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七十章相见 - 穿越农家生活

第一卷 第七十章相见

第七十章相见 由于张副将已经提前对旅程做好了安排。除了第一天中午由于出发晚些耽误了行程,其余时间均在驿馆内进行休息,翌如带着的东西没有派上太大的用场。由于翌如惦记着家中还有事情,而且郭婶想着着急见儿子。这一路上翌如刚开始简单的看了看风景,后来时间都用在了赶路上。本来要用半个月的路程缩短到了十三天,好在两辆马车的马匹都是好马,一路上草料喂的好,并未见疲态。 等到第十三天下午的时候,张副将指着前面高耸的山峰给郭婶介绍到:“夫人,前面就是白云山了,我只能送到这里,前面的山门处有人接你们。” “谢谢你一路上对我们的照顾,你看,每次送信我们说要给你邮资,你都坚决不收,这次又陪我们走了这么远的路程,如儿,多亏张小哥对咱们的照顾,你看,咱们也没有什么好东西,要不。分个西瓜给小哥,怎么样?”郭婶跟翌如商量到。 在一路上,每次住驿站,翌如都能看出驿站的兵士对张大哥很是尊重,张副将解释说是因为经常走这条道路,所以和驿站的兵士混熟了。可是程进曾经提醒过翌如,说张副将是个练家子。确实,张副将虽然看着像是个憨厚的汉子,但是眼神偶尔露出的凌厉还是被细心的翌如发现了。这样的人才被用来送信,看来郭跃真的找了个好师傅,估计张家大哥是受人指派才来照顾他们的。不管背后的人是谁,张家大哥还是要好好谢谢的。 翌如从马车上抱过两个西瓜,放在张副将手中,“张大哥,承蒙你一路照顾,我们家也没有什么好东西,这两个西瓜你先拿着,等明年这个时候,我能送你一车的西瓜。” “那我就不客气了。”张副将也不推辞,收下了两个西瓜,从马车后牵了一匹马,牵在手中,向众人告辞后,打马回程去了。 望着张副将的背影,郭婶喃喃的说道,“真是个好人。” 几个人继续往前走,看到前面山门处旁边立了一块大石。上面写着三个大字“白云山。”几个人正要进山,山路上跑过来了一个少年,少年身形很快,不一会儿就跑到众人面前。 “虎子。”郭婶看到几个月未见的儿子,上前就将儿子抱在了怀里,“娘。”“来,让娘看看,恩,长高了,瘦了。”郭婶将儿子拉到身前,仔细端详到。 “娘。”郭跃看到翌如和两个自己不认识的人站在旁面,笑眯眯的看着自己,脸上一红,打断了母亲的话。 “你是郭跃哥哥吧,我是程风,婶婶她们都叫我小风或者风儿。”程风见到了郭跃,上前就开始介绍自己。“这是我爹爹。”将程进拉到自己前面,热心的介绍到。 “程叔叔好。”郭跃在信中听翌如说过程进的事情,上前施礼道。程进拉住了正要施礼的郭跃,上下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少年。少年穿着一件皂色的短衫,下面是同色的裤子。头顶用一根木簪将头发挽起,脸色因为经常在太阳下活动的缘故,晒成了健康的铜色。程进打量完少年,赞赏的点了点头,是个好苗子,如果自己早些发现他,估计也要将少年收到门下的,结果让别人抢了先。 “爹,你干嘛这样盯着人家郭跃哥哥?”程风发现爹爹盯着郭跃,一会赞叹,一会惋惜,不知道爹爹心中在想些什么,纳闷的问道。 “唉,爹爹如果早些来邺城,也许郭跃就成了你的师兄了。” “真的,爹爹,你不是发誓永不收徒吗?”程风见爹爹一反常态想要收徒了,更加对郭跃高看起来。 “那要看收什么人了,像郭跃这样的资质,如果早些修习,成就现在就已经很到了,不过现在也不是太晚,就是要受些苦罢了。” 听到程进这样说,再看看瘦下去的儿子,郭婶眼泪差点流出来。“虎子,你受苦了。” “娘,我没事,师傅对我好着呢!”郭跃一边安慰着母亲,一边领着几个人向山里走去。 “虎子。你咋知道我们来了呢?”郭婶问道。 “师傅早就接到了消息,这几天这个时间,我练完武以后天天在这里等上一会儿,正好今天就等到你们了。不是说要过两天才能过来吗?这么赶。”郭跃想着邺城到这里路程差不多要走半个月,几个人用了十三天就来到了,肯定是赶路了。 “家里一大摊子事呢,将你爹爹放在家里,娘不放心,而且,娘想着能早些见到你。跟你多呆上两天。”郭婶拉着儿子的手,笑着说道。 “累吗?” “不累,刚开始两天不太适应,后来慢慢适应了,咱家的马车坐着舒服,而且路上用两匹马拉,换着马用,一点也不累。娘光在路上睡觉了。” 几个人有说有笑的来到山上的木屋前,山上就只有三座木屋,其中一座一看就是新建的,比较新,但是看着比较粗糙。郭跃拉着郭婶来到了这座新的木屋前。“娘,如妹妹,你们进来吧。这就是我的屋子了。” 翌如一行走进屋子,屋内的陈设比较简单,只有一张床,一个桌子,门口处放着一个洗脸的盆架。翌如看床铺上的被褥叠的整整齐齐,床下倒是没有脏衣服之类的,看来,郭跃将自己照顾的好不错。 “杨老前辈呢?”几个人坐下后,等了半天也没有看到老顽童的影子,翌如疑惑的问道。 “师傅上山去了,说要打些野味回来放着。等你们来了以后好好的祭祭五脏庙。”郭跃笑着说道。 门外传来老人说话的声音,“郭跃,是不是小丫头来了,我都看到马车了,看师傅打了好多野味,今天咱们有口福喽。” 几个人出门一看,老顽童正站在屋子前面,手中拎着一堆野物,左手是三只野鸡,右手抓着一只野羊,身后的地上还躺着一只野猪。 “这么多,杨前辈每天都打这么多吗,如果我们不来,这些不就都坏了吗?”翌如看到眼前的阵势,在郭跃耳边轻声说到。 郭跃只觉得耳边痒痒的,心神悸动了一下,立刻运气,提神聚气,将陌生的情愫压了下来。“他呀,从昨天开始就打了这么多,见你们没有来,就扔到了山谷里喂了老虎。” “这里还有老虎,在那里?”程风听到有老虎,一点也不害怕,反而特别的兴奋,上前就拉住郭跃,兴奋的问道。 “西面的山谷了,不过平时不要靠近,它们还是比较凶狠的。”翌如信中提过这个小姑娘,郭跃也大致知道了小姑娘的性情,怕程风自己去看老虎,赶紧提醒道。 “那咱们偷偷去看,好不好?” “明天吧,今天有些晚了。” “好嘞,虎子哥你真好,和如姐姐一样好。”程风知道郭跃小名叫虎子,自觉的和翌如一样叫起了虎子哥。 程风一句无心的话又激起了少年心中的涟漪。少年脸上一红,转头偷偷的去看旁边的少女,见少女正扶着郭婶专注的看着前面的师傅,急忙将头低了下去。好在这段时间脸色晒成了铜色,红色并不被人轻易发现。 翌如并没有发现郭跃的异样,看着面前放着的一堆猎物,翌如心中都有些想哭,为什么干活的总是我呢! 郭婶上前和天机老人打了招呼,天机老人一挥手,“做好了叫我。”就转身去了自己的木屋。 翌如没有办法,谁让自己在人家的一亩三分地里呢,再说,郭跃能够拜杨前辈为师,也是郭跃的福气。作为郭跃的家人,做些吃食也是应该的,毕竟,古代师傅是和父亲同等对待的。唉,干活去吧。 这次翌如将火锅、烧烤架全带了过来,打算将这些留给师徒两个以后改善生活。今天天不早了,晚上就吃烧烤吧。郭跃和程进已经将野物拿走处理,翌如、郭婶和程风开始整理带来的东西。牛肉是腌在一个大坛子里的,这一路上越往北走天气越冷,这些食物保存的不错,拿出来清洗了上面的盐粒,将牛肉放在砂锅内炖上。拿出烧烤需要的调料,整理好后郭跃和程进已经拿着处理好的野物回来了。将野羊、野猪和野鸡肉质较鲜美的部位切成小块,然后那酱料腌起来,等一会儿就可以烤了。 山上是有面的,趁着郭婶擀面的空闲,翌如拿了几个青菜做了两个凉菜,就等一会儿吃饭的时候烧烤了。天机老人这时候从木屋里走了出来,“真香呐,丫头,做什么好吃的?” “一会儿您就知道了,不过要自己动手呢!” “还让我老头子自己动手,哼丫头欺负我!”天机老人装作委屈的说道。 “呵呵,我保证,一会儿您肯定抢着自己动手。”翌如笑着说。 天机老人不再辩解,坐在旁边的一张安乐椅上悠闲地等着吃饭。那张安乐椅还是天机老人在郭家的时候看上的,四个月前被送到了山上,每次郭跃去做饭的时候,天机老人就坐在安乐椅上等着。 “来喽”翌如支好烧烤架,将腌好的肉拿过来,郭跃跟在一旁,看着翌如做这些事情,有些摸不透,这就可以吃饭了。 “虎子哥,这是如姐姐新发明的,可好吃了,一会儿我教你。”程风见郭跃一脸迷惑但又不好意思问出口的样子,主动的介绍到。 (今天是2011年新的一天,祝大家新年快乐,某梦在父母处待了一整天,晚上才回来,坐在电脑前码字就已经十一点了,某梦码字比较慢,所以更新比较晚一些,不过还是坚持更新了,谢谢亲们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