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七十九章细说往事(下) - 穿越农家生活

第一卷 第七十九章细说往事(下)

第七十九章细说往事(下) 听到程风问后来的样子。郭大爷的眼神黯淡下去,翌茹觉得郭大爷肯定被棒打鸳鸯了,要不然郭大爷不会孤身回到郭家村。 “后来,我和小玲仍然是通过花圃的小门传递着东西,偶尔等我可以出园的时候,小玲就站在巷口处,我可以远远地看上她一眼,然后在街上看到好玩的东西,我就会买回来放在小门口,这样我们过了两年,直到小玲及笄。” “及笄后你们就可以成亲了,不好吗?”程风没有看到老人哀伤的神情,插口道。 “小玲及笄那年,我二十岁,我已经积攒了一百两银子,准备和小玲成亲后自己在周围觅一处房子,想到能有自己的房子,自己的家,我对未来充满了憧憬。直到管家有一日将我叫到了身边,他的一番话惊醒了我。” 想着那日平时看来很是亲切的老人将自己叫到面前,自己还暗自窃喜。以为是要和自己说小玲的事情,因为前几日小玲曾说过自己及笄了,要和父亲说自己的亲事。郭大爷回想着往事,陷入了回忆中。 管家是个和蔼的人,郭凤年也就是郭大爷看到眼前即将成为自己老泰山的老人,心中有些犯憷,老人一向是和蔼的,这次面容倒是很严肃,恐怕是知道自己和小玲底下私相授受的事情了。郭凤年见状跪倒在地,管家看着眼前跪着的少年,叹了一口气,“你可知道自己是那错了吗?” “知道,我不该和小玲私相授受,还望伯父原谅。”郭凤年诚恳的说道。 “除了这一点,还有一点,你永远也改变不了,你可知是什么?” “我,不知。” “就是你的身份,你可知道,我为什么忍着清贫也不让小玲母女进这个院子,就是身为下人的身份,我想我的女儿能够嫁到一个自由的人家,哪怕是清贫一生,但是她的子女不会被一出生就冠上家奴的身份。玲儿嫁了你,就是梁王府的奴才,生的孩子也是梁王府的下人,你觉得。这样对小玲,对她以后的孩子,公平吗?” “我也可以将小玲安置在院外,我已经存了一百两银子,可以在附近买个小院子,我来供养她们,您放心,我肯定一辈子对小玲好,不让她沦为下人。” “你可知,你我身份有差别。”管家说道。 郭凤年倒是真的不知道自己和管家的区别,应该都是下人吧。 管家见眼前的少年沉默了,知道自己的话起了作用。“我和你的区别在于你是家生子,而我,只是和梁王府签了契约,只要契约时间一到,我就能脱离梁王府。而你,确是签的死契,你的一切,包括你未来的家人,全都是梁王府的人。” 郭凤年被管家的话惊呆了,一屁股坐在地上。他没有想到,自己竟然和梁王府签的死契。自己被前主人送过来之前,确实是签了一个契约,自己在上面按了手印,当时自己并不识字,所以上面写了什么自己并不知道。 “你知道为什么你会签死契吗?” “不知。” “因为你太出色了,对于一个出色的下人,上位者用的最好的办法就死牢牢的掌控在自己手中,所以,你自己子子孙孙都要留在梁王府,你们培育的奇花异草都要在梁王府内,供梁王府炫耀和用作上献的资本。” 郭凤年听到管家的话,怔怔的愣在那里,久久不能回应。 “你愿意让小玲陪着你,一辈子当别人的奴才,你愿意,可我不愿意。我们只有小玲一个女儿,我愿意让我的外孙或者外孙女过上平常人的生活,不会因为做错事就挨板子,不会因为得罪老爷夫人就被流放或者贱卖,你能体谅一个做父亲的心吗?”管家说道最后,声调提高了不少,房门外有人伸过头来,看了两人一眼就又离开了。 “你考虑考虑吧,三天后我想你能答复我,这几日,我不希望你再找小玲。”管家留下一句话,开门走了出去。 郭凤年自从和管家谈话后沉闷了很久,他想着自己和小玲接触的点点滴滴。想着小玲的纯洁善良,在床上辗转反侧,在凌晨才睡了过去。 睡梦中,自己和小玲拜了堂,成了亲,在别院外的小楼中幸福的生活。