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六十二章暧昧的五仁酥 - 穿越农家生活

第一卷 第六十二章暧昧的五仁酥

第六十二章的五仁酥 最后郭威的姥姥也没有留住郭威。郭威跟着族长一行上了马车,考虑到郭威的身体状况,大家让郭威躺到了马车里,给他盖上棉被。出来时翌茹怕马车颠簸,在车底下铺了三层棉被,现在有了用处。马车走了还远,还能看到郭威姥姥惦着小脚张望的身影。 翌茹放下车帘,转身时看到郭威满脸泪水,郭兴坐在他的旁边,抓着他的手。马车一晃一晃的向前走去,就仿佛两人未知的命运,一时间,车厢里的气氛变得凝重起来,连小小的郭嘉也正襟危坐,不再到处翻零食吃。 正午有些过了,郭威的姥姥想留众人在家吃饭,家里实在没有多少吃的,只能煮些糊糊。众人婉拒了老人的好意,翌茹从头上摘下一只银钗,褪下了手上的银镯,放在老人手里。银钗和银镯外面包了铜。这是翌茹自从上次被打劫以后让人打造的,足足有六七两重。老人推辞了半天,后来翌茹解释说以后会从郭威的薪水了面扣除。而且有时间翌茹想见见郭威的舅舅,把他们介绍到鲁家班去。老人千恩万谢,勉强收下了。 因为带着郭威,族长就不打算再去郭香香家,他们一行先去邺城,在济民堂找陈先生给郭威诊治。郭威没有什么大问题,只是郁结于心,营养,好好调养就能恢复,给郭威拿了些药。几个人打算去吃饭。 “风儿,小嘉儿,咱们去哪吃?”翌茹首先询问车内两个小的的意见,“我要去仙客来吃醉鸭。” 程风首先说,“我也是,我也是,”郭家附和地说。 “就去仙客来吧,老头子我也馋了。”族长在外面开心的说。 “你们就知道坑我。”翌茹撅着嘴,故意说道。其实今天肯定要去仙客来的,主要原因就是翌茹今天没带钱。早晨出来的匆忙,将钱袋忘在了房里,刚才给郭威姥姥镯子的时候翌茹就发现了,刚才在济民堂拿药还是欠的帐呢。还在开的药不多,没有多少钱,陈先生做主抹掉了,只说让翌茹等过段时间多给自己个水瓜吃。肯定是段志兴那个大嘴巴到处宣扬的。这回怎么也要宰他一顿。 来到客再来,伙计将他们让到了楼上,段志兴知道翌茹来了,赶紧过来打招呼。“段二掌柜,我们这伙人可是吃你来了。”翌茹打趣的说道。 “欢迎,欢迎,只要你能多给我几个水瓜,多吃几顿都行。”段志兴从郭家村回来就掰着手指头算西瓜成熟的日子。有一次和朋友们喝酒,就将这个事情说了出来。现在见了翌茹,心中有些心虚。 “还说水瓜呢,你怎么都告诉他们了,如果我的瓜收的不好,以后怎么给大家交代呀,老实交代,你都给谁说了?”翌茹逼问道。 “没几个,你都认识,就老陈、老郑、我哥、还有老杜。鲁家兄弟可不在,他俩不知道。”段志兴心虚的说。 “到时候西瓜不够就从你的份里扣。”翌茹恶狠狠地威胁。 “我当时不是喝高了吗,心里高兴就说出来了,都怪老郑,说我和你的关系没有他和你近。你和我就是钱牵着,我就将水瓜的事情说出去了。让他们都惊讶了好几天。”段志兴还记得当时大家吃瘪的样子,心中高兴极了。 “今天这顿我请,你们随便点。”段志兴心中高兴,大声的说道。 “真的耶,我要吃醉鸭。”程风先举手欢迎。 “我吃香芋卷、松鼠鱼。”郭嘉反应也很快。 “我老头子吃东坡肉、孜然烤羊排。”族长好几天不吃肉了,赶紧点肉吃。“不行,你只能吃一个肉菜。”翌茹阻止族长,要知道,族长这个年纪血压高,吃肉多了会对身体不好,来的时候郭继昌就嘱咐过自己。 “对哦,爷爷,爹爹让我监督你的,你只能点一个肉肉。”郭嘉也说道。 “哼,你们就欺负我老头子。”族长知道大家是为自己好,嘟囔了两句也就认命了。 翌茹又点了几个其他的素菜,然后让煮一锅有营养的粥来,郭兴和郭威的情况不适合吃太油腻的食物。段志兴见翌茹终于不生气了,赶紧下去催菜去了。 郭兴和郭威头一次来这么高档的酒楼,刚上来还有些不自在,坐在椅子上东张张、西望望。后来房间了轻松地气氛感染了他们,加上郭嘉和程风在一旁叽叽喳喳的说着话,两人才不再那么拘谨,和族长爷爷谈起村里的事情来。 