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七十四章探病 - 穿越农家生活

第一卷 第七十四章探病

第七十四章探病 晚上等翌茹躺在床上。想着天机老人临行前说给自己的话,看着家中的形势,现在的情况,郭家已经在邺城算上出名了,自己本来还想着烧玻璃,做罐头吃,看来,还是不要了,低调、一定要低调。在念念咒中翌茹进入了梦乡。 尽管翌茹想着低调,但是在现实面前还是低调不起来,郭家布艺不能总停留在郭家村,翌茹和郭大宝商量,是在郭家村盖排房子将工人都集中在郭家村做活计,还是在邺城租个铺子,将郭家布艺搬到邺城去。商量的结果就是在郭家村盖排房子,工人都在郭家村干活,成品在邺城卖,在邺城租个门市,挂上郭家的牌子,有客人也可以订制,这样就方便多了。 在郭家村大兴土木肯定要经过族长同意的。正好翌茹昨日回家后没有时间去族长家,早饭过后,和郭大宝商量定了在郭家村盖厂房的事情,翌茹决定和郭大宝一起去族长家去看看。 刚进族长家的门口,就听到族长居住的正屋传来了几声咳嗽,郭大宝和翌茹疑惑的互相看了看,快步走到正屋前。正屋里的郭继昌听到院子里的脚步声,放下手中的盛有药汤的大碗,向门口看去。 “伯伯这是怎么啦?”郭大宝因为这段时间忙着家里的事情,没顾上过来看族长,现在看到床上躺着的老人,轻声的问道。 郭继昌打了个噤声的手势,拉着郭大宝来到了外间。“我爹刚睡下,大宝兄弟你怎么过来了?” “我想在我家旁边再要一块地,盖房子,过来问问伯伯的意思。先不说这事,伯伯这是怎么啦,前些日子不还挺好的吗?” “唉,别提了,前天不是下雨了吗,我爹和郭嘉一起去新挖的鱼塘看,回来的路上光护着郭嘉了,淋了雨,回来就躺下了。” “找大夫了吗?” “找了,大夫说是感染了风寒,已经不发热了,就是还是咳嗽的厉害。吃了好多药,还是不见好。” 翌茹在一旁静静的看着床榻上睡着的老人,一个月没有见,老人消瘦了很多,耳边也多了白发。在自己的印象里,老人一直是和蔼的,带点孩子气,只有在全村的重大问题上才会威严起来。自己能够发展到今天,和老人的帮助是分不开的,一直以为老人是座山,屹立不倒,怎么小小的风寒就躺下了呢! “族长爷爷,你快些好起来吧,我还有好多好东西给你吃呢!”翌茹心中默念道,只有床上老人有时均匀,有时粗重的呼吸在伴随着她。 郭大宝见族长病重,也就不再提地皮的事情,安慰了一下郭继昌就和翌茹出了族长的家门。 “叔父,我想去邺城一趟,看看有没有好的药物,盼着族长爷爷能够尽快的好起来。” 翌茹知道族长因为咳嗽的问题一直卧床。就想起在现代姥姥经常给自己熬得川贝枇杷膏和雪梨膏,想着去邺城看看能不能凑齐这些东西,回来熬给族长吃。 “好,做程进的马车去吧,早点回来。”郭大宝这段时间对族长的感情也深厚起来,看着族长病弱的样子,心里也很难受。见翌茹这样说,爽快的同意了。 回到家里,程进父女正好练功回来,翌茹和程进说明了情况,带着程风就向邺城去了。来到邺城,翌茹一行先到了济民堂,陈先生正好正在坐诊,见到翌茹进来,料理完手中的病人,用湿的布巾擦了手,才坐到翌茹旁边的桌子上。 “丫头回来了?” “嗯,昨天就回来了。” “出去时间挺久的,前段时间小山送西瓜过来,我们几个还唠叨过你,不知道在白云山过的好不好。大胡子还唠叨,杨前辈是个高人,高人呢,脾气就不好,怕你们过去受气。” “哪能呀,杨爷爷对我们很好的,对虎子哥也挺好。陈叔叔,这次过来我想找你借一些东西。” “你这丫头,这么客气。想要什么,只要咱们济民堂有的,我肯定给你。” “川贝、枇杷、甘草、蛇胆有吗,梨干有没有?”翌茹知道现在这个时节,找新鲜的枇杷和雪梨肯定是不好找的,只能看看药铺里有没有晒成的干果。 “你找这些干什么?”陈先生问道。 “有吗?”翌茹着急的问。 “枇杷、甘草和川贝倒是有的,蛇胆一般是新杀的,梨干倒是没有,很少有人晒梨干的。新鲜的梨行吗?” “新鲜的梨更好了,哪里有?” “我好像听少东家说过,他前段时间从东部运了些雪梨来,准备给王妃祝寿用的,我看看,能不能找点来?” “你要这些干什么呢?”陈先生疑惑的问,虽然这些能够入药,但是凑在一起还没有尝试过。 “族长爷爷病了,我找了些偏方,不知道能不能用,还是试试吧?” “哦,前几天正好我去办药材,没有在邺城,还是我们这的张大夫去的,听说是风寒。” “就是风寒。现在不发热了,就是咳嗽,岁数大了,我怕咳嗽时间长了引起别的病症。” “这倒是,我见过好多病人就是由风寒转成咳嗽,然后就成了痨病,尤其像族长这种老人,一定要静养。”陈先生说道。 “有好的办法吗?” “这种事情不好说,病人情况不一样,用药后的反应不一样,要不这样。我和你一起去看看。”陈先生见翌茹这样挂念族长,提议道。 “那就麻烦陈叔叔了。” “你这丫头,跟我还这么客气。”陈先生亲自在药柜内称了川贝、甘草和枇杷,就和翌茹坐上回程的马车。 马车到了郭家村,已经到了午饭时分,翌茹打算先领着陈先生去自家吃饭,但是陈先生以病人为主,先去了族长家。族长经过上午的休息,这时候正坐在床上,郭继昌坐在床边,给父亲一口一口的喂着饭。 见陈先生过来,郭继昌放下小勺,擦了父亲嘴角的饭渍,拱手立在一边。 “丫头,咳咳,你回来了。”族长早晨睡觉时并没有见到翌茹和郭大宝,这时看到翌茹,心中高兴,情绪一激动,更加咳嗽不止了。 翌茹看着族长因为咳嗽泛红的脸庞,坐在床边上,轻轻地顺着老人的后背。“爷爷,我回来了,你慢点,别着急。” 族长咳嗽了一会儿才停下来,陈先生上前给族长把了脉,沉思了半晌说道:“外受风寒,虚火上升,再加上有痰淤积在内,我再开些药,估计应该问题不大。” 听到陈先生这么说,翌茹才松了一口气。“原来的张先生也是这么说,热退了,咳嗽就是不见好,我还是有些担心。”郭继昌说道。 “这个病要注意调养,平时吃一些清淡的食物,这段时间不要吃肉、不要吃甜食。不能受凉,尤其是饮食上一定要注意。” 郭继昌好好记着陈先生说的注意事项,“爷爷,你好好休息,我明天再来看你。”等陈先生说完注意事项,翌茹看到族长有些困倦,就跟族长告了别。 “丫头,你大娘做了饭,在家里吃吧,人家陈先生大老远来一趟,怎么也得吃了饭再走。”郭继昌拦住翌茹,想留下陈先生吃饭。 “不用了,大伯,我都和叔父说好了,今天请陈先生在家里吃饭。正好还留了几个西瓜,让陈先生去尝尝。”见翌茹这样说,郭继昌也不再劝阻,翌茹就带着陈先生回到自己的家。 回到家里,正好赶上饭都做好了,程进父女先回来家,知道陈先生过来吃饭,郭婶多准备了几个肉菜。等陈先生过来后,郭大宝赶紧让到屋里去喝茶。 趁着端饭的功夫,郭婶小声的对翌茹说:“族长怎么样,病好些了没有,我今天上午没有空,等下午有了空,我去看看他老人家。” “婶娘,等明天再去吧,我想下午熬些东西给族长吃,那是我从书上看到的偏方,看看管不管用。” “哦,等明天咱们一起去看看。我先去叫香香她们。” “咦,香香姐去哪了,我还纳闷呢,回来的时候没有见院子里的人呢。” “今天搬去后院了,家里经常来人,总在前院不好。”郭婶边说边端饭去了饭厅。自从昨天郭婶回来之后,郭香香就领着一帮人去了后院,原来后院养的鸡和猪,在果园建起来以后,鸡和猪就挪到了果园,后院只保留了一个鱼塘。郭大宝见郭香香后来召集的人不少,就领着几个乡亲在将后院平整了一下,将原来的鸡窝和猪圈全部推到了,在上面盖了几间房子,房子前面是一排空地。昨天几个人回来了以后,郭香香就和舅妈将后院的房子收拾了,被褥是现成的,带着大家搬了过去。 “我去吧。”翌茹喊住了正要向后走的郭婶,从厨房向后门走去。厨房后面靠着一堵墙,墙上有个小门,从小门中就能看到后院的情况。 们大部分是邻村的,到了吃饭的时间大部分都回家吃饭,也有自己带饭的。后院里立了个灶间,上面有蒸笼,自己带饭的可以中午把饭热一下再吃,平时锅里有热水,大家渴了也有热水喝。郭香香正在搅着锅里的一锅蛋花汤。 “香香姐,叫上舅妈一起吃饭了。”翌茹走到郭香香面前,说道。 “好嘞,小晴,开了就能吃了,你叫上几个没有带饭的,一起吃。”一个长相清秀的女孩走了过来,接过郭香香手中的勺子,用羡慕的眼光看了一眼翌茹,翌茹冲她笑了笑,小晴脸一红,低下头去。 (昨天某梦临时出差,本来打算二更的,说话不算了,上午刚回来,先将昨天的补上,二更马上送到,亲们,对不起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