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六十六章郭香香(下) - 穿越农家生活

第一卷 第六十六章郭香香(下)

第六十六章郭香香(下) 郭香香虽然打探到翌茹很是能干。但是一年之内能够赚到崔娘子提出的嫁妆,郭香香是从来没有想到过的,看着翌茹沉默的小脸,郭香香识相的紧闭上了嘴巴。 要想在一年内快速敛财只能靠出奇招,好多想法在翌茹脑海中一一闪过,又被翌茹一一否定。做衣、做靠垫、做公仔。这些想法被一一否定,这些想法虽然一时可以引起轰动,但是翌茹在这个方面可发展性不强,估计风靡过一段时间,自己就会江郎才尽,不会再有新的东西出来。这样郭香香只能短时间赚上些钱,低迷后落差比较大,没有多大的可行性。算了,这些事情以后再考虑吧,毕竟,这些东西都要做一下市场调查才能确定的。 “郭姐姐,要不你先住下,生意的事情以后再说,好不好。”翌茹提议道。 “我今天只给舅舅舅母留下封信就走了,他们找不到我该着急了,要不这样。我先回去,明天我搬过来,咱么再商量以后的事情。”见翌茹答应收留自己,郭香香很高心,但是想到自己今早留下的模棱两可的信,心中很担忧,估计舅舅和舅妈该着急了。 “你来的事情没有告诉你舅舅?”族长一听就着急了。 “我早晨留了一封信,言明我想出来看看有没有赚钱的机会,等下午就会回去的。”郭香香有些涩然的说道。 “你这个孩子,你这样留下信,你舅舅该急死了。”族长听到郭香香的描述,着急起来。“如丫头,赶紧看看程进回没回来,把香香送回去。” 翌茹也知道事情紧急,赶紧向外走,在门口遇到了练功归来的程进父女。“程叔叔,你帮我套上车,咱们出去一趟。”说完就又向屋内跑去。 等郭香香出来的时候,程进正在门口套车,翌茹感激的对程进笑了笑。刚才自己光顾着急了,都没有和程进说清楚。好在程进是个行动派的人,说做就做,一会儿就套好了车。 “姐姐,姐姐,你去哪呀?”程风看到翌茹跟一个陌生的姐姐上了车,都没有招呼自己,在马车后跑了两步。顺着车后角跳上车来。 “送这个姐姐回家去。”翌茹应了声,几个人顺着村里的道路向村口走去。 刚到村口,就见一个中年男子和一个风尘仆仆的在村口打听去族长家的路,郭香香一眼看到了两个人,在车上大声的喊道:“舅舅、舅妈。” 原来这两个人是郭香香的舅舅王义和妻子王张氏,昨天晚上两人因为郭香香嫁妆的事情商议了很久,睡的晚了些。今天早晨起床后见早饭准备好,等吃饭的时候还不见郭香香,后来女儿王彩霞从郭香香的房内找出了郭香香留下的纸条。两人看到纸条更是着急,经过打听,才知道郭香香向着郭家村的方向来了。两人匆忙雇了车,赶紧追了过来。 见到外甥女无恙,王义的一颗心终于放到了肚子里。“你这个孩子,嫁妆的事情我和你舅舅替你操办,哪有一个大姑娘自己要出来挣钱的。”王张氏着急的说道。 郭香香看到舅舅舅妈满脸风尘的样子就知道舅舅和舅妈有多么赶,舅妈是一个对外表注重的,每次见到都是衣冠整齐,这次为了找她,舅妈鬓鬟钗乱,脸上更是被一道道的汗水流过,加上沾染的尘土。脸上都花了。 郭香香心疼的拿出自己的帕子,将舅妈脸上的汗水一一擦去,王张氏看着手帕上的污渍,不好意思的看了丈夫一眼。看到丈夫正在用一种心疼的目光看着自己,耳根都有些红了,低下头去。 王义一路上都在着急赶路,他先是和王张氏分头在邻居中间询问,看有没有见过外甥女,后来听过外甥女雇车去郭家村了,就急忙领着媳妇赶了过来。在路上只顾催着车夫快些赶路,压根就没顾上看媳妇。来到郭家村,更是着急找族长家的位置,等见到了郭香香才放下心来。光顾上看外甥女有没有事了,没想到媳妇的脸成了大花猫。也难怪,自己拉着媳妇的手简直是一路狂奔,自己一个大男人还气喘吁吁的,更甭提一个了。他心疼的看着媳妇,想着以后要对媳妇更好一些,看能对得起媳妇对他的情意。 翌茹在一旁看到王义夫妇的互动,很羡慕两个人之间的感情。“香香,咱们回去吗,彩霞一个人在家里,我和你舅舅也不放心。”王张氏见郭香香无事,提议让郭香香先回家,毕竟,现在周围这么多的外人,回家后再具体商量自家的事情。 郭香香本来就是想回家禀明舅舅舅妈自己的事情,见舅舅舅妈正好过来,就将翌茹介绍给了舅舅和舅妈。