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六十四章郭香香(上) - 穿越农家生活

第一卷 第六十四章郭香香(上)

第六十四章郭香香(上) 到了晚饭的时间。郭家吃饭的圆桌上坐满了人,郭大宝和郭婶坐在上首,下面依次坐着程进、翌茹、程风、小山兄妹和郭威、郭兴。今天郭大宝的心情不错,打开了一坛酒和程进喝了起来。 晚餐是粥,考虑到郭兴和郭威的身体不是太强壮,粥是拿浓浓的鸡汤煮的,张小眉一端上桌鸡汤的味道就溢满了整个屋子。闻着鸡汤的香味,翌茹想到了自己刚来这个年代的时候也是这样的一碗鸡汤粥让自己放下了戒备。不过自己比面前的这两个少年幸运,当时郭家条件有限,只给自己做了鸡汤粥,连郭跃都没有吃上半口,自己至今还记得自己喝粥时郭跃的样子,咽着口水的少年。现在条件好了,想吃鸡汤什么时间都可以,再加上自己调整了烹饪的方法,鸡汤粥比起原来的清粥好吃了不少,但是自己还是觉得最初的清汤粥让自己怀念。 “多吃些。” 郭大宝和郭婶夹了好多菜放在郭兴和郭威的碗中,很快,两人的碗中饭菜堆成了小山。两人低头默默的吃着,只是木桌上多了几滩水迹。 “哼,婶婶好偏心。两个哥哥来了,婶婶都不喜欢我了,不给我夹菜了。”程风撅着小嘴,嗔怪的说道。 饭桌上的气氛被程风孩子般的话语打破了,郭婶笑着将一块去了刺的鱼夹到程风的面前,“好了,知道你爱吃鱼,快,吃吧。” “嗯,还是婶婶好。”程风将鱼放到嘴里,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给,吃个鸡腿。”郭大宝也夹了个鸡腿放在程风的碗里,“我就知道叔叔对我好。”程风做了个鬼脸给对面的两个少年,笑容在两少年的脸上绽放开来。 “快看,哥哥们终于笑了。我吃这么多终于没有白吃。”程风费劲心机的调节气氛,终于郭家饭桌上欢快的气氛回归了,小姑娘高兴起来,对着少年做了个鬼脸,在少年的脸上看到了少见的笑意,赶紧邀功到。 众人被程风的顽皮逗乐了,两个少年见大家的视线全对上自己,脸一红,低头扒拉起碗里的饭来。张小眉赶紧盛了两碗浓白的鱼汤,端到两个少年面前。“别噎着。”两个少年的脸更红了。 吃过饭后,众人都来到堂屋,在屋内唠着家常。郭大宝和郭婶下午听翌茹说了两人的情况,唠家常的时候避开了一些事情。主要聊些日常的生活和平时做的活计,主要是想通过闲聊拉近一些距离。翌茹知道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在这个年代多半年了,看到了好多和自己同龄的孩子,十一二岁正是无忧无虑上学的年纪,在这个年代十一二岁的孩子已经可以帮着家长操持家务,干农活了,郭威在家里帮着舅舅们干些种菜浇园的活计,而郭兴干的活就比较杂,但凡是粮店的活计他都能干,甚至还能替叔叔算账。 聊了一会儿,郭婶看到旁边的程风脑袋一点一点,正在打瞌睡,就示意众人小声点,程进将女儿抱走,郭婶看翌茹的脸上也有了倦意,就将人解散了,大家各自回屋歇息。 第二天,程风带着郭兴去了瓜棚,郭威也想去,被郭大宝制止了。强制他在家里休息半个月,并且命令小山看着他。郭威只好保证自己绝不会乱跑出去,张小山才放心的放下他去鱼塘去了。 郭婶到了翌茹的屋里,翌茹正在对着镜子发呆。“怎么,有心事?”郭婶走过来,拿一块粉红色的布在翌茹身上比了一下,看翌茹反应不大,关心的问道。 “婶娘,你当初收留我们娘俩的时候,想过以后吗?”翌茹正在纠结于昨天郭威姥姥的话,在脑中转不过弯来。见郭婶进来,终于将心中所想的问了出来。 “当时,当时婶娘没有想什么,就是觉得你们娘俩挺可怜的,无依无靠的。” “拿别人说你的时候,你是怎么想的呢?” “别人能说什么,就是说我有些傻呗,放着现成的媳妇不要,非要当赔钱的女儿养,其实,我和你叔一只盼着有个女儿,你来到咱们家,我和你叔都觉得这是上天赐给我们的女儿。怎么,是不是有人说闲话了。”郭婶才意识到翌茹的情绪不太对,关心的问道。 “不是,我刚开始就想着咱家挣了钱,能够帮帮乡亲们也好,但是我去接郭威的时候,郭威姥姥的一番话让我惊醒了。