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七十六章夜谈 - 穿越农家生活

第一卷 第七十六章夜谈

第七十六章夜谈 郭婶听到声音就从屋内跑了出来。自从郭大宝上了山,郭婶就在房间内坐立不安的等着,可能是由于上次郭大宝坠崖的阴影还在影响着,张小眉在旁边劝着,郭婶还是不放心,一会儿就去院门口看看,隔一会儿又去了院门口,害的张小眉也跟着跑了很多趟。 “抓了什么,这么兴奋。”郭婶出来看大家都没有什么损伤,心中放了心,才开口问道。 “婶婶,我们抓了一条眼镜蛇。”郭威高兴地说道。 “没事吧,眼镜蛇很毒的。”郭婶围着众人仔细的看着,生怕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锦芳,我们没事,今天多亏了程兄弟在,要不还真危险。”原来几个人上山后郭大宝领着他们去原来经常有蛇出没的山洞,在一个山洞前,果然看到了眼镜蛇,郭大宝年轻时也捕过蛇。手里拿了一个蛇钩,冲着身后的两个人打了个噤声的动作。悄悄地向蛇身后绕去。这时候这条眼镜蛇忽然感觉到人的靠近,向上一窜,冲着郭大宝的腿就冲了过去。 身后的张小山和郭威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大宝叔”两个人焦急的叫着,正在眼镜蛇要咬上郭大宝腿上的一霎那,一颗石子飞来,正好打在眼镜蛇身上,眼镜蛇被砸晕了。郭大宝也惊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 原来郭婶不放心几个人,程进就暗中跟上了,看到眼镜蛇要咬上郭大宝,出手救了他,郭大宝见到程进,感激的对程进笑了笑。程进从郭大宝手中拿过蛇钩,将眼镜蛇放在竹筒中,扔在竹篓里。 几个人被眼镜蛇惊了,没有了捕蛇的兴趣,悻悻的向家里走去。快到门口的时候郭大宝嘱咐大家千万不能将今天的事情告诉郭婶,可是见到了妻子担心的目光,郭大宝就瞒不住了,将今天的事情说了出来。 “叔父,我……,对不起。”听到郭大宝差点被蛇咬到,翌茹心中很是愧疚,如果不是自己坚持要叔父上山,就不会有危险了。 “没事,这是意外。我现在好好地,不是吗?”郭大宝看着妻子和义女的样子,安慰的说道。 “大嫂,没事的,我随身带着蛇药,即便咬上也能处理的。”程进见一家人这样,也出言安慰道。 郭婶见大家都在安慰自己,也就不再纠结郭大宝差点被咬的这个问题,“以后小心些。”冲着丈夫递了个嗔怪的眼神,回屋去了。 “叔父,蛇胆一般怎么处理呀?”翌茹终于将心中的疑问问了出来。 “我看大家有生吃的、有泡酒的、还有晒干的。”郭大宝说道。 对呀,自己怎么没有想到呢,可以将蛇胆晒干,然后碾成粉吗,真是笨脑壳。翌茹用拳头敲了敲脑壳,郁闷的想到。 “姐姐,你怎么啦?”程风见到翌茹敲自己的脑袋,赶紧问道。“头疼吗?”正是郭婶也从屋内走去来,正好看到这一幕,赶紧问道。 “呵呵。没事,我敲着玩。”翌茹看大家都在看自己。一转身,去厨房里端药去了。 翌茹还是决定拿蛇胆泡酒喝,因为她终于想起自己小时候吃的川贝枇杷膏中没有蛇胆,蛇胆粉是和枇杷等药材浸泡在酒中以后制成的,正好拿蛇胆来泡酒郭大宝和程进还可以喝,于是将取蛇胆泡酒的问题交给了家里的男人们,带上郭婶和程风去看族长去了。 族长的情况比上午要好些,估计是下午刚休息了,气色还不错,郭婶坐在厅里和郭继昌家的询问着族长的身体情况,翌茹和程风还小,没有那么多的忌讳,直接进了屋子,将熬好的枇杷膏放在床前的小凳上。 “这是……”族长看着坛子内透亮的膏状,疑惑的问道。 “爷爷,这是如姐姐找的偏方,据说制咳嗽可管用了,你尝尝看,我和姐姐忙了一个下午呢!”程风抢着说道。还拿起了一个勺子,从坛子内挖了一小勺,向族长的嘴里喂去。 族长张开嘴巴,将勺内的膏体吃了进去,还好,不太苦,这几天总吃苦的汤药,自己闻见药味就想吐,偏偏儿子一点也不体谅自己,一碗一碗的灌,要在平时。自己早一棍子打过去了,唉,还是丫头贴心。 