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六十一章接人风波(三) - 穿越农家生活

第一卷 第六十一章接人风波(三)

第六十一章接人风波(三) 老擦了擦眼睛。“那孩子觉得是自己拖累了娘,心思转不过来,等他娘过了头七就离开了家,他三个舅舅找了好久,都没有音讯,上个月我们村有人做生意经过建城,在路上发现了他,被一群乞丐围着打。就将他带了回来。回来就病了,折腾了一个多月了,你们刚来的时候我正在给他煎药,那孩子死活不吃,唉,我们真是拿他没有办法。” “可以让我们看看吗?”翌茹听了郭威姥姥的描述,对那个未曾谋面的孩子很是同情。 “可以,可以,他郭大哥也不是外人。”老人领着众人来到草屋后的一个草棚,说是草棚,就是顶上用茅草盖了一下,周围零零落落的扯了些茅草编的席子。这会儿的天气已经转暖了,但是草棚内温度和户外差不多。 “不怕你们笑话,我家仨小子让妹妹去前面住。我家姑娘说什么都不干,就窝在这个草棚里,仁义呀!就是太仁义了。”见众人走进草棚,老人又想起死去的女儿,心中悲切起来。 草棚中间有一张木板搭成的床,床脚是用土坯垫高,床边是一把椅子,一张桌子,桌子上放了一盏油灯,还有一个斑驳的陶碗。床上的棉被已经看不清原来的颜色,棉被里拥着一个少年,只看到黑瘦的脸,看不清年纪。 “威儿,你看谁来看你来啦!”老走到床前,推了推少年。少年睁开眼睛,看了看周围的人,最后把眼光落到族长的身上。那是一双什么样的眼睛呀,翌茹看到少年的眼神中是一潭死水,看到族长簇的升起一丝亮光,很快又黯淡了下去。张拉张嘴,又紧闭上了嘴唇。 “威儿,怎么,不认识爷爷了,记得你小时候,爷爷可没少抱你呢?”族长也看到郭威的样子,坐在床边给郭威掖了掖背角,亲切的说道。 “爷爷。娘她死了,是我害死了娘,呜呜。”少年像一只受伤的小兽,扑到了族长的怀了。“他大哥,威儿终于哭出来了,你都不知道,自从他娘死后,他一滴眼泪都没有掉,真让人害怕。当时他仨舅舅日夜陪着他,还是让他给跑了。” 族长抱着怀里的少年,轻轻地在少年后背拍着,“爷爷来晚了呀,你母亲跟你爹和离的时候那么坚决,爷爷拦不住呀,三年前,爷爷来的时候就想带你母亲俩走,可是你母亲坚持不跟爷爷走,我早知道这样,拉也要把你们娘俩拉走呀!” “爷爷。”少年呜咽的叫了一声就瘫倒在族长的怀中。 族长叫了两声郭威还是没有反应,这时候老着急了,赶紧上前掐住了郭威的人中。缓了一会儿,郭威才回过气来。看了看眼前的老人,转身扑在老的怀里,“姥姥。”两人抱头痛哭起来。 哭过了后,两人的情绪都稳定了下来,老才小心翼翼的问道:“威儿,你一声不响的就走了,姥姥和舅舅们都急死了,回来这一个月又一声不响,可把姥姥吓坏了。” “姥姥,对不起,我觉得因为有我,娘她才会累病,要不是因为我,娘也不会因为受风寒病情加重,我就是个灾星,我不能在拖累你和舅舅们。我听说国都的报国寺收养小沙弥,每个小沙弥都可以供奉一盏长明灯,我想去国都给我娘供奉一盏长明灯。让她能升入极乐世界。” “傻孩子,你母亲要知道你是要去当沙弥,肯定要宁愿入地狱也不愿去极乐世界的,她那么辛苦不就是想让你幸福吗?”老搂着郭威说道。 “姥姥,我错了。” 老见外孙终于从丧母的阴影中走了出来,很高兴,招呼着族长在家里吃饭,看着这个简陋的家,族长招呼的众人,从马车上将带来的东西全搬了出来。老看着眼前一个又一个的盒子,连连摆着手。“哎呀,他大哥,你过来就好了,怎么还带东西,这怎么好?” “你就收下吧,这是家里自己产的,味道好不错。”翌茹劝着老人。 “这是?”老人看着翌茹一个小姑娘,一副大家闺秀的气派,身后跟着的男子和小姑娘也不似平常的村夫,向族长询问道。 “这也是我们村的,郭大宝新认的干女儿,威儿,你大宝叔叔还记得吧?” “记得,小时候,大宝叔叔经常带着我和虎子哥上山呢!”郭威想到童年快乐的过往,眼中有了快乐的神色。 “这是你虎子哥的妹妹,以后也就是你妹妹了。”翌茹诧异的看着郭威,没想到他竟然和郭跃差不多年纪,但个头相差了不少。 少年看看翌茹,还是没有张口叫妹妹,翌茹的心放了下来,幸亏没叫,要不。让这个小孩子叫自己,自己都不知道该不该应。 “来,丫头快坐,我去给你们做饭。”张罗着要去做饭,族长拦住了她。“大妹子,我们坐一下就走,本来,我们这次是想接郭威回去的,但看现在郭威的情况,还是在家休养一段。他娘刚走,现在就让他离开你们。我觉得不落忍。这样吧,现在我们村的情况好些了,郭威如果想回去,我们就安排他住在大宝家。大宝家现在日子过得好了,盖了大瓦房,家里还有鱼塘和果园,家里也缺人手,孩子们回去呢,有吃有喝有住,郭家还能每月给点钱,我原本想你家困难,郭威他娘养个孩子不容易,想把娘俩接回去,没曾想,这事,唉。” “我们威儿不给别人家当长工。”老坚决的说道。 “大妹子,你想到哪去了,我的人品你也信不过了。我们村成立了个联合体,郭家牵头,说是要拿出盈利的钱来养这些孩子们,以后还要让孩子们识字念书。只是现在条件差些,村里没有盖上房子,才暂住到郭家。那是当长工呀。”族长见老歪曲了自己的想法,赶紧解释道。 “你看,这也是我们村的,叫郭兴,我们刚领回来的。”见老还是一副不相信的神情,族长拉过旁边的郭兴,给介绍说。 “如姐姐才不是找长工呢,我和爹爹也住在姐姐家,姐姐家的人待我们像亲人一样,我闲的时候也帮姐姐看瓜棚的,你的怎么能这样说姐姐呢?姐姐,咱们走吧?”程风一听的话,生气了,拉上翌茹就走。 老人被眼前的事情弄糊涂了,不知道怎么办好。急的搓着手,在原地转着圈。翌茹走过去,拉住老人的手,老人手上全是老茧,扎扎的很是温暖。“婆婆,你不用担心,我就是婶娘捡回家的,现在日子好了,我想做些善事,听说郭威的情况,我很替你的女儿自豪。我只是想尽自己的力量,您的女儿生活好过一些。我家有鱼塘和果园,还有瓜棚,这些都能赚些钱,我想着将他们找回去,让他们不再挨饿受冻。如果我的作法让您受到了伤害,对不起。”翌茹也没想到事情能够搞成这样,她原本的想法是将这些孩子找回去,一是不再让他们挨饿受冻,再一方面也能帮衬一下家里,等明年日子好了,找个先生教他们识字看账本,以后即便自己离开郭家,这些孩子还是能帮着自己照看两位叔叔婶婶。 她一直不知道自己是为什么来到这个世界,但是如果她真的要离开这个世界,她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安排好郭叔和郭婶。郭跃上山习武要五年时间,在这五年里,还不知道会发生多少未知的事件,她只能提前谋划。可能刚开始是存了一些自己的心思,但是看到郭兴和郭威,她是真心的想要帮助他们摆脱现在的处境。 “别说了,我跟你们走。”郭威在一旁听着,忽然出声说道。 “威儿,姥姥能养得起你,你走了,三个舅舅回来问姥姥,怎么办?”老还是舍不得自己的外孙。 “姥姥,我知道你们对我好,这一个多月来,舅舅们对我怎么样,我心里清楚,可是就是因为这样,我才不能再留在这里。”郭威说完停了一下。 “姥姥,你不知道,那天大舅舅和舅妈吵架,我都听到了。就因为我的药费,舅妈当了唯一的一件首饰,大舅舅晚上要去瓦厂做苦力,这些都是我害的。我以为我拒绝吃药你们就会放弃,没想到舅舅执意晚上要去做苦力多挣些钱,被舅妈数落了一顿,舅舅年纪不小了,白天帮人家盖房子,晚上还去帮人家做苦力,这身体哪能受得了。二舅三舅也在为我的病筹钱,他们太苦了,我走了以后,舅舅们的生活就能正常些,二舅三舅家就不会成天吵架。并不是二舅妈和三舅妈不好,实在是咱家太穷了。就因为我的病,二舅和三舅家的孩子一个多月连点油星都没沾过,你和姥爷更是天天编草席到很晚。我知道你们疼我,可是我……” “好孩子,姥姥舍不得你呀!”老人抱着郭威又哭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