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张家兄妹(下) - 穿越农家生活

第三十章张家兄妹(下)

张家村距离邺城并不远,只用了半个时辰就到了,张家村和郭家村大致差不多,都是靠山的小山村,村中零零落落的大概有三四十户人家,领路的张家村大婶叫张婶,将二人领到了一座有三间草屋的篱笆前就离开了。篱笆门没有锁,院中的三间草屋用泥巴糊墙茅草盖顶,和周围的草屋差不多一个样子,翌茹站在篱笆前,犹豫不决,不知该不该迈进去。 “你们找谁。”身后一个清脆的声音问道。 翌茹转过身,看到一个和自己个头差不多的女孩子,刚出正月,天气还很寒冷,可是女孩子身上的衣服补丁摞着补丁,而且很是单薄,外面罩着一件男孩子的罩衫,显得有些不伦不类。肩膀上挂了个扁担,扁担两头有两个大桶,桶内装满了水,两个大桶的底部和翌茹常见的桶不同,底部是尖的。女孩只能挺直腰,将扁担抬高才能将桶担起,稍微放下还要保持挺腰的姿势,不然桶内的水就会倒出来。这样的桶翌茹还是头一次见到,以后看到书上说后母折磨孩子就经常利用这种道具,没想到这次竟然看到了真实版的,看来这张家兄妹的日子确实是不好过了。 翌茹正想开口询问这个女孩是不是张小眉,那边张把式已经将扁担担在自己身上,张小眉使劲推辞,毕竟不如张把式的力气大,还是让张把式将扁担扛在自己身上。 “大叔,你还是给我吧,让我母亲看到会惩罚我的。”张小眉见抢不过张把式,带着些哭腔说道。 “你是张小眉吧?”翌茹这时确定这个女孩肯定就是张小眉了,“对呀,姐姐,你找我吗?”张小眉问道。“姐姐,你认识这位大叔吧,你赶紧让大叔把扁担给我吧,要不然一会儿继母看到又要打我了。” “她经常打你吗?” “对呀,上次就是邻居柱子哥看我担水吃力,帮了我一下,然后继母就把我打了一顿,说我不守妇道,不让我和男人接触。”张小眉委屈的说。 张把式帮张小眉将水担到了厨房,厨房内的水缸了加入两桶水后满了,张小眉搬了两个板凳,放在院中,给翌茹和张把式倒了两杯水。“你们是找我继母吧,她今天去舅舅家了,一会儿就回来了。” “我们找你。”翌茹说道,“你有没有想过脱离这个家。”翌茹试探道。 “离开这里,我们去哪呢?”张小眉目色迷茫。 这时候。院外走来了一个少年,身上背了一个包袱。大冬天只穿了两件单衣。外面连件罩袍也没有。翌茹看到张小眉身上地罩袍大小像是那少年地。少年定是张小眉地哥哥张小山了。 少年进门拉起小眉就走,口中还说着:“快走。快走。张大虫要过来了。咱们快走。晚了就来不及了。”少女疑惑地被少年拽着向院外走去。刚走到院门外。就被拐角过来地一行人拦住了道路。 为首地是一个凶神恶煞般的汉子。汉子身后走去一个矮胖的妇人。妇人长着一张圆饼脸。脸上还长了些码字。远看就像一个芝麻烧饼,“想走。没有那么容易。乖乖地签了卖身契。我就放你们去过荣华富贵地日子。”少年见逃脱无门。将张小眉向东侧的胡同一推。将手中地包袱塞给她。“快跑。不要回头。”少女哭着,“哥哥。我不走,要走咱们一起走。”张小山一狠心。将少女推到胡同里。“快走。你跟着我是个累赘。只有你跑走了,我才能出去。”少女含着泪,边跑边回头,哭着跑远了。 张小山见妹妹跑远了,从墙边拿起一根木棍。横在手中,堵在胡同口,“张大虫,你孽待我就罢了,你竟然想把我妹妹买到那肮脏地地方去,我就是死也不会让你如愿。” 张大虫看到这种情形。恼羞成怒,对着后面地彪形大汉说道:“兄弟。就看你地的。”说完领着几个看似像龟奴的人像东侧地另外一个胡同追去。大汉一挥手。身后的两个喽啰带着谄媚地笑上前来,“大哥,你发话吧,打死还是打残?”“给我狠狠地打,别打残了,我还要留着买上个好价钱呢。”两个喽啰带着狰狞地笑容,渐渐逼近张小山,张小山拿着棍子缓缓后退,等到后背靠到了墙上,两个喽啰正好上来。张小山拿着手中的棍子,发狂地向两人攻去。两个喽啰没有见过这样不要命地打法。被打的没有一点章法,头上还挨了两棍。