程进一直是冷冷的模样,反正他的喜好翌茹都清楚,自始自终程进都没有说话。翌茹已经细心地替他点了两个爱吃的菜,就等着一会儿吃饭就好了。 菜上的很快,一会儿将包间内的桌子上摆了个慢慢当当。除了他们点的几个菜,还有仙客来的几个招牌菜,伙计说是掌柜特意吩咐的,众人也不和段志兴客气,开动嘴巴就吃起来。 族长坐在郭威的旁边,替郭威盛了一碗粥,“威儿,你的身体还虚,多喝些粥,吃些素菜,等身体好了再多吃肉。” 郭威应着,将粥碗端过来,小口小口的喝着,郭兴也没有参与到抢肉的行列,也是小口喝着粥。族长夹了一只鸭腿放到郭兴面前的盘子里,“来,兴儿,你可以吃点肉,少吃一些是没有问题的。” 程风正和族长抢着鸭腿,见族长将抢来的鸭腿给了郭兴,才不好意思的笑笑,转头和郭嘉去抢松鼠鱼吃。“别在意,他们平时就这样。习惯了就好了。”翌茹解释道。 郭兴和郭威也还是少年心性,不一会儿就被桌上的气氛感染了,开始自己夹菜吃。加上仙客来本身饭菜做得就好吃,一会儿就将碗中的粥喝的干干净净。 “好吃吧,你们没有吃过如姐姐做的东西,比这个还好吃呢?”程风拿布巾擦擦嘴巴,神气的说道。两个少年看看翌茹,低头又和桌上的菜做起斗争来。 吃过中饭,翌茹先在仙客来和霓裳居收了帐,没办法,没有银子寸步难行。又让程进和族长拿着银子拉着两个人去布衣坊挑两件衣服,带走郭兴的时候匆忙,没顾上带东西。郭威走的时候倒是带了个小包袱,但是总不能厚此薄彼,大家一起买好了。 翌茹则带着程风和郭嘉一起去买吃的,程风和郭嘉都喜欢唐记的甜点,郭婶和小眉也都喜欢,因此,每次翌茹来邺城都会在唐记买些甜点回去。唐记的老板娘姓钱,人称钱三娘,翌茹每次过来都买不少甜点,慢慢的就和钱三娘熟悉了。钱三娘是个死了丈夫的,自己支撑着一个店面也不容易,性格比较泼辣,接触久了才发现实际上钱三娘也是个小女人,只是生活所迫罢了。 钱三娘远远地看到三个人走了过来,从店里出来迎了上去,“哎呦,这回木头怎么没有跟来呀?”程进单独来邺城的时候,也经常会来唐记帮翌茹她们买甜点回去,钱三娘每次见他冷冰冰的样子,总会忍不住逗他。可程进每次都是冷脸相对。 “我爹才不是木头,你是花蝴蝶。”程风不甘心的反驳道。 “好啦,我惹小姑娘生气了,我多给你包块桂花糕,好不好?”在美食的下,程风屈服了,屁颠屁颠的跟在钱三娘的身后挑吃的去了。 看着这一幕,翌茹忽然眼前出现了一幕场景,钱三娘和程进,中间拉着程风,真是太有意思了,说不定真的可以呢。看来以后应该多让程进来唐记买东西。 等程风出来的时候,钱三娘又向她的手中塞了一个纸包,“这是我新做的五仁酥,不甜的,回去给你爹爹尝尝。” “你也会做五仁酥。”程风兴奋地问。“我娘做的五仁酥最好吃了。我爹爹每次都能吃完呢,自从娘死后,爹爹再不吃五仁酥了,谢谢你。”程风将五仁酥还给钱三娘,转头就走了。钱三娘在原地站了半晌,一跺脚,回铺子里去了。 翌茹看着钱三娘转身的寂寞身影,问身边的程风,“你讨厌她?” “才不是,只是我觉得她讨好我肯定有原因,再说自从娘亲死后,爹爹再不吃五仁酥了,这是真的,我没有骗她。” 看着倔强的程风,翌茹有些感慨,看来钱三娘面前的路还很长,钱三娘,继续努力吧。 回程的路上,两个少年靠着车壁休息着,翌茹则和程风和郭嘉收拾着今天买的东西,将东西分成几堆,然后用纸包包好,这是郭婶的,这是小眉的,这是邻居郭三娘的,这是郭嘉母亲的,几个人分的不亦乐乎。 回到了郭家村,先把族长送了回去,临别的时候,翌茹拉住族长说道;“爷爷,我回来的时候想了好久,我觉得咱们暂时不要去找郭香香了,我原来的打算是好的,但是今天郭威姥姥的话让我清醒了,是啊,我没有权利去改变别人,虽然我不后悔接回郭兴和郭威,但是郭香香不是在舅舅家过的不错吗,咱们还是不要打扰人家了。再说来我们家,在别人看来,多少也会有给我家做工的嫌疑,我看,郭香香就算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