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开工 - 穿越农家生活

第五十八章开工

从第二天开始,郭家村就热闹了起来,郭大宝和翌茹先去了邺城,在邺城定了许多修建鱼塘的材料,还有树苗、鸭苗、鱼苗等。郭家村的村民们则一早就聚集在一起,以大家为单位,分成了七个小组,其中三个小组分到的是村东和熊山中间的沟,四个小组分到的是村北的洼地。由于是给自家干活,大家热情很高,等郭大宝和翌茹从城里回来的时候,已经将所分地块上的杂草清了个干干净净。 这次郭大宝和翌茹从城里带回来的是建鱼塘的材料,满满的三大车,材料一拉回来,就有人围上来,帮着将车上的材料卸了个干净。郭大宝由于有上次修建自己家鱼塘的经验,被大伙留下做顾问,翌茹见帮不上什么忙,就跟着马车回家了。 等中午吃过饭,休息了一会儿,翌茹就和程风来到了族长家,昨天开会时翌茹就提出来要赡养老人和孤儿,回家和家人商量了一下,就打算和族长商量商量,将在外地亲戚家养着的几个孩子接回来。 来到族长家的时候时间还早,族长家只有族长和小孙子郭嘉在家,其它的人全去了工地,族长这一脉一共有十二家,分成了一个小组,分好了地块以后就忙开了。郭嘉六岁了,跟着爷爷在家里午休。 听到开门的声音,早就醒了的郭嘉探出头来,待看到是翌茹和程风两个人进来以后,挥着两条小胖腿从屋里跑了出来。翌茹紧走了几步在门口扶住他,“小心摔了。”郭嘉冲着翌茹笑笑,小嘴咧开,门牙少了一颗,刚张开小嘴又闭上了。“羞羞,老太太没牙,羞羞。”在后面跟上来的程风刮着郭嘉的鼻子说道。 “哼,我才不是老太太。”郭嘉着急的辩解,眼睛里盛满了雾气。“好了,好了,不要再逗他了。”程风每次来到族长家,都要取笑郭嘉一番,前段时间郭嘉换牙,门牙掉了一颗,成了程风取笑他的理由。 “小嘉嘉,快叫姐姐,姐姐给你松糖,这可是邺城最有名的唐记松糖哦,还有桂花糕,也是唐记的哦,快,叫姐姐,姐姐就给你吃。”程风继续逗着郭嘉。郭嘉刚开始还有点男子汉气概,死活不屈服,后来被松糖和桂花糕的香味引诱的直流口水,眼巴巴的看着翌茹,好像一只小狗在期盼主人的垂怜。 翌茹被郭嘉的眼神打败了,回身从程风手中拿过装有松糖和桂花糕的盒子,塞到了郭嘉的手中。郭嘉拿了盒子,冲着程风一吐舌头,好似在说,看,还是我厉害吧。 “小样,看我不收拾你。”程风追着郭嘉在院里转了起来。院里的声音惊动了在屋内休息的族长,族长穿戴好,轻轻地咳嗽了一声,门外郭家和程风赶紧停了下来,翌茹则推开门走了进去。 “把您吵醒了。”翌茹轻声的问道。 “没事,该醒了,这两天折腾的时间长了些,有些困倦,老了,不中用了。” “哪呀,你们听说过吗,老骥伏枥,志在千里。您才五十岁,正是知天命的年纪,我看,您能活到一百岁呢。”翌茹给族长倒了一杯茶,递到了族长的手中。 “你这丫头,就是会说话。”族长笑着饮了一口茶,说道。 “郭大伯他们都不在吗?”族长这一脉有三个儿子,大儿子在家照顾父母,二儿子考了举人,在邺城一座学堂里教书,三儿子则是个商人,在国都开了一家贸易行。家中还有几个旁系,都是一些叔侄,关系比较融洽。 “他们昨天开完会就商量养殖的事情去了,今天一大早就带着工具走了,中午饭都是在工地上吃的。还不是想早点完工,现在村里的人全某上了劲,都想着第一个完工呢?”老人说话看似埋怨的口气,实则是欢喜的。 “那以后我来陪你吧,爷爷” “我哪能让你陪我呀,你这个大忙人还是考虑以后怎么致富吗,毕竟这一村子的人全靠你呢!” “看你说的,爷爷,我哪有那多大的本事,就是尽尽自己的力罢了。” “好啦,咱们爷俩不要这样说话了,太费劲了,说吧,这次找我来干什么?”族长听了翌茹的话心里暖洋洋的,但是还是硬着嘴皮说道。 翌茹就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爷爷,昨天,咱们不是说要赡养孤寡老人和孩子吗,我听说村外抚养的孩子处境不太好,我就想着要不咱们先接过来,放在我家养着。反正我家现在又是瓜棚、又是鱼塘,还有果园都缺人,家里房间也多,在我家吃饭、睡觉,每个月给他们工钱,等他们长大了,在添些钱给他们娶个媳妇,好不好?” “这个主意好,放在你家,我比较放心,这样吧,下午我派人去那两个村说一声,等明天咱们爷俩去看看,把人接回来。郭香香在她舅舅家还想过的还不错,咱们也不能忘了她,去问问她家的意思。毕竟她们还是郭家村的人。以后回来了,就顶他们父母的一户,咱们村也就团圆了。” “好。”翌茹应道。 “爷爷,他们是个什么情况呀?”翌茹只是从郭婶口中知道了个大概,想从族长的口中探些具体的信息。 “唉,三个娃苦命呀,郭兴他爹是个好猎手,他娘怀他的那年,他爹想打些猎物给媳妇补身子,上山了,没想到一去就没有回来。后来,大家在老虎崖下发现了他,手中还死死的抓着一从红果,原来郭兴他娘想吃酸的,他爹打猎回来,看到山崖边有一株红果长的特别好,就想摘回来给媳妇尝尝,没想到雨后山崖边湿滑,一不小心就摔了下去。” “后来呢?” “后来,郭兴他妈生下他以后就大出血,走了。” “真可怜。”程风在一旁抹着眼睛,说道。 “郭兴在咱们村里东家喂一口,西家喂一口,等到了五岁,他的叔叔得了信,将他接走了。” “他叔叔接到信也太晚了吧,都过了五年多了才来。”程风在一旁愤愤的说。 “他叔叔也不容易,原来在邺城李掌柜的店里当学徒,后来入赘进了李家,郭兴他爹死的那年正好去了西边,后来也没了音讯,等过了三年,才回来。原来是被人劫了货,回来后就忙着到处打点,才把李家的店保了下来,等生意平稳了,才来得及回家来看哥哥,没想到哥哥已经去世了。就将侄子带了回去。” “那郭兴已经生活的不错吧?”翌茹觉得郭兴的叔叔应该是个不错的。 “唉,那郭武(郭兴的叔叔)倒是不错,但是他的婶婶却是个刻薄的,听过郭兴过去后,小小年纪就得干活,还经常吃不饱,穿不暖,日子很不好过。” “他叔叔不管吗?”程风在一旁追问道。 “他叔叔还要看老婆的脸色,只能偷偷地塞些吃的给郭兴。” “如姐姐,咱们明天就把郭兴接回来吧?”程风摇着翌茹的手,撒娇的说道。小游戏每天更新好玩的小游戏,等你来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