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细说往事(上) - 穿越农家生活

第一卷 细说往事(上)

细说往事(上) 族长的气色比前一天好了很多。翌茹和程风过来的时候,郭继昌正坐在床沿上,手中拿了一个蒸鸡蛋的小碗,一勺一勺的喂给族长吃。 族长见两个丫头过来,亲切的招呼道:“如丫头,风丫头快过来。” 翌茹和程风一左一右坐在凳子上,看着族长将碗内的蛋羹吃完。“感觉怎么样?”翌茹首先问道。 “嗯,好多了,昨天吃了你送来的药,晚上吃了个你说的蛋羹,喉咙觉得舒服了很多。唉,不服老不行呀!”族长感叹的说道。 “哪呀,淋了雨风寒是难免的,我和爹爹来邺城的时候就是因为遇到了大雪,爹爹也受了风寒,要不是如姐姐碰到我们,我还不知道怎么救爹爹呢?”程风想到初遇翌茹的情形,眼圈有些发红。 “要不说如丫头是咱们这群人的福星呢!”族长笑着说道。 “爷爷,这是今天的枇杷膏,你接着吃吧,其他的药也要跟上。不能感觉好些就断了药。这个药对咳嗽有些疗效,但是风寒的药还是要吃的。”翌茹将手中的药罐递过去,怕族长刚好些就断药,特意嘱咐道。 “爷爷,你尝尝,味道是不是和昨天一样,这个药我熬了一下午呢!”程风献宝似的说道。 “好,我尝尝。”族长拿起小勺,尝了一小口。点头说道:“嗯,不错,风丫头也知道关心爷爷了。” “我一直就挺关心你的。”程风撅着小嘴说道。 两个人又坐了一小会儿,翌茹惦记着郭大爷,向程风使了个眼色,两人就告辞出了族长家的大门,向西面走去。 郭大爷的家离族长家并不是很远,刚走到郭大爷家门口,就听到院内传来了一阵咳嗽声,两个人在前院找了一阵,没有看到郭大爷,推开了后院的小门,就看到郭大爷正拄着一根木棍,查看着后院的几株小苗。 “郭大爷,您身体不好怎么还呆在外面,要多休息休息。”翌茹和程风跑过去,一左一右的搀起郭大爷,将老人扶住,就要向屋内走。 “别走。别走,丫头,你看看,我刚培育的西瓜苗。”郭大爷一把拉着翌茹,让她低头看自己培育的西瓜苗。 “西瓜还可以这个时候种呢?”翌茹被眼前的小苗吸引住了,低头仔细看着这些青翠的小苗,赞叹的说道。 “我也是受大棚的启发,想着这个时候种种试试,没想到真的成了。”郭大爷笑着说道。 “谢谢你,郭大爷,我……”翌茹不知道说什么好,西瓜丰收以后,郭大宝就想将卖西瓜的钱分出一部分给郭大爷,被郭大爷拒绝了。郭大爷说他自己并不缺钱,伺弄这些花花草草是他的爱好,在郭家这几个月,郭大爷觉得很开心,也知道了除了喜爱的花草,人世间还有一种也是自己喜爱的,那就是亲情。郭大宝没有办法,决定要认郭大爷为干爹。也被郭大爷拒绝了。后来郭大爷没有办法,就说等郭跃或者翌茹有了孩子,叫他一声太爷爷就好了。这个事情郭大宝告诉了郭婶,后来郭婶又告诉了翌茹,翌茹当时觉得郭大爷太有意思了,自己还这么小,等自己生孩子,那要到什么时候呀。现在看看这个老人,心中有些发酸,自家的瓜棚和果林多亏了郭大爷照顾,要没有郭大爷,光靠自己,西瓜是种不出来的。 “郭大爷,谢谢你。”翌茹又补上了一句。 听到翌茹说了两句谢谢,郭大爷目光从小苗上移了过来,看到翌茹两眼的水光,用粗糙的袖口替她擦了一下,“傻孩子,爷爷,应该谢谢你们。” 翌茹和程风纳闷的看着郭大爷,“走,屋里说去。”郭大爷发了话,翌茹和程风就搀着他向屋内走去。 在屋里坐下,郭大爷拿过两杯水,放在桌上。郭大爷才坐在椅子上,喝了一口水,说道:“丫头,你和你婶婶出去的时候,大宝也和我说过。他觉得是靠了我,西瓜才收获了,上回拿过来三百两银子,非要给我,我拒绝了。” 三百两银子是这季西瓜盈利的一半了,郭大宝确实是诚心感谢郭大爷的。翌茹想到。 “其实,不瞒你们俩,我在国都呆了这么多年,手上也有些积蓄,足够我下半生的生活,我是不缺钱的。” “这是叔父的心意,我们一家都感激您。”翌茹插话道。 “呵呵,丫头,和你家接触这么久,我还不知道大宝的为人吗,想当年我刚到郭家村的时候,还是大宝领我去找的族长,我房间了还有一块羊皮也是大宝留给我,让我冬天用的。” 