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审判(上) - 穿越农家生活

第三十二章审判(上)

劫道事件过去三天后,聂亭然派人来郭家村通知翌茹,第二天郡守衙门对张大虎进行审判,翌茹可以去看看。请用访问本站想起张把式和张小山受伤后的样子,翌茹就对张大虎恨得牙根痒痒的。伤人的事情翌茹做不来,现在也没有这个能力,总不能一炮把他轰了吧。据聂亭然的说法,张大虎大概会被流放,毕竟他没有背上人命,不过当堂要打八十大板,打完八十大板,会被流放到边境做劳工,一辈子不能回到邺城。这个判决翌茹听后还是很开心的。她决定第二天去邺城看看。 第二天一大早,翌茹就和聂四出发了,经过三天的相处,翌茹对聂四有了一定的了解。聂四本身是个苦孩子,家中兄弟姐妹比较多,父母积劳成疾,先后故去了,聂四为了养活自己的弟弟妹妹,将自己卖了。每年的月钱聂四都给了家人,好在聂亭然对他还不错,每年贴补他些赏钱,现在弟弟妹妹过的都不错,聂四对自己现在的生活状态很是满意。 这次翌茹想和上次一样和聂四共乘一骑,聂四红着脸,死活不同意,最后还是从村中借了一辆车,将马套上,翌茹坐在车上,两人才动身去了邺城。翌茹坐在车上,看着前面向木头一样的聂四,真的怀念做张把式的车的时光。坐上张把式的车,不用担心孤单,张把式总能说些有趣的话或者奇闻异事来调节气氛,缓解旅途的寂寞。现在聂四坐在车辕上,翌茹问一句,聂四答一句,一会儿,翌茹就找不到话题了。好在马车上铺了厚厚的棉被,比较舒服,翌茹干脆在马车上打起了盹。 两人出来的早,到了邺城刚到巳时,正好赶上郡守还未坐堂,今天来衙门口看的人很多,都在衙门口聚集着。大家还在窃窃私语,聂四护着翌茹占了个比较靠前的位置,就听旁边一位上了年纪的大婶说道:“听说今天是对张大虎进行审判呢?”“对呀,我也是听过是审判张大虎,才从李村赶过来的。”大婶旁边的一位大叔说道。 “你是李村的?”大婶说道,“我是谢村的。你也认识张大虎。” “在张村摆摊的那个不认识他,我在张村集市上摆摊有十几年了,自从八年前张大虎当了张村的里长,每次都要从我的摊子上白拿好多东西,我是敢怒不敢言呐!昨天在张村集市上听说今天郡守衙门要审判张大虎,我激动地昨天晚上一宿没有睡着觉,今天一大早我就过来了。”李村的那位大叔说道。 翌茹听了一会儿,发现周围的人好多都是在张村集市上摆摊的,看来张大虎在张村还真是为祸一方,大家一边说着张大虎的罪状,一边赞扬新来的郡守老爷明镜高悬,严明办案,为张村除了一害。 耳边一声鼓响,郡守大人生堂了,郡守大人是个年纪在三十左右的男子,头戴官帽,身穿绛红色官袍,坐在大堂上,两边的衙役喊道“威武”。很有一股凛然的正气。 郡守大人一拍惊堂木,向下喝道:“带人犯上堂。”有衙役从偏门带了犯人上堂,张大虎早没有了先前的耀武扬威的样子,带着手铐和脚镣,被两个衙役拖着带到了堂上,旁边还有带了镣铐的张寡妇。 “张大虎、张寡妇你们可知罪?”郡守大人一拍惊堂木,朗声问道。 “小人不知。”张大虎和张寡妇齐声说道。 张大虎自从被带到了衙门,就关进了牢里。以往。每次有人状告他。带到衙门。进了牢房都有牢头和他一起吃酒。只等郡守把自己放出来。这次。进了牢房,平日里和自己嬉笑两句的牢头全是满脸严肃,自己调笑两句,还挨了一顿棍棒。难道姐姐没有拿钱来打点。这些龟孙子,没有钱就这样对待大爷,看大爷出去了找人好好收拾你们。 张大虎在牢中呆了三日还不见姐姐来接他,心中有些着急,难道自己这次真地碰到了不该碰的人,那两个小崽子肯定没有什么靠山。这是自己打听好了的,那个赶车地老人也就是个乡野村夫。没什么势力,难道是哪个穿着清丽地小丫头,自己也是打听了地。就是郭家村的一个丫头。也没有什么势力呀,要不然自己也不会下手,据说那小丫头挺称钱。想想出手就是一百两。一般人谁会随身带着几百两银子。再说了。就是她身上那件裘皮斗篷也值个一百两银子,难道那个贱丫头竟是个有身份的人。也不对呀。他张大虎见过的有身份地人全是身边簇拥着无数的奴仆,前呼后拥地,那小姑娘,肯定不是。 张大虎在狱中想了几日找不到头绪,将身上的银子全花光了。也没有探出任何消息。今日生堂。张大虎就想自己来个死不认账,看他们怎么办。反正自己不认账。郡守也不能屈打成招,难道还能逼自己按手印不成。 郡守见张大虎两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心中很是气愤。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了,“来人,带原告。” 门外张小山兄妹走了进来。张小眉扶着张小山在堂前跪倒。“草民张小山、张小眉参见大人。” “你两个将继母虐待,张大虎谋财害死你们父亲的事情从实道来。”郡守一拍惊堂木,喝道。 张小山向前跪了一步,“青天大老爷,给我们做主,自从我母亲死后,我父亲对自己的酗酒行为很是懊恼,连续两年戒了酒,做些小生意,也赚了一些银子,那张寡妇见父亲积攒了些钱财,就遣了媒婆过来说和,我父亲见张寡妇一人带孩子可怜,就和她一起搭伙过起了日子。没想到张寡妇不仅觊觎我父亲的钱财,还看上了母亲留给我兄妹的十亩良田,就和张大虎密谋,将我父亲害死。自从张寡妇进门后,张大虎就时常约我父亲喝酒,父亲本来戒了两年的酒,馋虫难耐,在张大虎的挑唆下又开始酗酒,不但酗酒,而且脾气还变得相当古怪。我曾经以为是醉酒的原因,直到有一天我看到张寡妇向父亲平时喝酒的酒杯中加了一些粉末,我将粉末偷了些出来,去了药铺,才知道那是五石散。这时我才知道父亲变得日益暴怒是因为食了这五石散。” 张小眉从来没有听哥哥说起过父亲的死因,这时候听到,有些激动,呜咽的说:“哥哥。”上前握住了哥哥的手臂。 “我当时就察觉到肯定是张大虎做的手脚,去找他理论,没想到被他扣了下来,过了二天才将我放了出来,等我回到家,才知道父亲在前一天晚上冻死了,尸体已经被火化,我曾经去找过族长,族长摄于张大虎的淫威,不敢给我做主,而且我没有证据,只好隐忍下来。没想到那张寡妇想让我妹妹嫁给她的傻儿子,我妹妹不从,他们就想办法将我们买到肮脏之地,幸亏得到郭家村秦姑娘所救,我们脱了险。但是张大虎不死心,在半路上设了埋伏,要害秦姑娘,还打伤了一位赶车的老人。恶行昭昭,请青天大老爷做主,替我们伸冤哪!”说完重重的磕了几个响头。小游戏每天更新好玩的小游戏,等你来发现!

上一篇   第三十一章遇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