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六十三章安置 - 穿越农家生活

第一卷 第六十三章安置

第六十三章安置 看着眼前少女忽然暗下去的眼神。族长心中也痛起来,也对,刚开始听到翌茹这个提议的时候族长也是激动地。但是事与愿违,这些孩子的亲人们会怎么看这件事情,自己真的没有深层面的想过。今天郭威姥姥的话也提醒了他,但是族长还是不死心,毕竟,这几个孩子都是郭家村的孩子,自己有责任和义务将他们接回来。 “要不,我明天去探探郭香香舅舅的口风。”族长试探地说。 “好吧。”作为郭家村这个大家庭的家长,翌茹很清楚族长的考虑。就像在现代看过的电影《一个都不能少》一样,估计能在有生之年将郭家村的孩子们找回来,也是族长的一件心事了。 见翌茹的心情不好,程风和郭嘉也没有了吵闹的兴趣,乖乖的道别后就跟着族长回家了。翌茹转身看到马车上的郭兴和郭威忐忑的眼神,心中一阵叹气,看来,自己心情不好影响到别人了。那两个孩子本来就比较敏感,自己刚才和族长说话的事情尽量的远离他们,还是被眼神和动作给出卖了。既然带回了他们两个,就应该负责到底。不能再让他们受到伤害了。 调整了一下心情,翌茹拍了拍自己的脸颊,放松了心情。转头对等待自己的程风说道:“小风儿,回家喽。”翌茹欢快的话语感染了程风,程风跳上马车,向着车内的两个少年欢快的说道:“走喽,回家去了。” 两个少年对望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到了温暖。对家这个名字,郭兴已经生疏了很久,久到他以为再不会有家,一辈子都要生活在婶婶的yin威下,直至有一天到天上的去找爹爹和娘。或许有爹娘的地方才是自己的家。 来到家里,在家里的郭大宝等四个人都已经吃过了饭,正在闲聊。因为今天翌茹去接人,郭大宝和郭婶已经好久不见郭兴、郭威和郭香香,对这几个孩子的记忆还停留在不到十岁的样子,张小山兄妹在旁边听着几个孩子的遭遇,小眉听到伤心地地方就会抹两滴眼泪,“婶婶,他们几个真可怜,等他们来了,我和哥哥一定好好待他们。”张小山也点点头,同意妹妹的说法。 由于翌茹觉得时间比较晚了,怕家里的人正在休息,进门的时候轻手轻脚的,几个人进门的时候正听到张小眉说的话,程风拉着翌茹的手顿了顿。转头对后面的两个少年说道:“看,我说的没错吧,咱们家里的人很好的,小眉姐姐可好了,做的东西很好吃的。” 郭兴和郭威在进门的时候就比较犹豫,他们在郭家村都生活过一段时间,那时候郭家村还没有这么大的宅子。郭家村的宅子就数族长家的大了,是个两进的院落,但是大宝叔家的房子好像比当初族长的房子还大,还漂亮。自己真的能住在这样漂亮的房子里吗。两个人被程进拉着走进门的时候听了张小眉的话语,心中莫名的安定下来。一路上程风已经将郭家的人员介绍了个清清楚楚,包括郭大宝、郭婶,郭跃、翌茹、自己、爹爹还有张小山兄妹,程风没有见过郭跃,但是郭婶经常会把郭跃挂在嘴上,慢慢的程风对郭跃也熟知起来。各人同郭家的关系也介绍了个清楚,包括张家兄妹的来历,自己和爹爹原来是来郭家干什么的,现在在郭家是什么地位等等。翌茹倒是没有看出,程风倒是有些八卦的潜质,但是正因为程风的刮燥。沉闷的路途才轻快不少。 郭婶在屋内听到了程风的声音,小眉拉开房门,就看到了院子里的几个人。两个少年刚看到这么多人有些拘谨。郭大宝和郭婶走过来,郭大宝一把抱住郭威,“你是威儿,都长这么大了。”郭威被郭大宝紧紧抱在怀里,闻着有些熟悉的味道,想起小时候也是在这个怀抱中,跟着郭大宝、郭跃一起上山,无数次在这个怀抱中熟睡,被抱下山来。小时候郭跃就比自己壮实,每次,他都贪恋这个怀抱,假装熟睡,在郭大宝身上贪恋着应该属于父亲的味道。小小的郭跃都坚强的走到后面,一步步的跟着父亲,那时,自己还曾经想过如果郭大宝是自己的父亲,该多好。 郭大宝放开怀中的郭威,郭威的个头已经超过了自己的肩头,在郭威的脸上和身上仔细端详着,“这小子,都长这么大了,当年你可是我的小尾巴呢,每次和郭跃上山,你都吵着要跟着,每次都得让我抱下山来。现在你小子长这么大了,我可抱不动你了。”