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六十五章郭香香(中) - 穿越农家生活

第一卷 第六十五章郭香香(中)

第六十五章郭香香(中) 族长见郭香香如此直接。也就不再转弯抹角,爽快的说道:“是呀,我前段时间去的时候,你的舅舅还说你过得不错,我就没好意思说将你接回来的事情。你这丫头今天一来弄得我很是措手不及,你又直接要求见如丫头,我很是怀疑你的动机。如丫头走到今天不容易,也有有心之人想打她的主意,不过我可以告诉你,如果你打的是不好的主意,首先我就不会答应。” 翌茹见族长如此维护自己,很是感动。同时,郭香香也很令人费解。但是从翌茹的直觉来看,郭香香应该没有什么歹意,毕竟一个人的眼睛是最诚实的,翌茹从郭香香的眼睛中看到的是善意,而不是狡诈、虚伪。 “郭姐姐,你有什么难处可以和我说说,我如果能帮肯定会帮助你。”翌茹决定先坦诚的对待郭香香,看看郭香香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我知道自己贸然过来会使你们乱想,但是我今天过来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并不是一时冲动。”郭香香停顿了一下,仿佛在考虑如何措辞。 “族长爷爷可能知道,我在郭家村的时候,父母曾经过我订过一门亲。” “你是说小时候订的城东崔大秀才家的公子?”族长想了一下,确实郭香香的父母在世时曾经给郭香香订过一门娃娃亲,崔秀才家娘子和郭香香的母亲是手帕交,曾经约好有了孩子,双方对男孩结成兄弟,女孩结成姐妹,一男一女就结成夫妻。族长还曾经见过双方交换信物。 “对,就是崔伯伯家的崔志浩。”说起娃娃亲的对象,郭香香的脸上现出一抹绯红。 “这和你离开舅舅家有什么关系?”族长听的云里雾里,不知道两者有什么关系。 “我爹娘死后,我在舅舅家曾经见过一次崔伯伯,那是我刚到舅舅家,志浩的爹娘一起到了舅舅家来看我。我和志浩哥哥小时候一起玩,以往爹娘去邺城做生意也经常宿在志浩家,因此我们两个比较熟悉。”说起甜蜜的往事,郭香香带着一抹微笑。 “是呀,你也要及笄了,该考虑和志浩的婚事了,可是你舅舅不给你置办,正好你回来爷爷给你置办,保准让你风风光光的出嫁。”族长以为是郭香香的舅舅阻挠她的婚事,急忙安慰道。 “舅舅和舅母一直对我很好,这也是我坚持要回来的原因。” 听了半天,族长和翌茹还是不太清楚郭香香的意思。疑惑的望着她。 “看我,又离题了。我接着说。志浩他们在七年前见过舅舅以后,很长时间都没有音讯,直到前几天,志浩的继母找到舅舅家,要求退婚。” “继母、退婚?”由于郭香香的话跳跃性太强,族长和翌茹更疑惑了。 “这事情也是舅舅后来打听出来的,志浩的母亲在五年前因为产后出血,过世了。”想起那个温柔的,郭香香的眼眶有些红。 “郭伯母过世后,崔伯伯又续了弦。郭伯母在世的时候很会经营,崔伯伯只是专心读书,不用操心家中的事情,郭伯母过世后,崔伯伯不善经营,家中开始困顿。这时候,同村油坊的的崔大来给自家的女儿提亲,并且将油坊作为嫁妆送给崔伯伯。崔伯伯见崔家的女儿长得也比较端庄,就应下了亲事。” 翌茹为郭香香续了一杯茶,郭香香接过,对翌茹感激的笑了一笑。 “两人结婚后。崔家对崔伯伯也很是看重,盼望着崔伯伯能中举光耀门楣,没想到崔伯伯几次都名落孙山,前年,崔伯伯无心科举,言明再也不参加考试。那崔自从嫁到崔家,每年在崔伯伯身上花了不少的银钱,见崔伯伯中举无望,开始将怨气全撒在崔伯伯和志浩身上。” “志浩也一直在读书吧?”族长忆起小时候见过的小人,从小就一副书卷气,经年不见,气质应该不会有太大变化。 “志浩自从母亲过世后就在山上读书,再也没有下山来,去年因为要参加科考,下山来就遇到继母抱怨父亲。由于言语不能容忍,志浩就同继母闹翻了。等志浩考完试回来,继母对他的态度来了个大转弯,成天的嘘寒问暖,很是周到。” “估计是想靠志浩光宗耀祖。”