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七十五章熬药 - 穿越农家生活

第一卷 第七十五章熬药

第七十五章熬药 “那就是在咱家住的小姑娘?”翌茹见小姑娘有些眼熟。正是昨天跟在香香舅妈后面的两个姑娘之一,而且,小姑娘叫小晴,勾动了翌茹心底对远在异世的死党小晴的怀念,开口问道。 “对,我把小晴和小红留下了,这两个姑娘和我一样,经常做些针线在邺城卖,小晴还是我在邺城交活的时候碰到的,针线很好。家里穷,还有一个哥哥,兄妹两人有一个生病的母亲,小晴想多赚些钱,给母亲治病。听过咱们这工钱高,就过来了,我看挺可怜的,而且小姑娘挺好的,就留下了。”郭香香以为翌茹对小姑娘有异议,赶紧解释道。 “她们每天都这样吃吗?”翌茹听着房间内有叽叽喳喳说话的声音,将小晴的话题转开了,“先前是管了两顿。后来人多了,顾不过来,就可以自己带饭。大宝叔见大家连口热乎的都吃不上,就把前面厨房的一口锅腾出来,专门给大家热饭。规制后院的时候,大宝叔又让人盘了这口大锅给大家热饭。上午郭婶过来的时候,让我中午做些汤或者粥让大家吃上热乎的。” “是呀,现在外面还挺冷的,我和叔父商量着在院子后面盖上几排房子,等盖好后你们就搬进去。还有一些其他的事情,等几天晚上咱们具体商量。”翌茹想着要和郭香香商量一下郭家布艺的操作事宜,安抚的说道。 郭香香正想着能够搬到新房子的事情,对翌茹后来说的话并没有太在意。 “盖新房子是不是太麻烦了,我们这样也可以的。”郭香香说道。 “现在天气还好,如果下了雨怎么办,你们前天下雨的时候不就差点淋了雨吗,如果来不及抢救,做的活不就弄脏了吗?再说了,如果那个人因为在外面的时间太长,天冷得了风寒或者天热中了暑怎么办?” “我还真没有想到过这些,还是妹妹你厉害。”郭香香不好意思的看了翌茹一眼。 “没事,郭姐姐的心思全在咱家的布艺上,以后这种小事交给我就行了。” 两个人去房间叫上郭香香的舅妈和妹妹王彩霞去前院吃饭,刚到门口,就在门口碰上了来找她们的张小眉。“姐姐,婶婶着急呢,你们两个还不过去。”“马上。马上。”翌茹应着,拉上郭香香就向前跑去。王张氏在后面笑眯眯的跟着。 到了饭厅,饭菜已经摆上了,还是分成了两桌,陈先生吃了一口菜,抿了一口酒。赞叹的说道:“郭老弟,都说你家的饭好吃,看来段二没有说谎,这味道,还真的赶上仙客来了。这都是丫头教出来的吧!” 确实,家中的饭菜刚开始全是翌茹在操持,等张小眉来了以后,翌茹发现张小眉在厨艺上还真有些天分,一教就会,就放心的把厨房的事情交给了张小眉。今天由于时间仓促,张小眉就准备了一锅水煮鱼、排骨山药、小鸡炖蘑菇、鸭蛋南瓜、酱烧鸭,全是自产的原料,可能由于是新鲜的食材,所以味道很好。 “那就多吃点,我还有谢谢你,我的伤要不是你。也不会好这么快。”郭大宝给陈先生夹了一块排骨,真诚的说道。 “哪里,其实刚开始还是胡家小子的功劳,我后来只是把把脉,没出什么力的。”陈先生想起当初的胡孝儒,谈了口气说道。 “那胡家,有消息吗?”郭大宝想起跪在自己床前的少年,想着自己拒绝后少年黯然的神情,关心的问道。 “胡家小子走后不久,我们接到过胡家小子的一封信,他并没有跟胡铁鸡一起去边城,而是留在了国都,在回春堂内做了一位大夫。据说他和母亲生活在一起,也是个命苦的孩子呀!” 翌茹还是第一次听到胡孝儒的消息,想到胡孝儒白衣愧疚的站在树林边望着夕阳的样子,翌茹心中一阵心酸,那孩子估计熬过去了,这样就好,安国多了一位悬壶济世的好医生。 “不说他们了,吃饭,吃饭。”郭婶一想起胡铁鸡害的自己丈夫摔成重伤的样子就来气,给男人的桌上添了一壶酒,劝解的说道。 “来,咱们喝酒。”郭大宝举起酒杯,向着陈先生敬到。 “好,喝酒。”陈先生也是个爽快的,端起酒杯说道。 估计是因为郭家的饭菜好吃,陈先生多喝了两杯,走的时候有些摇晃。张小山和郭威扶着他去了马车。