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六十章接人风波(二) - 穿越农家生活

第一卷 第六十章接人风波(二)

第六十章接人风波(二) “我不活了,你个死鬼。看着我被别的男人欺负呀,你还算个男人吗。”一屁股坐到地上,用手锤这地,边哭边喊。 粮店的小伙计看到这种情况,赶紧关门,好似这样的动作做了千百遍,已经习惯了。苦累了,爬起来揪住郭武的耳朵,“你给我起来,去,给我报仇。”郭武疼的呲牙咧嘴,但是坚持在座位上一动不动。 “没用的男人。”那狠狠地踢了郭武一脚,转身向着众人说道:“你们想把郭兴带走,那好,我给你们算笔账,那小崽子在我家呆了六年,每年我供他吃喝,每年按五两银子,他一共花了我三十两银子,他那死鬼爹娘欠下的钱就不算了,你们一共给我五十两。就把他接走。” “春桃,你太过分了。”郭武愤愤的站起来,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郭武又颓废的坐了下去。 “婶婶,我从来了之后就每天都在干活,吃的全是在地上打扫起来的粮食,怎么能花你那么多钱。”郭兴反驳道。 “好呀,你是有靠山了,啊,敢顶嘴了。”扬起手,想给郭兴个大嘴巴。程进冷冷的警告了她一眼,胆小的收回了手,嘴里又不干不净的骂了起来。 “好了。”族长将桌子上的茶杯狠狠地在桌子上一拍,茶杯立刻碎成了几片。被吓了一下,不敢再骂了。 “郭武,你是孩子的叔叔,根据咱安国律历,你有抚养郭兴的义务,但是你家婆娘虐待孩子,作为族长,我可以写状纸将你们告上公堂,你是选择放弃抚养还是想上公堂。”族长严厉的说道。 “我……”郭武看看妻子,再看看族长,左右为难。 “你还是不是个男人。”族长站起来,拉上郭兴,“走,孩子。咱们先走,回村后爷爷你给写个状纸,告你婶婶虐待你。” 郭武也站了起来,“族长,你将郭兴领回去吧,我,我对不起哥哥一家。” 看事情成功了,翌茹一行也站起身来,不管在地上的,领着郭兴向外走去。店里的小伙计赶紧打开门,将众人放了出去,等程进和程风最后从店里走出,小伙计赶紧又将门紧紧关上。翌茹走在中间,只听到店里嚎叫一声,传来了一阵厮打声。 进了马车,翌茹、郭嘉、程风坐在车里,郭兴说什么也不进去,郭嘉将他拉了进来,“兴哥哥,哪有那么多的顾忌,你就坐在车里。我们给你带了好多好吃的呢?” 车里是翌茹本来准备要送给郭武一家的礼物,大部分是自家产的咸蛋、松花还有一些蛋糕之类的点心,没想到郭武一家竟然这样无良,本来准备好的礼物被程风都拎了回来。 “给狗吃也不给他们吃,哼。”程风听着店里的打骂声,愤愤的说道。 “对,就是。”郭嘉附和地说道。 两个人难得意见一致,程风见郭嘉不再呛着自己,挑了一块蛋糕递给郭嘉,“给,奖励你的,这可是我和如姐姐做的,放了蜂蜜,最好吃了。” 郭嘉拿过来,刚要吃,看到郭兴眼馋的目光,将手中的蛋糕递给郭兴,“兴哥哥,你吃。”蛋糕诱人的香味在郭兴的面前飘来飘去,郭兴咽了一口口水,沉声说道:“嘉嘉你吃,哥哥不饿。”刚说完肚子就传来一声咕噜声。郭兴尴尬的看了一下众人,满脸通红,害羞的低下了头。 “你饿了吧,肯定是你那个恶婶婶不给你饭吃,来,快吃吧,这些都是你的。”程风将盒子中的蛋糕推到郭兴面前,见郭兴没有反应。“很好吃的,可软了,我最喜欢吃了。”程风好心的解释道。 郭兴还是低着头,只是放在膝盖的手上一滴滴的水珠落了下来。“吃吧,原来我饿的时候也是如姐姐给我好吃的,吃过如姐姐的好吃的,心情就会好了。”程风不知道怎么安慰面前的少年,只能将自己原来的心情说了出来。 郭兴拿过盒子,小心的捏起了一个蛋糕,放在嘴里,一口一口的咬着,放到嘴里咀嚼半天,仿佛这蛋糕是人间的美味。“喝点水,别噎着。”翌茹递过一个水壶,放在少年的面前。 看着少年吃了三四个蛋糕就将盒子放下了,“再吃些吧。”程风劝道,“谢谢。”少年抬起头,刚被泪水洗过的眼睛分外明亮,眼睛中有了对生命的渴望。