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遇险 - 穿越农家生活

第三十一章遇险

翌茹一行出城来,张小眉由于哥哥的情况变好,心中不在忐忑,在马车中两人跪地叩谢翌茹,翌茹来到这个世界第一次见别人给自己行礼,一下子接受不了,赶紧扶起两人。、、“谢谢姐姐搭救。”张小眉说道。 “小眉,以后要叫主人小姐,自称奴婢,知道吗?”张小山将小眉叫道旁边说道。 “无妨,我只是听说你们的情况,正好赶上,不瞒你说,我家也是个农家,以后小眉就叫我姐姐好了。你叫我小姐,回家后我会被婶娘打的。”翌茹打趣的说道。 小眉就依了翌茹,叫她姐姐,而张小山则是坚持要叫小姐,翌茹劝说无效,只好任由他叫了。 从邺城到郭家村一共有两条路,一条就是张把式经常走的山路,还有一条小路,比较偏僻,今天由于急着赶路,张把式就选择了这条偏僻的小路,翌茹望着两侧的山壁,忽然有一种危险地预感,不会出什么事情吧。当马车走到山间,马车忽然停下了。翌茹从车厢里探出头,“怎么啦,张大叔。”张把式提着鞭子站在车辕前,前面两个壮汉拦住马车,三个人正对峙着。 “是他们。”张小山看到窗外的两个人,气愤的说。 翌茹这才看清楚,原来这两个人是张大虫弟弟张大虎手下的两个喽啰,虽然经过了化装,贴了胡子,但是衣服还是上午的衣服,所以仔细看还是能够看出来的。这算什么,化装劫道,呵呵,挺有意思的。 “两位大哥,劫道不是这样的,你们应该有个口号吧,口号呢?”翌茹下车来问道。 两个壮汉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被翌茹的话问懵了,“来,我来教你,你应该说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打此路过,留下买路财。这样多应景呀,对吧。” “对对。”两个壮汉点头应着。 “两个笨蛋,滚一边去。”张大虎从山脚下的一块石块后面走了出来,“既然被你识破了,我就不绕弯子了,小姑娘,现在摆在你面前有两条路,一条你放下那兄妹俩,放下你口袋中的银子,乖乖的和老头绕道离开,如若不然,哼哼,就别怪我不客气,我就将你和那丫头一起卖进窑子,你应该比那丫头好卖吧。”说完色迷迷的向翌茹走了过去。 张把式一把把翌茹拉到身后。张大虎走过来。一脚把张把式踹开,张把式一下撞到石壁上,嘴角溢出了鲜血。“张大叔。”翌茹惊叫一声,第一次碰到这样地事情,看来这个张大虎是有预谋的。什么选两条路,他从一开始就没想着留活口。 张小山一头冲了过来,将张大虎撞了个跟头。自己也跌在地上。“小姐。快跑。”张小山挣扎着起来,又向张大虎撞去。上次因为张大虎没注意。被张小山得了手,这次。张大虎有了防备,轻轻一推。张小山也撞到了山壁上。 “救命,”翌茹拉着张小眉,边喊边跑。希望在山林中声音能够传地远些。可能神明听到了翌茹的祷告,远处传来一阵急促地马蹄声。三匹马风驰电掣似地来到翌茹跟前,聂亭然从马上跳了下来,一把扶住翌茹,“秦姑娘,没事吧?” 翌茹抓住聂亭然的手。“快,快救张大叔和大山。”语调里有了哭腔。 聂亭然还没有见过翌茹这样脆弱地样子,挥手招过两个手下。两人向前面打斗处跑了过去。 翌茹打斗处,战斗已经结束了,张大虎被一个劲装的男子押着,跪在地上,两个喽啰在地上瑟瑟发抖。另外一个劲装男子上前来问道:“公子,怎么处理?”聂亭然回身问翌茹:“秦姑娘,你要怎么处理?” 翌茹只关心受伤的张把式和张小山,“送官处理吧,相信以聂公子的实力,郡守应该能够公正的判决。”聂亭然一挥手,一个手下押着三人向邺城的方向走了。 “聂公子,你怎么来了?”翌茹这才疑惑聂亭然为何来到此处。“这个,”聂亭然有些赦然地笑笑,“济民堂的老陈告诉我你救了两个兄妹,我就有些担心,怕你惹上麻烦,带了两个人从大路开始追,快追到郭家村还不见你们的影子,就想着肯定是走岔了,回来的时候正好听见你呼救,就赶了过来。” “谢谢你,聂公子,劳烦你替我们把张大叔和小山送到邺城去救治。”