翌茹提议几个人先回自家。然后歇息一会儿再赶路。王义赶了一路也有些累了,看看自己的媳妇,就应了下来。 几个人回到郭家的时候,郭大宝和郭婶都回来了。看到来了客人,就让小山和郭威去塘里抓了两条鱼,然后在山上抓了两只鸡,热情的留王义夫妇吃饭。王义夫妇想要拒绝,后来族长以有事情商量为借口,将两人留了下来。郭香香感激的朝着族长施了一礼,被族长扶了起来,拉到堂屋去陪舅舅舅妈了。 郭大宝在堂屋里招呼着客人,郭婶领着一干孩子们就忙开了,让张小山去买些肉来,剩下的几个人杀鱼的杀鱼,宰鸡的宰鸡,有的烧火,有的切菜,忙的不亦乐乎。不到一个时辰,几道菜就上了桌。族长留下陪着王义夫妇吃饭,郭家的厨房比较大,正好郭大宝、族长、王义和张小山、郭威、郭兴一桌,剩下的女眷在旁边开了一桌。今天的午饭比较丰盛,红烧鱼、小鸡炖蘑菇、蒜蓉菠菜、乱炖、炒三丝、糖醋里脊、红烧排骨、鱼头豆腐汤。满满的摆了一桌子。王义夫妇持家比较节俭,只有在年节里才能准备这样丰盛的食物,对郭家这样盛情的款待感觉有些不好意思,毕竟自家的外甥女唐突的过来就给人添了麻烦,两个夫妇匆忙过来连礼物都没有准备,害人家忙活了半天。王张氏拉着郭婶的手,感激了半天。 郭婶本以为王张氏这样的可能不好打交道,毕竟王张氏看起来像个大家闺秀的样子,没想到两个人坐下来拉起家常,王张氏还是个健谈的人。一顿饭吃完,两个人已经成了好朋友。 吃过饭后。族长将两家人叫到一起,开始商量郭香香的事情。王义和王张氏都不同意郭香香住过来,坚持郭香香的嫁妆自己会想办法,不能再麻烦郭大宝一家。郭香香也不再坚持非要来郭家,只是说喜欢翌茹,想来郭家住一段时间,等过些日子就回去。王义夫妇见郭香香异常坚持,夫妻两个知道郭香香的脾气,只好答应。两个人回家准备郭香香的东西,等明天送过来。 郭大宝一家对郭香香住进来倒是没有什么异议,族长走的时候拉着大宝的手,代替全郭家村的乡亲们谢谢大宝,还给大宝鞠了一个躬。郭大宝安慰了族长半天,族长才满眼泪光的的佝偻着身躯走了。 等吃过了晚饭,家人按照习惯在堂屋里说了一会儿话,郭婶见郭香香有些累,就提前结束了话家常,提议让大家好好休息。几个半大小子跟着程进走了,这段时间,张小山、郭威和郭兴几个人见识了程进的厉害,纷纷想拜程进为师父,想跟他学些功夫。程进倒也不藏私,只是严格要求他们,如果有人坚持不住可以退出。每天早晨和晚上,几个半大小子跟着程进去练功,白天去干活。半个多月下来,几个人精神没有,反而精神了很多,由于郭家的饭食比较好,几个人都有长高的迹象。 翌茹躺在床上,想着这段时间自己做过的这些事情,今天看到家里又增加了一个人,现在家里简直成了一个孤儿院,家里一下子多出来五个孩子,不知道郭婶如何想。 正想着,就听到有人轻手轻脚的走了进来,听脚步声就是郭婶。郭婶每天都不放心这些孩子。坚持睡前要看看孩子们有没有踢被,这已经成了习惯,不过今天估计要增加一个人了。 郭婶走进来,就看到黑暗中一双亮晶晶的眼睛。“哎呦,吓了我一大跳,如儿,你怎么还不睡呢?” 翌茹睡不着,索性就向床内靠了靠,郭婶看她欲言又止的样子,像是有心事,就熟练地上了床,拉过被子,两个人靠在床边说起了悄悄话。 “婶娘,你觉不觉的咱家现在像个孤儿院?” “孤儿院是个什么东西?” “就是,你看呐,我、小山兄妹、郭威、郭兴还有郭香香我们都没有了父母,都聚在咱们家,你和叔父会不会觉得……” “傻孩子,不要乱想,婶婶今天晚上就见你有心事的样子,想着你能有一天将你的心事告诉婶婶。说句心里话,小山那几个孩子,婶婶也喜欢,但是对你,婶婶是不同的,我一直就拿你当自家的孩子看,你以后有事情不要憋在心里,告诉婶婶,婶婶和你一起扛着。” “婶娘,谢谢你。当初,我是想着咱家人少,多放几个人在家里,家里以后能多个照顾,找回他们三个,其实我也是有私心的,我想等郭威和郭兴长大了,能够像对待父母一样对待你和叔父,这样你也能分些心,不至于每天都想虎子哥。” “好孩子。”郭婶将翌茹搂在怀里,轻轻地拍着翌茹的后背,慢慢的,翌茹在轻拍声中进入了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