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留饭 - 穿越农家生活

第三十四章留饭

吃过饭后,翌茹又来到济民堂看望张小山,上午从衙门出来以后,张小山就脱力昏倒了,聂四将他送回了济民堂,来到济民堂,张小眉正拿了一碗粥,一口一口的喂着哥哥。请用访问本站 见翌茹进来,张小山挣扎着想从床上下来给翌茹施礼,“你怎么还是这样,还不如小眉,我都说过多少次了,你不用对我这样。”翌茹看着张小山死脑筋的样子,有些无奈。 “姐姐,我们是真的谢谢你。你不让我们磕头,我们只磕这一次,以后就都听姐姐的。”张小眉说完跪倒在地,磕了一个响头。翌茹连忙扶起。 翌茹向陈先生问过了张小山的病情,得知他上午忍痛支持,最后昏倒是因为脱力,嘱咐了小山兄妹几句,翌茹就离开了。 聂四仍然走在翌茹的身后,刚才在吃饭时,翌茹曾经要把聂四还给聂亭然,没想到聂亭然却说聂四对翌茹照顾不周,要罚他去做苦力,翌茹不忍才又将他带了回来。 “你们公子要拉你去做苦力,你都不反驳一下吗?”翌茹问道。 “我是公子的人,公子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 唉,真是朽木不可雕也,翌茹叹着气走了。 发生劫道事件后,翌茹仔细检讨过自己,发生这件事一是因为张大虎比较贪婪,另外一个原因就是自己太大意了,出门在外,最重要的是钱财不能外漏,而自己却从荷包里一下掏出了一百多两银子,肯定会招来贼人的惦记,以后做什么事情之前一定要好好考虑,不能再一时冲动,招致祸事。 或许是自己来到古代这么长时间比较平稳,而忽视了人的劣根性,看来真的需要雇个人来看家护院,去那找人呢,想着想着,翌茹就来到了东市。 对呀,找郑则仕去,自己怎么就这样后知后觉呢,要是刚才吃饭时把这个想法说不来,让大家一起帮自己参考参考多好。使劲拍拍自己的脑袋,真是笨死了。 “如丫头。刚吃过饭怎么又过来了。有事情?”郑则仕正看到翌茹拍脑壳的样子。疑惑地问道。 “呵呵,郑大叔。我想问问你,我想雇一个看家护院的。从哪里能雇到。” “嗯。你是需要雇一个看家地。这样吧。我找找看。找到了通知你。” “谢谢你,郑大叔。” “呵呵。丫头和我还这么客气。” 解决了心中的头等大事,翌茹领着聂四回了家,在家等待郑叔的消息。 郭婶身体已经好了,可能是翌茹的劝说起了效果,郭婶病好后情绪比较稳定,不再天天将郭跃挂在嘴边了。郭大宝已经放弃了拐杖,虽然走路时间不能太长,但是每天郭大宝都坚持走上一截,再加上天天喝奶,身体已经恢复到了受伤前的七成,看着自己在乎的亲人们幸福安康,翌茹的心情变好,不再每天催着聂四去聂亭然处,看着聂四也越来越顺眼起来。 这天翌茹正在指挥着聂四将鸡舍里的鸡粪清出来,春天来了,翌茹买了些鱼苗放在后院的鱼塘内,在鸡舍里养了一百多只鸡,在现代曾经听说过用鸡粪养猪或养鱼的实例,但是具体怎样处理翌茹记不太清楚了,好像是要经过发酵的,翌茹买了一些酒曲在家里,想通过发酵的方式看看能不能将鸡粪作为猪和鱼的饲料,她将鸡粪先晾干,然后加入酒曲在缸内进行发酵,等发酵将近一天的时间,从缸中取出来,然后掺上麸皮、麦糠等喂猪。据说这个方法可以增加猪的免疫力,还可以增加营养。 折腾了将近一周的时间,翌如终于实验成功了,主要是一些比例和控制温度,对于翌如的这个方法,郭婶一开始很是不理解,因为猪肉是要吃的,怕用鸡粪喂猪使猪肉变臭,翌如解释说只要猪出栏前一个月改为饲料喂猪就可以了,不会造成肉臭的现象。 这天,翌如正在鸡舍里整理着土,她打算在这片松好的土里养些蚯蚓,这些鸡每天吃的粮食太多了,要想个办法将粮食的用量降下来。院门被拍响了,郭婶正陪着郭大宝在院内双杠前做着运动,听到敲门的声音,急忙去开门。门开后首先看到的是聂四,“你不是回去了吗?”郭婶问道。 两天前聂四就被翌如打发走了,毕竟他的主子是聂亭然,翌如总不能光明正大的总用人家。聂四刚开始很是坚持,坚持没有聂亭然的命令他是不会离开郭家的。翌如想了个计策,让聂四送信给聂亭然,信上翌如将情况作了说明,并且让聂亭然一定留住聂四,自己现在很安全,不需要聂四在旁边保护,而且郑则仕帮自己找的人已经找到,这个月就能来到郭家村,因此,就将聂四送了回去。 “我家公子和我一起来的。”聂四将门全部打开,露出门外的聂亭然,聂亭然并不是单独过来的,他身后跟着张小山兄妹,张小山兄妹见到郭婶倒头便拜,“小的(奴婢)给妇人请安。”郭婶那里见过这个阵势,连忙将二人扶起。这时候翌如从后院过来,给郭婶介绍到,“婶娘,这就是我常跟你提起的聂公子,仙客来和霓裳居的东家,这两个就是我说的张家兄妹。”郭婶将几人让进屋里,翌如倒了杯茶给聂亭然。 “聂公子怎么来了?” “小山兄妹着急过来,我反正不忙,就跟了过来。” “有劳公子跑一趟。” “秦姑娘客气了。这是小山兄妹的文书,小山养病期间拜托我办理的,交给你。”说完将文书交给了郭婶。 “这?”因为郭婶先前和翌如商量不打算将小山兄妹留在家中,可是文书都有了,小山兄妹就是奴籍了,要想脱离奴籍,至少好要等五年的时间,五年之后才能去官府变更文书。翌如示意郭婶先收下文书,然后再想办法。 中午郭婶留聂亭然吃饭,聂亭然也不客气,果然坐下来等着吃饭,午饭是郭婶做的,昨天刚烧好的猪头肉,烙了几张饼,翌如做了个丸子汤,准备了两个凉菜,郭大宝和聂亭然坐下喝起了酒。 刚开始郭大宝还有些拘谨,后来聂亭然和他聊起打猎的事情,郭大宝打了近二十年的猎,说起各种动物的习性,自己打猎的收获侃侃而谈。聂亭然做了一位合格的听众,而且加上两句赞叹声,翌如将丸子汤端上桌的时候看到是就是两个人边喝边谈,气氛很是愉快。 吃完饭,郭大宝喝了不少的酒,有些微醉了,郭婶扶他去里间休息,张小眉上了茶,聂亭然端起茶,“早就听说秦姑娘家的房子别致,今日一见,果然是别有洞天,不知秦姑娘能不能领我参观参观。”翌如领聂亭然在前院参观了客房,厢房和院落。尤其是看到会客室的沙发,聂亭然很感兴趣,坐上去抱着垫子坐了一会儿,想要在自己的会客室也放一个这样的家具,翌如就让他去找鲁子豪,鲁子豪处有图纸,可以按照客户的要求,做好几种样式的。聂亭然参观后就告辞回家了。小游戏每天更新好玩的小游戏,等你来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