怕路上有什么事情,郭大宝嘱咐两人一定要把陈先生送到济民堂,两人应声扶着陈先生上了程进的马车,程进一扬鞭子,马车飞快的驶走了。 郭婶和张小眉、郭香香一起收拾桌子上的碗碟,翌茹心中有事,没有参与到集体劳动中,看到郭大宝在堂屋喝茶,就向堂屋走去。 “叔父,这个时候能找到蛇吗?”蛇胆川贝枇杷膏是要用蛇胆的,但是现在六月份,不知道山上有没有蛇,翌茹对这些事情不太清楚,只好来问郭大宝。 “山上还是能找到蛇的,怎么,你有用?”对于翌茹忽然提到蛇,郭大宝有些疑惑,但是对于这个叫着自己叔父的义女,郭大宝向来是喜爱的,对于她的要求更是全部答应。事实证明自己和妻子是对的,正是因为眼前的这个女孩子,自己家才能在村内崛起,成为郭家村数一数二的人家。 “我在一个偏方上看到过治疗咳嗽的。想试试看有没有效。”翌茹小声的说道。毕竟是给族长准备药,而自己最怕这些爬行的动物了,只能来求家里的男人郭大宝。 “好,等小山和郭威回来,我们一起去看看。”郭大宝自从上次受伤以后,在没有自己上过山。郭婶曾下过严格的命令,郭大宝上山身边一定要跟上人,严禁他自己上山。郭家村的其他人都在忙着自己家的事情,族长病的厉害,郭大宝也不好意思叫郭继昌和自己去。只能等两个大一些的孩子小山和郭威回来后再说。 “好,那我先准备其它的东西。”翌茹将带回来的枇杷药包打开。看到里面的枇杷叶惊住了,都怪自己没有调查清楚,古代的枇杷珍贵,枇杷膏都是用叶子熬得。自己小时候姥姥给自己熬得枇杷是用枇杷肉熬得,这叶子倒是也可以用,但是口感就不如枇杷果肉好了,不过,族长是大人了,估计不会挑吧?翌茹安慰着自己,处理起枇杷叶来。 等郭威和张小山回来后,郭大宝就领着两个人上了山,郭婶不放心,程进就跟在他们几个后面去了。翌茹刚把枇杷、橘梗和冰糖放在砂锅内,程风在旁边煽着火,“姐姐,这个真的能治咳嗽吗?” “能,我在一本书上看到的,等熬好了,咱们就给族长爷爷送过去。” “我今天早上都没有去,族长爷爷肯定也想我了,对了,姐姐,蛇胆怎么用呢。” “我记得好像是可以蒸熟了吃的,也可以泡酒喝。”翌茹努力想着小时候见过的蛇胆川贝枇杷的制法,蛇胆怎么吃呢,自己好像忘记了,当初买的是蛇胆粉吧,新鲜的蛇胆据说是有寄生虫的,还是高温加热后再吃的好。 “我还以为是生吞呢,多恶心呀,我见有人吃过,我可不想族长爷爷生吞蛇胆。” “你放心,肯定不能生吃的,你见过生吃的?”翌茹只听说过生吃蛇胆的,还真没有见过真的,想想都很恶心。 “见过呀,有一次和爹爹一起出去。有人中了毒,爹爹就抓了一只乌风蛇,取了蛇胆,那人一口吞了下去,嘴角上还带着蛇的血,蛇胆可腥啦,我闻见那味道就想吐呢!”新鲜的蛇胆是比较腥臭的,翌茹在书上看到过。这时候锅里的水沸了,顶着锅盖直响,翌茹拿块毛巾垫上,将锅盖向旁边错了一下,让锅内的汤汁继续熬着。 “还要熬多长时间呢?”程风看着砂锅内滚开的药汁,问道。 “怎么,坐不住了?”翌茹很清楚这个小妮子的习性,程风是坐不住的,“要不,我来看火吧?” “姐姐取笑人家,我只是想啥时候药熬好,咱们好去族长爷爷家。”程风撒娇的向翌茹说道。 “估计要等叔父他们回来,混上蛇胆才能更有效。”翌茹正在想着如何处理蛇胆,蛇胆粉也不知道是怎么做的,是晾干后压成粉还是蒸熟后压成粉呢,真是纠结,早知道这样就应该好好地学学,现在想起来真是书到用时方恨少呀。 算了,还是等蛇胆取回来之后再说吧,要不就拿蛇胆泡酒,据说泡酒效果也挺好的,先给族长吃川贝枇杷膏,在现代潘高寿、念慈庵不都是川贝枇杷膏吗,先不想蛇胆的问题了。翌茹放开了纠结半天的问题,仔细的看起锅来。 等砂锅内的药汁成了粘稠状,翌茹才让程风将火熄掉,拿根筷子沾了一下,放在嘴里添了一舔,嗯,味道还可以。这时候郭大宝一行人也走进院来,郭大宝拿个篓子走在最前面,“快看,我们抓了个好东西。” (亲们,二更送到,呵呵,别用砖头拍某梦,某梦知道错了。继续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