张小山则是身上挨了好几棍,有几次差点被打倒在地,又坚强地站了起来,彪形大汉看着两个喽啰好长时间都没有解决战斗,上前两脚将其踹开。“两个废物。看我地。” 彪形大汉会些功夫,眨眼就将张小山制服了,两个喽啰上前架住张小山的双臂,在后腿窝狠狠地踹了一脚,张小山成了跪姿,但少年很是倔强的仰着头,狠狠地看着彪形大汉。将口中带着血沫的一口吐沫吐到大汉脸上,大汉上前两个嘴巴,少年的嘴角有血流了出来。 翌茹这时候着急了,这一切超出了翌茹能够接受的范围,她想上前去,被张把式一把拉住了,张把式冲她摇摇头,是呀,自己就是上去又能怎么样呢。 这时候张大虫带着几个龟奴将张小眉压了回来,张小山看到妹妹,头重重的垂了下去。张小眉看到哥哥的样子,挣脱了龟奴的钳制,一下子跪倒哥哥跟前,“哥哥,哥哥。”哭喊着,说不出话来。 “母亲,我答应你,我同意嫁给憨子,你们放了我哥哥,好不好?”张小眉忽然转头跪倒张大虫的脚下,抱着张大虫的腿说道。 “现在同意,晚了,我已经和桂花坊商量好了,你以后就是桂花坊的人了,看,人家桂花坊都找人来接你了。”张大虫指着旁边的龟奴说道。 “母亲,我求求你,只要你放了我哥哥,我随便你处置,好不好,求求你,放了哥哥吧?”张小眉继续恳求。 “别求她,大不了咱们一起去找母亲,她在阴间寂寞,我们去陪她。”张小山愤怒的说。 “想得美,来人,给他们两个按手印。”彪形大汉说道,旁边的喽啰拿了两张纸,分别向两个孩子走去。 翌茹这事再也看不下去了,“慢着,”从篱笆后现出身子,向张大虫走了过去,“你不就是要钱吗,这样,我出一百两,这两个人我买了,如何?”张大虫看着从自家篱笆后走出的小姑娘,大约十二三岁年纪,瓜子脸,一身绛红色的衣裙,身后还披着一件裘皮斗篷,衬着巴掌大的小脸更是精致异常。 “你,你是什么人?”张大虫说道。 “我是什么人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想买这两个人,多少钱你出个价吧?”翌茹说道。 “一百五十两。”旁边的彪形大汉说道。 “是么,据我所知,你卖给别处这两个人的价钱是一百两吧,我只是路过,得了小姑娘的一杯水,不忍心见他们兄妹二人如此,你也不用狮子大开口吧。” “就一百五十两,不买不就将他们两个卖给别处了。” “好吧,我无能为力了,我只是好心奉劝你一句,这两个孩子是个倔强的,即使你卖出去了,也可能找机会寻死,你觉得你找的买家会放过你吗?”“两位大哥,如果小姑娘在你们手上出了岔子,你说嬷嬷人财两空,会不会抱怨你们呢?”翌茹说道。 “张家大嫂,你之前可不是这样给我们说的,如果早知道你家是这种情况,我们嬷嬷就不会出这样大的价钱了,如果我们带回去个死人,王嬷嬷会怪罪我们的。”两个龟奴也不傻,明白翌茹这是在提醒他们。 “小姑娘伶牙俐齿,好,就一百两,但是两家卖主跑腿的钱你要出,十两银子,没商量。”翌茹本意是救人,钱可以以后再挣,先将人救出才是正经的。从钱袋里拿出一张一百两的银票和一锭十两的银子,“一手交人,一手交钱。”两个喽啰拿着张家兄妹的手在卖身契上按了手印,翌茹看过卖身契收好,将一百一十两交给张大虫。忽略了身后彪形大汉贪婪的目光。 将张家兄妹安置在张把式的马车上,张小山只说了一声谢谢就昏了过去。 翌茹只好和张把式将马车重新赶回邺城,在济民堂,陈先生给张小山号了脉,看了些药物,张小山没有什么大的问题,张大虫的弟弟张大虎打人的时候留了分寸,只是一些皮外伤。张小山之所以昏倒是因为饥寒交迫,一直绷紧的神经一下子松懈,支持不住昏倒了。 给张小山灌了些姜汤,张小山就醒了过来。翌茹看张家兄妹狼狈的样子,怕带回去郭婶看着伤心,就托张把式去布衣坊拿了两套衣服来给两个人穿上,又去仙客来吃了面,由于张把式下午还要去接人,几个人就匆忙去出邺城去了。小游戏每天更新好玩的小游戏,等你来发现!

下一篇   第三十一章遇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