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七十一章山上生活(一) - 穿越农家生活

第一卷 第七十一章山上生活(一)

第七十一章山上生活(一) 等郭婶的面煮好后。配上两个青菜,浇上牛肉汤,郭跃给天机老人盛了一大碗,这次翌如带过来了一些辣椒面和胡椒粉,洒在面上,天机老人早就闻到了香味,碍于面子不好凑上去抢吃罢了。 这边翌如和程风几个人开始烤起了野味,天机老人经常见整只野物进行烤制,像这样穿在签子上烧烤还没有见过。被烧烤的味道吸引过来,看了一会儿,就自己主动开始烤肉了。 由于野物比较新鲜,肉质鲜美,翌如等人美美的饱餐了一顿,怪不得现代的人喜欢吃野味,野猪、野鸡的味道比家中圈养的猪和鸡的味道鲜美的多。天机老人后来只吃烧烤,将先前好吃的面都放在了一边。 “杨爷爷,看如姐姐说的对吧,这个还是自己烤的好吃。”程风见天机老人频繁的换着手中的穿了肉的签子,在旁边凑趣的说到。 吃过晚饭,天机老人就开始给大家安排住宿的地方,郭跃自己盖的木屋后面还有两间房子。郭婶、翌如和程风一间,里面有张大床,是郭跃前段时间听过母亲要来特意打的新床。床是按照家里的尺寸做的,三个人可以横着睡在上面。另一间房间是个储物室,里面打扫一下放进一个简易的,程进暂时住在这里。几个人的被褥是现成的,从车上拿下就可以。 两辆马车上的东西都被卸了下来,除了一些必需品,翌如给郭跃准备的食物全让天机老人收了去,美其名曰是替郭跃保管。反正翌如准备的这些东西实际上也是给天机老人准备的,落在哪里翌如并不十分在乎。 等东西都卸得差不多了,程进从马车上将装满了西瓜的木箱搬了出来。天机老人正要回自己的木屋,一眼就看到了圆滚滚的西瓜,“这是水瓜?”天机老人当然是吃过水瓜的,如果七八月份,这种水瓜并不常见,毕竟底下几个徒弟知道老人好嘴,每年都会在夏天送一些吃食过来。但是现在刚五月份,就能看到水瓜还是比较稀奇的。 “对呀,杨前辈,这是我家今年刚种出来的,带给您尝尝鲜,一路上别的东西还好,就这个我们加了十几倍的小心,生怕摔了、碰了,还没来到就坏了。赶紧看看,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 这一路上。翌如一行对这十几个西瓜是关怀备至,好在天气还算凉爽,通风也不错,只是张家大哥赶车的时候加倍小心,生怕磕坏了这些宝贝疙瘩。在众人的努力下,这十几个西瓜还算争气,并没有出现坏的现象。翌如悬着的心才算放了下来,你想呀,如果小心翼翼的将西瓜送到了目的地,到时候一打开,是个坏的,太尴尬了。 天机老人处有切西瓜的刀子,将西瓜打开后,红的瓜瓤上面嵌着黑色的瓜子,虽然不是特别的新鲜,味道还是可以的。天机老人吃过后大手一挥,就将这剩下的西瓜全放进了寒冰洞。原来山上有一个寒冰洞,寒冰洞中有一块寒冰床,郭跃就每天在寒冰床上修习内功。寒冰洞最大的好处就是能够储存食物,当然这个好处是在翌如看来,这不就是现代的冰箱吗! 出于好奇。翌如跟着天机老人来到了寒冰洞,来到洞口就有冷飕飕的凉气出来,翌如裹紧了身上的披风。披风是郭跃来之前披在翌如身上的,郭婶和翌如一人一个,这是原来翌如给郭跃捎来的,整个是个裘皮的。郭跃的身量长长,翌如裹在郭跃的披风中,更显得娇小可爱。 “如姐姐,抱抱。”程风虽然也修习过一段时间的内功,但是毕竟年纪小,刚进洞口就凑到了翌如的跟前。翌如将程风也裹在披风中,两个人紧紧靠着,才觉得有些温暖起来。 原来寒冰洞中有一条溪流穿过,溪流来自白云山的山顶,山顶白雪缭绕,山泉在洞中温度不增,所以寒冰洞中常年结冰,俨然就是个巨大的冰箱。翌如看着眼前的情景,羡慕极了,自家如果有个这样的洞,该多好呀,这样就不用担心肉放坏了。 “听师傅说,在山上挖个冰窖,将冬天的冰储存起来,也能存放食物的。”郭跃见翌如羡慕的目光,想着这个丫头估计是在打寒冰洞的主意,但是寒冰洞是因其地理位置形成的,自家的郭家村是不会出现寒冰洞的。 “对呀。”翌如眼前一亮,小说、电视上不都这么说吗。不过这些储冰的冰窖要花费一定的银子。自己来到这个时代,只经历了去年一个冬天。那时候郭家还在为温饱而努力,哪有闲情逸致来做冰窖呢。