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七十二章下山 - 穿越农家生活

第一卷 第七十二章下山

第七十二章下山 郭婶从屋内走了出来。轻轻地拍着额头,经过一路的奔波劳累,再加上昨天在寒冰洞内收了风寒,昨天郭婶躺到床上就有些不舒服。今天早晨翌茹起床时见郭婶满脸通红的样子,赶紧给她放了个毛巾在头上,郭婶歇息了一会儿才出来。 “娘,你怎么啦,脸色不太好。”郭跃正在纳闷怎么没有见到母亲和翌茹一起准备早饭,现在看母亲脸色有些苍白的样子,赶紧上前问道。 “没什么,可能昨天晚上感染了风寒,早晨如丫头给我透了个毛巾,现在好多了。”翌茹将一碗热腾腾的馄饨端到郭婶前面,细心地放了两个小菜,“婶娘,吃些吧,垫垫肚子,能舒服些。” 郭婶昨天晚上吃的较少,本身有些不舒服,再加上昨天晚上都是肉食,就简单的吃了两口。郭跃刚见到母亲和翌茹,心中多少有些兴奋,就以为母亲只是旅途劳累所致,并没有在意。现在看母亲苍白的容颜,心中很是懊恼自己的粗心。郭婶看着眼前的知心的儿子,心中宽慰了很多。 “娘没事,休息了一会儿早就好了。”拿起翌茹准备的早餐,吃了起来。 天机老人早就开始自己动手了,自从上次翌茹将小白送过来以后,天机老人也跟着习惯了早晨喝羊奶,喝了几个月之后发现骨骼更加结实了,就发现这是个好东西。小白产奶量很大,平时师徒两个就拿羊奶做饮料喝。早饭照例先喝了一杯羊奶,然后拿过翌茹盛好的一碗馄饨,就着小菜开始开动。 翌茹考虑着几个人的食量,早餐做的量比较大,就是这么大的量还是被众人吃了个干干净净。天机老人拿布巾擦了擦嘴唇,“好久没吃过这么饱的饭了,丫头,不如你就不要走了,留下给我老头子烧饭吧?” 郭跃瞥了师傅一眼,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郭跃和天机老人相处的模式有些些许改变,不再是以前恭恭敬敬的样子。老人对郭跃刚开始恭敬的样子也有些不喜。“师傅,我做的饭很难吃吗?” “呵呵,不是,不是。”天机老人自然是知道翌茹不能留下给自己做饭。只是吃的舒服讲个心里话而已,郭跃的手艺可比先前的几个徒弟强了不少,可能是名师出高徒,有了翌茹的指导,郭跃煮出来的饭菜也还算可口。如果连郭跃都不给自己煮饭了,自己这么挑剔的嘴巴只能去找几个徒弟混日子了。 其实自己也是确实想留下这个丫头的,当初收郭跃也是因为这个丫头都对上了自己的眼睛,后来看到郭跃确实也是一个可造之材,就随水推舟的成全了他。经过不到一个月的相处,自己也非常喜欢这个丫头,如果不是丫头不愿意向这方面发展,老人还想收翌茹为徒的。“这几日修习的不要太晚。”老人扔下一句话就走了。 “是,师傅。”这次郭跃郑重的叫了一声师傅,向着天机老人施了一礼。自从自己上山以来,师傅向来是严格要求自己,虽然这严格也是和自己的要求分不开的。每日要花费比常人更多的精力来修习武功,为了能够快些出师,更是忍着寒冷,在寒冰床上每日多呆一个时辰,要不是师傅说每日四个时辰已是极限,自己真想全天呆在寒冰洞了修习武功。这次娘亲和翌茹上山来。自己白日照顾她们,晚上趁她们睡着以后,就返回寒冰洞修习武功,师傅将这一切全看到了眼中,才会出言警告自己吧。 吃过早饭,郭跃跟着母亲和翌茹,后面跟着程进和程风,开始了白云上三日游。这次郭婶准备在山上呆上三天,所以说是三日游了。白云山地处北方,山顶时白雪皑皑,顶部白云缭绕,所以得以白云山的称号。 郭跃和师傅居住的地方在半山腰,这片山麓是向阳的一面,植物生长比较茂盛,有些植物翌茹从来没有见过,郭跃细心地为众人解释着。程风来到这里像是孙猴子回到了花果山,一路蹦蹦跳跳,害的程进紧紧跟着她,生怕她一步小心掉到山涧里。 看着程进追着程风远去的背影,郭婶叹了一口气,看看自家的两个孩子,一个虽然是个小姑娘,可是从来没有小姑娘的顽皮,像个小大人,将家里的重担担在自己肩上。另外一个自从丈夫出事以后更是沉默寡言,变得成熟了不少,其实自己真的希望这两个孩子能像程风一样无忧无虑。 好好的五人游变成了三人游,郭跃带着两个人去了白云山一些风景优美的地方,碰到一些野物。