族长吃了几勺,觉得喉咙中舒服了很多。“好吃吧,我偷偷地尝了一口,很好吃呢。”程风献宝的说道。“嗯”族长应着,笑眯眯的看着眼前的少女。 “爷爷,等你想咳嗽的时候就吃上一口,能将咳嗽压下去。先吃几天试试,效果好的话,咱们就多准备些,反正这个东西能放的。” “好孩子。”族长伸出消瘦的手,摸了摸翌茹的头。望着眼前的老人,翌茹眼睛一热,赶紧转过头去。姥姥当初临死前就是这样摸着自己头,唠叨着,不知道自己死后谁来照顾她,看到族长这个样子,翌茹莫名其妙的想起了姥姥。 沉淀了一下心情,“爷爷,等过两天我准备些梨膏也有止咳的作用,等做好了我给您拿来。”翌茹说道。 “好好,好孩子。” “爷爷。你一定要好起来,我还等着你去鱼塘呢。”程风和族长去过两次鱼塘,族长曾经承诺等荷花开的时候带着程风去看。 在屋内又呆了一会儿,郭婶在外面叫了翌茹两声,翌茹见族长又有些困倦了,就拉着程风走了出来。 “族长怎么样?”郭婶只在外面和郭继昌家的说了些话,并没有看到族长,等翌茹和程风走出了大门,赶紧问道。 “应该没什么事情的,我看气色还好。”翌茹安慰的说道。 “那就好,我真担心有什么事。原来族长身体挺好的,怎么一场雨就病了呢。看来岁数一大真的是什么病都来了呀!”郭婶感叹的说道。 等回到家里,郭大宝和程进已经给眼镜蛇取了蛇胆,拿酒坛泡了起来。翌茹围着酒坛转了半天,在现代看到的全是玻璃的酒坛,从酒坛外面就能清清楚楚的看到里面的情况,现在,酒坛里黑洞洞的,只能看到一个指甲大小的小块。 “这就是蛇胆?” “对” “这也太小了吧!”眼镜蛇翌茹下午见到了,身体不是太小呀,怎么蛇胆这么大点。 “这个蛇胆还算大的,没有你想的那么大。”郭大宝很少见翌茹这样惊异的样子,开口解释道。 “哦,知道了。” 由于蛇胆酒要浸泡三个月以上才有效果,翌茹不再想着将蛇胆也加到族长的药中,乖乖的继续准备川贝枇杷膏的原料。 等大家吃晚饭,翌茹特意将郭香香叫道了房中,等翌茹关上门转过身,看到郭香香坐在凳子上,疑惑的看着自己。 “香香姐,我是想和你商量一下郭家布艺的事情?”翌茹开门见山的说道。 “是我哪里做的不对吗?”郭香香见翌茹神神秘秘的,害怕翌茹怪自己自重主张,担心的问道。 “你想多了,我是想和你商量商量怎么能赚够你的嫁妆。”翌茹开玩笑的说道。 “你又取笑我。”郭香香最初来到郭家确实是想着能在郭家多挣些钱,能够挣到自己的嫁妆,不让崔大娘子看不起,但是自从翌茹跟自己说了布艺的事情,郭香香就将崔志浩的事情放到了脑后,一门心思的做起生意来。 “这样是不行的,你总归要嫁人,对不对,我找你过来,就是想和你商量商量和你切身利益有关的事情。”翌茹说完从桌子内拿出几张纸,递给了郭香香。 郭香香拿过纸张,看完以后连忙将纸张放下,“妹妹,这样不行?” “不行。那我加到三成总可以了吧?” “我……我不是说两成不行,是两成太高了,我不能要。”郭香香焦急的解释道。 翌茹笑了笑,就知道郭香香一定是这种口气,这份协议是翌茹和郭大宝夫妇商量后拟订的。因为一开始做布艺只是翌茹的一个想法,现在郭香香付诸于实践,将郭家布艺变成了现实,这里面郭香香的功劳最大,考虑到公平,郭家决定将郭家布艺的股份两成送给郭香香,以后按年分红,每年都可以拿到红利。 “姐姐,我觉得两成不多,如果不是考虑你的接受能力,我想给你三成呢!”翌茹轻轻地笑了笑,说道。 “这不行,我和舅妈、妹妹住在你家,婶婶都没有收过我们钱,我只是出了自己应尽的力,怎么能收你家的钱,如果你觉得对不住我们,按月给工钱就好了。这个月我和舅妈、妹妹还领了三两银子的工钱呢。”郭香香说道。 “工钱肯定是要出的,这些股份是年底分红,这两成你可以自由支配,我不会再给你舅妈和表妹股份,你可以考虑考虑。”翌茹将桌上的协议递给郭香香。 郭香香接过纸张,将纸上的文字又看了一遍,在凳子上愣愣的坐了一会儿,才拿起纸张回自己的房间去了。 (今天的更新送到,亲们,某梦需要动力的,亲们鼓励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