翌茹看着少年眼神的转变,庆幸自己来的不晚,估计如果自己不来,少年就会对一切都失去希望,爆发或者死亡。均不是一个少年能够承受的了的。 下站是邺城那边的王家村,郭威和他的娘郭王氏就住在王家村,王家村到邺城大概有十几里路,几个人坐着马车晃晃悠悠,大概用了半个多时辰才赶到王家村。族长曾经来过王家村一次,上次是来通知郭王氏郭威他爹死的消息,对路还有些记忆。在村中绕来绕去,终于在一排三间草房前停了下来。 族长先从车上跳下,这是从后院转过来一个老,花白的头发,满脸的皱纹。手中拿了一个药罐,将药渣倒到了门前的路上,口中还念念有声的说着:“药渣倒出门,疾病不缠人。” “如姐姐,她那是在干什么呀?”程风从车窗中开到老婆婆的举动,好奇的问道。 “她呀,是想将药渣倒在路上,让路过的行人将家里病人的病气带走呢!”翌茹记得原来在网上见过这种作法,网上对这种做法众说纷纭,有说是从众心理,因为别人都这么做,有说是从善心理,还有说是犯罪心理。总之这种做法只是病人家属盼望家人能够康复的一种愿望罢了。 “那路过的行人不就得病了吗?如姐姐,要不,咱不下去了吧,省的踩到药渣得了病。”程风厌恶的看了药渣一眼,拉着翌茹的手说道。 “没事的,这只是他们的想象而已,不做真的。”翌茹劝着程风,几个人从车上下来。 念叨完的老婆婆抬头看到了族长,族长走上前去,“王家妹子,你还记得我不,我是郭家村的郭守仁呀,我三年前来过一回,记得不。” 翌茹很难将眼前的和族长口中的王家妹子联系到一起,在她看来,这比族长年岁要大上好多,可既然族长这么说,肯定就是眼前的年岁小了。身上穿了一件暗色的裙衫,衣服有些破旧,上衣上补了补丁,但还算干净,看来这家过的也不易。 “哦,原来是郭家兄弟,快进来坐。”认出了族长,将一行人让到屋里。“算了,天气好,就坐在外面吧。”族长看了一眼屋里,对说道。 急忙从屋内搬出几个小凳,几个人分开坐下。“看,家里地方小,坐不下,还让你们做到外面,我老婆子真是……”用搭在衣前的布巾擦了擦眼睛,转身给众人去烧水。 “王家一家十几口人全住在这三间屋里,屋里面全是铺,没有下脚的地方。”族长来过一次,有些经验,不想这回又做到人家的床上,才选择了在外面坐下。 翌茹看了看周围的情况,这个家真是有些破败,院子用篱笆围起来,篱笆也好像好久没有修过了,参差不齐的,篱笆门上还有好多缺口。 “姐姐,咱们为什么不直接去找郭威和他娘呢?”程风坐在小板凳上,动来动去,“总要和人家先打个招呼的。”翌茹安抚道。 这时,老烧水回来,在院子里支了一个小桌,给大家倒上水,小桌也有些年头了,上面的红漆很是斑驳,桌上的几个陶碗上也有豁口。翌茹刚在车上已经拿着随身带着的水壶喝了水,现在看到陶碗黑黑的样子没有了喝水的。 族长拿起碗来喝了一口,“王家妹子,我这次来是想看看郭威和他娘,不知他们娘俩好不好?” “他郭家大哥呀,你来晚了,我那苦命的闺女去年已经去了。”老擦着眼睛说道。 “什么,怎么回事?”因为离得远,族长并没有得到郭威娘去世的消息,本来昨天想着先找人给送个信的,但是村里找了半天都没有人,村里的壮劳力全在工地上,只能今天自己过来。 “唉,我那姑娘苦命呀,刚回来那年,想着自己抚养孩子,就接了好多活计在家里干,天天三更才睡。她那哥哥们想帮衬帮衬她,可我家的光景你也看出来了,实在是穷。姑娘熬了两年,日子刚好些,我家他爹就病了,一家人急的凑钱给他爹治病,姑娘想着能多干点活,帮衬一下家里,就起早贪很不停的干。可是人的身子不是铁打的,她一个女人,原来在夫家也没有过过好日子,时间长了,身体就拖垮了。怕家里人担心,她一直瞒着,去年冬天下了雪,天冷,她心疼孩子盖得被子薄,把被子全盖在孩子身上,等早晨我们发现,已经凉了。我那苦命的孩子呀。”老人边说边哭,最后已经泣不成声了。 “郭威的娘真好。”程风感慨的说道。“那郭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