翌茹小声的嘟囔道。 “妹妹说的对,那崔听别人说志浩成绩出色,就想着以后志浩考中举人或状元能够升官发财,有利可图。就转变了对志浩和崔伯伯的态度。” “真是个小人。”族长啐了一口。 “果然,志浩没有令她们失望,中了头名。志浩出名之后提亲的络绎不绝,崔伯伯一直信守着对我爹娘的承诺,坚持要志浩等我及笄,迎我进门。志浩哥也是这个意思。” “那不同意吧?所以才有了退亲这一说。”族长猜到了事情的原委。 “那看上了邺城张大户家的女儿,张大户是那的姐夫,她想让自己的外甥女嫁给志浩。” “她想退亲。没门,咱们坚决不退。”族长愤愤的说。 “那天那来舅舅家也不是要退亲,但是提的要求比较苛刻,我一年后及笄。那提出等我过门时要准备店铺一间,白银千两,花梨木家具一套,金银首饰头面各三套,其余的嫁妆列了单子,言明只有准备了这些,才能配上志浩的声明,否则,崔家会退亲。” “无礼之极。”族长怒斥道。 “我舅舅家本来就是小康之家,我在舅舅家这些时日,舅舅和舅母对我如亲生,霞妹妹都是穿我的旧衣服。听到这些,舅舅他们很为难,就算倾家荡产也凑不齐这些嫁妆。再说霞妹妹只比我小两岁,三年之后,她也会出嫁,舅舅和舅母也想给她准备一副嫁妆,风风光光的送走她。” “崔家要求有些过分。”翌茹虽然刚来到这个世界多半年,也知道这幅嫁妆确实有些过分,一个小康之家肯定是拿不出这些东西的。 “等那走后。舅舅和舅母就偷偷地商量变卖了舅母的陪嫁,攒些银钱,去国都和别人做些生意,看看能不能在一年之内挣个翻倍回来。” 郭香香喝了一口水,平复了一下心情,刚才有些激动,声音大了好多。“舅舅说的生意我原来听说过,风险极高,一不小心就会惹上官司。我不想让舅舅为我冒险,我想了几日,后来想到爷爷曾经来舅舅家时欲言又止。一定是有什么事情。打听了几日,终于被我打听到郭兴和郭威被接回了咱们村,那天爷爷是不是也是来接我的?” “对,我看你生活无忧,不忍心说出口。”族长说道。 “我知道妹妹是个能人,我想来想去只有来投奔妹妹,我不能再让舅舅和舅母为心,他们抚养我多年,殚心竭虑。如果再因为我生活过的朝夕不保,我就太不孝了。我不想退婚,也不想答应崔家的要求,我要学妹妹自己努力,赚出自己的身家来,如果志浩哥哥能够等我,那是最好,如果他娶了别人,我就孤独终身好了。” 翌茹只在书中见过这样刚烈的女子,被郭香香的话惊了许久,半天才缓过神来。“姐姐不必如此,如果崔大哥真的另娶他人,说明他的意志不够坚定,配不上姐姐,咱们不理他就好了,干吗要孤独终身。要找一个比他好一百倍的男子,嫁给他,过幸福的生活,气死他们。” 族长和郭香香被翌茹的话逗乐了,都笑了起来。族长是哈哈大笑,郭香香则是抿着嘴唇,笑意在脸上弥漫开来。 郭香香来此之前也是经过慎重考虑的,她想过好几种翌茹的反应,没想到这个小姑娘说话这么直接,刚开始有些忐忑的心安定下来。也庆幸自己的选择是对的。 “那么姐姐,你觉得你擅长什么呢?”翌茹知道了郭香香的目的,总是要帮她一把的,但是总归要先知道郭香香擅长什么,才决定能向那个方面发展。 “我。”郭香香犹豫了一下,想了一会儿。“我爹娘在世的时候经常贩一些南方的绣活来北方买,我跟着跑了好多地方,见过南方的苏绣,川南的蜀绣,还有湘绣。曾经母亲对这些绣活很是在行,也研究过这些针法。在舅舅家的日子里,我经常做些绣活在邺城的店铺里代买,也能贴补一下家用。” 翌茹感叹了一声,郭香香看来还是有些做生意的头脑的。但是作绣活能赚多少钱呢,短期内肯定是不能赚大钱的,维持家用还是可以的。 郭香香见翌茹沉默,以为翌茹不会收留自己,赶紧解释道:“妹妹,真的,我做的绣活很好的,邺城好多小姐夫人都抢我做的绣活的,而且,我每天能绣十张帕子,能赚三钱银子呢!” 翌茹安慰的朝郭香香笑笑,“郭姐姐,我是在考虑如何让你在一年内赚足你的嫁妆,你不要打断我好不好。” (第一次收到粉红票,好激动,加更一章以示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