说完还兴奋地在郭威的肩上敲了一下。 郭威扑通一声倒在地上,郭大宝眼疾手快一把捞起他。“叔父。郭威的身体不好,已经卧床好久了。肯定是刚才看到你们太激动了。”翌茹在一旁解释道。 “赶紧的,快,搀到屋里去。”张小山过来和郭大宝一起将郭威搀到屋里。屋子在郭跃的厢房一侧,屋里座椅板凳齐全,床上放着新的被褥和一套蓝色的帐子。今天天气很好,床上的被褥刚刚晾过,还有一股太阳的味道。 郭威早在众人扶自己的时候就醒了,不过有些不好意思,只好装晕。等躺在柔软的床上,觉得自己未免有些小题大作了,在郭大宝焦急的想去叫大夫的时候张开眼睛,醒了过来。 “伯伯,我没事的。”郭大宝正要和程进一起出门叫大夫,看到郭威醒了过来,赶紧来到郭威的床前。“怎么样,威儿,伯伯不知道你病了,所以使了些力气敲了你一下,真是,早知道你生病了,伯伯怎么也不能敲你呀!” 看着郭大宝歉疚的神情,郭威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了出来。“是不是肩膀痛。来,让伯伯看看?”郭大宝以为自己刚才把郭威伤到了,上前撩开郭威的袖子,想看看伤势。 “我没事的,其实我在刚进屋之前就醒了,可是觉得自己连伯伯的一下都接不住,自己觉得没脸,所以装晕来着。”郭威看着郭大宝这样关心自己,将自己的小心思说了出来。 “你呀,还和小时候一样,像个小姑娘的心思。” “伯伯。大娘,你们不生我的气吧?” “看你这孩子说的,我们怎么能生你的气呢,你走的那年,正好赶上郭跃姥姥过寿,我们去了我娘家,等回来,你母亲已经带你走了。”郭婶连忙上前扶起郭威,在郭威的身后放了一个靠垫,让郭威舒服的靠在床上。 郭大宝又像翌茹问了郭威的病情,听翌茹说只要好好调养,没有什么大问题才放下心来。转头才看到在门口立着的郭兴,“这是郭兴?”郭大宝疑惑的问道。 “嗯。”郭兴应了一声,刚进门看到郭大宝一家的时候,郭兴已经没有多少印象。毕竟自己走的时候才五岁,那时候东家一口,西家一口的,只记得村里的人对自己很好,但是相貌都没有什么印象。看着郭大宝抱着郭威的时候,郭兴的心中有些落寞,到后来看到一家人忙忙碌碌的围着郭威的时候,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局外人。所以才站在门口,考虑自己是不是应该迈进去。 由于郭大宝一家对郭威的印象比较深,而且郭威离开郭家村也就刚三年,面貌变化不大,所以刚才一行人在院子里一眼就认出了郭威,再加上郭威刚才一下子晕倒,自然就忽略了身形较小的郭兴。 这会儿看到郭兴的样子,郭婶心中一痛,起身将郭兴拉过来。“你是兴儿吧,原来婶婶还给你做过棉袄呢,你记不记得?”这么久的事情郭兴肯定是不记得了,但是看着郭婶慈祥的样子,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那时候他才不到三岁,一个三岁的孩子,你还指望着能记得。”郭大宝开玩笑的说着,打破了尴尬的局面。“走。兴儿,你的房间在隔壁,来,叔叔领你去看看。”说完安置一下郭威,拉着郭兴去了隔壁的房间。 当时郭家盖房的时候,厢房是按照统一的规格设计的,因此,郭兴的房间和郭威的是一致的,包括房间中的物品和床单被褥。坐在床上,郭兴的心中才安定下来。 “婶婶也不知道你们喜欢什么,就按照你虎子哥的爱好给你们准备的东西。”郭婶坐在窗前的木凳上,等郭兴打量了房间一圈后,说道。 “你住在婶婶家,以后缺什么就和婶婶说一声。就像在自己家一样。” “自己家”郭兴还从来不知道自己家会是什么样子,但是自从自己懂事以来,从来没有坐过这么柔软的床,从来没有听过这么温柔的话语。 “什么就像自己家,兴儿,这就是你的家。”郭大宝看着少年有些茫然,赶紧解释道。 对呀,以后这就是自己的家了,自己终于有家了。少年心中反复重复着这样的话语,脸上终于露出了个阳光般的微笑。 看到郭兴情绪的转变,郭大宝夫妻放下心来,“兴儿,你先躺下休息,等晚饭的时候婶婶叫你。”郭婶看郭兴有些疲惫,留下他休息,和郭大宝出了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