翌茹并不知道还有这么一会儿事,“那您是什么时候回来的呢?” “我是五年前回来的,在国都呆了近四十年,我厌倦了,想回到出生的地方看看。遇到大宝,才决定住下来。” “郭爷爷你竟然在国都呆了那么长时间?”程风惊讶的说道。 “呵呵,你们不知道,我虽然出生在郭家庄,但是小时就跟着父母去了国都,我的爹爹就在大户人家做园丁,我的手艺大部分都是从他那里学来的。” 说起了父亲,郭大爷眼神有些温暖,仿佛在回忆着和父亲相处的日子。翌茹想郭大爷这么大岁数,估计父亲早就仙逝了,也就不再追问。等着郭大爷静静地回忆完,继续说下去。 “扯远了,呵呵,难得有人陪着老头子说话。” “哪有,我最爱听郭爷爷讲故事了。”程风说道。 郭大爷用手轻轻抚了一下程风的头,笑着说:“我知道你这丫头贴心。”又看了一眼翌茹,继续说道。 “在我七岁的时候,父亲去了,母亲不久也跟着去了,我小时候就跟着父亲在苗圃中劳动,好多事情我都可以做,主人家就留我在院子里,继续伺弄这些花花草草。等到我十八岁的时候,就已经成了一把好手,好多珍惜的花草到了我的手中,都能够活下来。主人对我很是赞赏,经常赏赐我好多东西,我当时还沾沾自喜,觉得自己这样过一生也不错。” “我十八岁那年,梁王爷听说了我,从主人处将我招了过去,我开始在梁王爷的别院上工,那年,我遇到了小玲。” 回忆着往事,郭大爷的脸上呈现出了一脸的悲哀,翌茹觉得可能要有事情发生了。 “小玲是梁王府管事的女儿,她和母亲住在别院不远处的一个巷子里,那天,我正在花圃内照顾一棵兰花,碰到了来别院找父亲的小玲。”郭大爷的脸上又涌现了幸福的神情,仿佛看到花圃内拿着一束花冲自己微笑的少女。 “小玲爱花,每次来花圃中都要带上一两支鲜花回去,我没来之前一直是老张管着花圃,对小玲的行为默认了,只有我不知道。我还以为是邻居家的孩子在偷花,我第一次看到她摘花,就制止了她。她抬起头,委屈的看着我,仿佛我制止她是一个错误。我看着她,我觉得自己这一生就为了和小玲相遇的这一刻,小玲被我制止了摘花的行为,一气之下跺脚就走了。” “那后来呢?”程风听到这里,追问道。 “后来,我就在花圃内将每天修剪下的花收集起来,放在花圃的小门处,我知道小门处靠着小玲居住的巷子,希望小玲能够看到我的花,原谅我。” “好美呀。”程风的眼前冒着小星星,用一种崇拜的目光看着郭大爷。翌茹也觉得郭大爷真的很浪漫,搁到现代,估计小玲的芳心早就被郭大爷捕获了。 “后来,在我放花的地方就会出现一些小的点心,我知道是小玲原谅了我,心里很高兴。后来,我精心培育了一株百合,看到百合洁白的花朵,我想起了小玲,在我的心中,她就像洁白的百合一样,我偷偷地摘了一朵,放在了小门处。” “她肯定特别喜欢。”程风插嘴道。 “对,小玲特别的喜欢,第二日,她借口给父亲送饭,又来到了花圃,我正在给百合施肥,她看到我,眼睛亮晶晶的,问我“百合是你种的?”我点点头,“我很喜欢。”然后小玲就跑走了。” “过了那日,我就专门研究培育一些珍稀的花草,包括各种瓜果,王爷别院内有书房,为了研究这些花草和瓜果,我特意和别院内的夫子学了认字,历经一年多,我终于可以自己翻看典籍,将书中介绍的方法用到了平时照顾花草上,王爷别院内的花圃一时在国都都享有盛名。王爷更是分给了我一些赏赐,我更希望小玲能再来看我,将自己种的瓜果和花草送给她。” “她后来看你了吗?”程风问道。 “我一直在小门外放东西,每次我放完东西,第二天都能在原处发现新做的小点心,有一天,当我将一篮果子放在小门处的时候,第二天在门外发现了一个包裹,在包裹内放着一双新做的鞋。” “她肯定是喜欢你,要不不会给你做鞋。”程风说道,安国有个习俗,如果男女双方认同,女方可以给男方做双新鞋,以示自己的心意。 “我拿到鞋后辗转反侧,想着小玲还小,等她及笄后,我就可以和管家提亲,想着我和她成亲后的幸福样子,我兴奋了整夜。” “后来呢?” (今天的一更,下午两更,时间大概在十一点左右,亲们不要熬夜了,可以明天早晨看,谢谢星月櫻雪的打赏,我有动力了,继续码字。谢谢亲们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