌茹就告退了,家中有生病的亲人,翌茹还要去照顾。”翌茹告辞说道。 “其实,我这次约你过来,就是想去看看伯母,听说伯母生病了,我想去探望探望。又觉得自己贸然前往有些不妥,虽然济民堂的老陈会给我汇报伯母的情况,但是我还是不放心,想过去探望一下。”聂亭然说道。 翌茹疑惑的看了一眼聂亭然,貌似我家和你没什么关系吧,一下表现的这么亲近,“谢谢公子好意,家中叔父行动不便,就剩婶娘和我两个弱女子,公子好意,我们心领了,告辞。”说完不理聂亭然,转身走了出去。 在城中买了一些日用品,由于知道了张家兄妹的事情,翌茹就再去找郑则仕,还是先去看看张家兄妹的情况,毕竟,救两个人和买两个人在翌茹心中还是前者比较能接受,临近中午时分,翌茹就坐上了张把式的车,向着张家村走去。小游戏每天更新好玩的小游戏,等你来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