聂亭然的手下驾车,将张把式和张小山送到了济民堂,找了大夫给两人诊治。两人当中张把式的伤清些,只是碰到山壁上昏了。张小山的伤势比较重,肋骨断了三根,内脏也有破损,济民堂拿来最好的药对两人进行救治。 由于张把式伤比较轻,上药处理后就可以走了,鉴于他现在是个伤者,不能赶车,聂亭然叫过手下:“聂四,这段时间你就跟着秦小姐,保护她的安全。” “是”聂四施礼应道。 翌茹这次不再推辞,毕竟要将张把式送回去,还要回家照顾郭婶,自己又不会驾车,经过刚才的惊吓,她深深地感觉到自己的弱小,要不是聂亭然来得及时,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想想都后怕。 聂四陪翌茹先将张把式送回了家,张婶见张把式被人搀着进来,“怎么了,上午出去的时候还好好的。”翌茹就将情况说了一遍,然后愧疚的拿出身上仅剩的五十两银子和一堆药、补品放在桌子上,“张婶,对不起,都怪我,要不是我,张大叔也不会……”语气呜咽,说不出话来。 “孩子,怎么能怪你呢,遇到这样的事情,是个男人就应该站出来的,不要担心,医生不都说没事了吗?”张把式劝道。 “张叔,张婶,我……”面对张家的宽容,翌茹不知说什么好。 “好啦,快去看你的婶娘吧,你出来快一天了,你叔父和婶娘一定担心死了,你婶娘还病着呢。”张婶说道。 翌茹又嘱咐了半天,才和聂四离开了张家。 出了张家,翌茹还在抹着眼泪,“秦小姐,咱们去哪。”聂四问道。 “郭家村”,这次送张把式回家是用的张家的马车,从张家出来后两人只剩下了一匹马,“秦姑娘,你可会骑马。”聂四问道。 “不会,你带我吧?”翌茹这会儿着急回家,再不顾什么男女大妨的问题,聂四犹豫了半刻,先将翌茹扶上了马,然后翻身上马。“得罪了。”聂四轻声说道。 两人乘一骑很快来到了郭家村,郭大宝正在郭家村村口焦急的等待,见到翌茹回来,“你婶子在家着急,我先出来看看。怎么回来这么晚?”“有事情耽搁了。”翌茹不想让郭大宝担心,安抚的说道。 “这是…”郭大宝看到翌茹身后的聂四,疑惑的问道。 聂四向郭大宝施了一礼,说道:“我是霓裳居东家的家丁,秦姑娘路上出了点事情,我家公子让我将姑娘送回来。”郭大宝连忙道谢,并将聂四让到家中。 郭婶经过几日的调养身体好了许多,正在屋内焦急的等待着,看到翌茹回来才放心下来。翌茹回到家,将聂四让到屋内喝茶,聂四口称不敢,只是垂首站立。 “我已到家,聂四你就先回去吧?”翌茹说道。 聂四的身板挺得毕直,“公子嘱咐我这几日跟着姑娘,保护姑娘安全。”聂四执意的说道。 翌茹现在还没有安全感,聂四主动要求,她也就答应了。郭大宝将聂四安置到了靠近门口处的厢房,回到屋里,看到郭婶正拉着翌茹的手说着什么。翌茹正在安抚郭婶,原来,郭婶看出了翌茹的异常,在郭婶的追问之下,翌茹只好将事情的经过告诉了郭婶。郭婶一边担心害怕,一边小声的骂着张大虫和张大虎,“好啦,婶娘,聂公子已经将那两个人扭送到了官府,官府会量刑对他们进行制裁。我买回的张家兄妹,你看怎么安置。” “我看这两个孩子可怜,要不,等那两个孩子过来,咱们就把卖身契还给她们,让他们走吧?” “我都听婶娘的。”翌茹说道。看来自己还是先和郭婶商量一下好,从自己对郭婶的了解,肯定不会同意自己买人的。 第二天,翌茹又去了张把式的家中,张把式在床上坐着,看着气色还不错,张婶看到翌茹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过来,嗔怪道:“你这孩子,怎么又拿了这么多东西过来,你大叔没事的,在床上躺两天就好了。” 翌茹一看到张把式,眼睛又红了,“没事,孩子,我真的没事。”张把式越是这样说,翌茹越觉得对不住他,干脆扑到床边上哭了一场,张婶轻轻地拍着,哄着翌茹。半晌翌茹才停止了哭泣,不好意思接过张婶拿过的一块手绢,檫了檫眼睛,不好意思的笑了。小游戏每天更新好玩的小游戏,等你来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