她说郭威不给大户人家当长工。我觉得咱们收留他们,在别人眼里是不是也是在收买人心,当成廉价的劳力使用呢?我现在也不知道该怎样了。” 郭婶沉吟了半晌,将翌茹的头抱进自己的怀里,“好孩子,婶婶知道你是好心,别人的话你不用在意的。想当初,婶婶认你当姑娘的时候还多人也说婶婶是收买人心呢,现在婶婶不后悔,即使是收买人心怎样,只要问心无愧,就不怕别人说。” “对呀,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反正这个选择是郭威和郭兴自己选择的,如果以后他们变卦,就由他们去吧。”翌茹想通了这一点,心情好了起来。 “对了,昨天事情太多,我也忘了问,郭香香怎么没有来?”郭婶这会儿忽然想起原来两人说过的郭香香这次并没有跟着过来,赶紧问道。 “呵呵,昨天我们接到郭威。郭威的情况不是太好,我们就没有去郭香香家,况且,昨天我还转不过弯来,不知道自己这次做的对不对,就不想去了。怕自己打扰人家的生活。” “也是的,不去就不去了吧,郭香香也到了该及笄的年纪,说不准都已经有了意中人,三个孩子中据说就她的情况比较好,舅舅家也比较富足。估计现在过得很不错,咱们就不管了。” “族长爷爷说想去打探一下郭香香的意思,毕竟她也是咱们村里的姑娘,象征性的过问一下,以显示公平。”翌茹想起昨天族长和自己说过的话,对郭婶说道。 “族长就是希望咱们村团团圆圆的,没有人流离失所,没有孩子流落在外,也是好心,反正只是问问,估计郭香香也不愿离开亲人。”郭婶安慰的说道。 三个孩子中郭兴是心甘情愿离开那个折磨自己的叔叔家,而郭威估计是想减轻亲人的负担才会离家,郭香香这厢就看族长的意思吧,估计郭香香应该不会选择离开亲人和陌生人相处。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郭兴在第二日就由郭大宝领着去拜祭过父母,在父母的坟前磕了头,言明自己已经回来了,以后会振兴门庭,让父母安心。郭威身体原本是因为心情抑郁、营养,经过郭家汤水的滋润,身体变得好了起来,不到半月的时间,不顾郭大宝的阻拦,就和张小山一起来到了鱼塘,放放鸭、喂喂鱼,日子过得安心快乐。 郭家的瓜棚里西瓜已经长成了饭碗的大小,据郭大爷估计再有半个月就能成熟了。一家人就期盼着西瓜能赶快成熟。翌茹和郭婶约好,等西瓜成熟了,就带上西瓜去白云上上看看郭跃,毕竟郭跃走了快半年了。郭大宝也想去看郭跃,但是家中总要留人,只好先让郭婶和翌茹过去。 这天,翌茹正在厨房考虑怎样将肉食能保存的时间长些。在现代她就见姥姥曾经把过年的肉放一年,但是那时的肉做的好闲,吃的时候都是炖菜或做汤,要不然肉太咸不好吃。后来吃到了各种肉干,将肉风干也能保存一段时间。不过原来都是天冷时风干。现在快到六月了,这种天气风干效果好不好翌茹还不知道,只能拿一些肉做一下试验。 族长的大嗓门在院子里响了起来,翌茹赶紧迎了出来。今天,郭婶和小眉都去了瓜棚给大家送汤去了,程进和程风去了树林练功,家里只剩下自己。 “族长爷爷,你怎么过来了。”翌茹在盆中洗了手,双手在身上的围裙上擦了一下,边说边走出房门,“族长,这是……”翌茹一条腿已经迈出了房门,看到族长身后清丽的少女,身形顿了一下,又快步迎了上来。 “我叫郭香香。”少女一点也不腼腆,从族长身后向旁边垮了一步,向翌茹介绍自己道。 “哦,原来是香香姐姐。”翌茹被眼前少女直爽开朗的性子感染,和少女打着招呼。 族长眯起眼睛,看着面前的两个少女。郭香香今天找来的时候,族长也有些惊异,前段时间,族长曾经去过郭香香的舅舅家,看到郭香香的日子过得不错,就没有开口。和郭香香的舅舅寒暄了一阵儿,放下了翌茹准备的礼物就回来了。没想到今天郭香香过来找自己,想去郭家,自己到现在还琢磨不透郭香香的做法。 在屋里落了座,郭香香看着族长还在眯着眼睛看自己,大方的说道:“族长爷爷,你一定好奇我为什么选择离开舅舅,来郭家,对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