不过今年可以试试,明年如果果树能结果,还要挖果窖来储存水果内,先挖一个储冰好了。 郭婶还想去寒冰床边上看看,但是郭跃阻止了她。因为寒冰床位置在寒冰洞的深处,必须有一定的内力,否则会对身体产生影响。郭婶站在寒冰洞的进口处就已经承受不住,入到深处会有危险。郭婶也是想去儿子练功的地方看看,感受一下,现在刚在洞口就冷成这样。听郭跃说每次进去要着单衣,更是心疼的看着儿子,眼泪涟涟。 “娘,我没事的,这寒冰床对习武之人千载难逢,我也是习过一段时间的内功师傅才让我进来的,你看,现在我不是很好吗?”说完还夸张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脯。 “你个孩子。”郭婶被他孩子气的动作逗笑了。 几个人将东西放下就退出了寒冰洞,翌如虽然羡慕,但是却承受不住寒冷,想将寒冰洞据为己有的想法也就放了下去。天机老人安置了众人就歇息去了,程进带着程风去练功。剩下郭婶、翌如和郭跃三个人在木屋前聊起了天。 翌如躺在安乐椅上,仰望着天空,天空中星星一闪一闪的眨着眼睛,身边郭跃和郭婶在唠着家常,慢慢的有了睡意,伴着安乐椅一摇一摇的幅度,进入了梦乡。 等翌如从梦中醒来,旁边触到了一个软软的身体,将翌如吓了一大跳。“姐姐,我还要吃。”程风的呓语声总算提醒了翌如,向来是自己睡着了。郭婶将自己抱进来的吧。不过叫醒自己就好了,自己这么大了,好让人抱进来,真有些不好意思呢。 第二天一大早,翌如起床后就去看了小白,小白就在郭跃木屋的一侧,郭跃给它也盖了一间小木屋,里面铺了稻草,小白看到翌如,冲她咩咩的叫着,好像在倾述着离别的思念。 “姐姐,你起床了。”程风和郭跃从一侧的山路上走了过来,“我和虎子哥去看老虎了,我第一次看老虎呢,老虎真凶猛,我们抓了一只山鸡扔过去,老虎一下子就扑到了。真看不出,老虎看着那么大,动作却那么灵活。”程风叨叨着刚才看到老虎的情景。 “今天你起得还真早呀!”小丫头在郭家村的时候早上喜欢赖一会床,今天起这么早,肯定是昨天的老虎yin着。“当然了,昨天虎子哥说要带我去看老虎呢,当然要起早些,去晚了老虎就出去觅食去了,漫山遍野的哪里去找,明天让虎子哥领你去吧。” “好呀。”翌如实际上是见过老虎的,在东北见过东北虎,在东北虎园也曾拿鸡喂过老虎。只不过既然来到了白云山,看看白云山的老虎也无妨。 “姐姐,你知道吗,我和爹爹昨天练功回来的时候,你早睡着了,还说我是小懒猫,你睡觉的样子才像懒猫呢,你都不知道,昨天虎……”郭跃在旁边咳嗽了一声,程风的声音嘎然而止。 “昨天虎子哥说今天早晨领我去看老虎的时候。你早睡的呼呼的了。都没有听到。”程风听到郭跃的咳嗽声,想起昨天郭跃抱起翌如姐姐的样子,很是郁闷,为什么不能说呢。 翌如想着早饭做什么,对程风纠结的小脸并没有在意,郭跃心中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昨天和母亲聊天的时候,半天听不到丫头的声音,转头一看,原来丫头已经睡着了。原本郭婶想将翌如叫起,到床上去睡,但是自己看到丫头有些消瘦的小脸,有些心疼。这个丫头估计赶路累到了。 将丫头轻轻的抱起,丫头的重量很轻,自己离家后,母亲病着,父亲腿脚还没好利索,家中的事情全压在丫头的身上,还是个十几岁的小人,该承受多么大的压力呀。 怀中的小人感觉到了热源,在郭跃的怀中靠了靠,双臂环上了郭跃的肩膀,郭跃的身体一僵,快走几步,将小人安置在了床榻上。这个情景被后来跟来的程风看到,为了防止程风泄漏,只好答应今天早晨和她一起去看老虎,本来虎谷的景色很美,自己还想带着翌如一起去看,看来只能延后了。 翌如并不清楚昨日晚间的事情,专心的做着早餐,白吉馍、鸡蛋饼、馄钝、羊奶还有几个佐餐的小菜,等天机老人从外面练功归来的时候,就闻到了阵阵久违的饭香。 (晚上更新的滋味好难受,某梦真想扔张请假条完事,可是看到这么多亲们支持某梦,某梦就有了动力,节假日这几天更新时间不定,因为某梦要照顾孩子和家人,但是某梦会认真更新,谢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