偶尔也打些回来做为午餐和晚餐。要说这几人郭跃是称职的导游,那么翌茹就是称职的厨娘了,每天回来后要准备几个人的饭食,好在郭跃每次都找一些不太远的风景让几个人游览,回来后又有郭婶和程风帮忙,要不翌茹的身体该罢工了。 等到第三天下午,翌茹和郭婶都没有出去,在厨房内准备着东西,翌茹想着像现代的羊肉串、骨肉相连之类的东西不是可以存放一年以上吗,再加上寒冰洞这个天然的冰箱,存放夏天这几个月应该是没有问题的。于是就和郭婶呆在厨房里鼓捣着这些食物,郭跃在一旁看着母亲和翌茹忙忙活活的样子,也跟着忙上忙下,好久没有这样忙碌了,但是忙并快乐着,不是吗。 等到第二天启程的时候,天机老人也来到了山口给大家送行,回程的马车上轻松了不少,临行前,天机老人将翌茹拉到一边,“丫头,本来我是想把你留在身边的,但是天命不可违。你下山以后要万分小心,凡事不要太过冒头,防止招致大祸。我言尽于此,丫头自己小心吧!” 看着郭家马车远去的背影,想着昨天晚上夜观天象看到的,在看看旁边仿佛丢了魂的徒弟,天机老人暗叹一声,那丫头注定要经过一次情劫才能得到幸福,自己这个傻徒儿估计要经历劫难才能获得幸福。 坐在马车上,翌茹还在想着天机老人的话,翌茹向来对鬼神之类的事情不太相信。但是自己能穿越到这个异世,可能鬼神之类的真的存在。郭跃的师傅难道还兼职神棍,可信不可信呢,估计老人是担心自己吧,要不然也不会特意留下自己说这些。还是暂且相信他吧,毕竟,自己这段时间是有些冒头了,回去以后一定要低调一些。 翌茹在车里想着自己的心事,并不知道在国都,正在酝酿着一场关于自己的阴谋。国都一座金碧辉煌的宅院内,上座的青年看着案上的西瓜,底下一个黑衣人正在给青年汇报着这段时间在邺城打探到的消息。青年拿手指轻叩着桌面,等黑衣人汇报完,轻轻开口说道:“消息属实?” “属下打探的清清楚楚,那秦姑娘确实是在去年来到的郭家,在母亲死后曾昏迷过几日,醒来后就变了性情,她和母亲本来是来京城找父亲的,可她醒后却从来没有提过找父的事情,属下怀疑是失去了记忆。那丫头确实有些手段,才不到一年,就将郭家经营的有声有色。属下秘密潜入过她家的鱼塘、果园和西瓜棚,虽然现在不成气候,假以时日,就能成为邺城第一首富。现在那丫头和鲁家班合作的家具卖的极火,国都好多富贵人家抢都抢不过来呢?” 青年想起见过的翌茹的样子,沉声笑了一下,“她父亲处呢?” “她父亲并不关心家中的情况,只当家人在洪水中遇难,秦夫人管得紧,他自是不再打听妻女的消息。” “下去吧。”青年揉揉额头,踱步来到窗前,“天命贵女,呵呵,没想到那个古灵精怪的丫头还有这几重身份,自己本来对这丫头就有几分兴趣,现在兴趣更浓了。”听说那丫头去了白云山。天机老人都很喜欢她,想起天机老人刚收的那个倔强的少年,还有少年在翌茹背后不加掩饰的灼热目光,自己是不是也应该积极些,防止这么好的一块肉落到别人的锅里呢! 翌茹并不知道自己的生活因为几个西瓜就改变了原来的方向,几个人正走在回程的路上。这次没有了张副将的照顾,几个人在路上专拣着大路,打尖时挑中等的客栈。安国的治安还算不错,加上有程进这个保镖,一路上还算太平。考虑到郭婶去时路上的劳累,回程的道路慢了很多,去时用了十三天,回程的路硬是走了半个多月,等回到郭家村,瓜棚里的西瓜都摘了三茬了。 程风一回到家,还没有进门口就跑去了瓜棚,看着瓜棚内落秧的西瓜,想哭的心都有了。自己一路上就惦记着这些西瓜了,如姐姐承诺自己让自己吃个够的,看着西瓜秧上的小瓜纽,要吃瓜估计要等明年了,呜呜,我要吃西瓜。 瓜棚内一侧的郭大爷听到声音,来到程风面前,“小风儿,啥时候回来的,爷爷给你留了两个西瓜,你不回来瓜该放坏了。” 听到郭大爷给自己留了西瓜,程风方才黯淡的小脸一下子阳光起来。 (翌茹的生活开始有转折喽,某梦憋了两天,才憋出这一章,本来想多写一些山上的平静生活的,但是某梦写了改,改了写,就成了这个样子,某梦不是后娘的,翌茹会有幸福生活的,只是要经历些曲折,亲们继续看吧。思路顺了,明天会更新快些,亲们耐心等待吧!谢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