场景在变幻,小玲怀孕了,自己期盼着小玲孩子的降生。终于有一天,小玲的孩子降生了,是个男孩子,健健康康的,自己正在兴奋中,突然旁边冲出一个人,拿了一个烫红的烙铁,在孩子额头上烙下一个奴字,郭凤年和小玲被人拉着,眼睁睁的看着孩子大声的哭着,“不要啊。”郭凤年痛苦的嘶叫着,在睡梦中醒了过来。 看着被自己惊醒的园丁老张,郭凤年抱歉的笑了笑,躺在床上,再也睡不着了。是呀,自己能给小玲什么呢。就想睡梦中发生的,自己和小玲的孩子一出生就会被冠上奴才的身份,没有自由,只能像只木偶似地被主人掌控,自己真的希望自己的孩子有这样的人生吗? 第二日,起床后郭凤年在苗圃的小门处发现了一张丝帕,丝帕上用绒线绣着一个铃铛,郭凤年放在手中,珍视了很久,恋恋不舍的放在远处。 第三日,同样的地方又放了一块手帕。手帕上绣了一丛蒲苇和一块磐石,郭凤年还是将手帕看了又看,等全记在了心中才不舍得放下。 一连几日,小玲都留了东西在小门处,郭凤年下定决定,坚决不收小玲留下的东西,半个多月以后,郭凤年找到了管家,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他。 管家对郭凤年的决定一点都不意外,他拍了拍少年的肩膀,沉声说道,“我本来很是看好你,但是,你和小玲有缘无分,我已经和总管说好,将我调到城东的别院,以后小玲母女会跟我一起搬走,你好自为之吧。”郭凤年看着老人疲惫的身影,痛恨着自己的出身。 听到郭大爷的描述,程风已经是两眼泪汪汪了,“后来,你见过小玲吗?” “没有,我听说她后来嫁了个做小买卖的商人,生了个孩子,后来孩子据说挺有出息的。”郭大爷说道。 “那你怎么从梁王府脱身的呢?”翌茹问到了关键的问题。 “自从小玲和父亲搬走后,我就开始消沉起来,一是因为我受了打击,再一也是因为我想变得平常,因为我的优秀我被签了死契,我不甘心,我想脱离这种生活。” “你成功了。”翌茹赞叹郭大爷的心思,既然郭大爷能够归家,就证明他确实摆脱了那个身份。 “对,先前的十年,梁王爷可能察觉到我是假装的,一直在试探我,还给我找了一户人家。我心中念着小玲,肯定不愿意再耽误旁人。后来,梁王爷见我确实是没有了什么特别的,只因为我是黔驴技穷,见我年岁大了,还要供我吃食,就将我放了回来。” “你出府后见过小玲吗?”翌茹不愿这个凄美的爱情故事这样结局,瞧着郭大爷的脸色,小声的问道。 “我偷偷地打听过,小玲和丈夫结婚后,生了个孩子,在孩子十岁的时候就去世了,据说是思虑过重劳神才走的。我在小玲的坟前哭了一场,觉得生无去处,就想着再看看出生的地方,然后去找小玲,以后的事情你们就知道了。” “郭爷爷,我们给你当你的孩子。”程风扑到郭大爷怀中,抽噎的说道。 “呵呵,我早就将你们当成我的孩子了,我之所以和你们说这些,就是想你们明白,我并不贪慕金钱,我更喜欢能够有人陪着我,能够感受到亲人的关心,这就是我老头子最大的福气了。” 翌茹从没想过郭大爷竟然有这样的经历,看着眼前的老人,尽管脸上还留着刚才的忧郁,但眼神清亮,眼底带着暖暖的笑意,这样就足够了。 “对了,爷爷,我前天听你咳嗽了,我今天熬了枇杷膏,族长爷爷试过,效果可好了,你也尝尝吧!”程风抹了抹眼角的泪痕,拿过身边的小罐,递给了郭大爷。 “好孩子。”郭大爷拿过小勺,用勺子挖了一块膏体,放在嘴里,嘴边含着笑,眼睛却有了水光。 “郭大爷,你和我们一起住吧,家里可热闹了。”翌茹提议道。 “不用,我老头子喜欢清静,这样挺好的。”翌茹眼尖的发现,郭大爷趁着倒水的时候,偷抹了一下眼角。 她拉了一下正要说话的程风,嘴巴向外努了努,“郭爷爷,今天吃饺子,估计这回该下锅了,我去给你端来,好不好?”程风机灵的说道。 “好好。”郭大爷应着,两个人急忙向院外走去。 走出院门外,程风撅着嘴,“我还想和爷爷多呆一会呢,姐姐,你怎么就让我出来了。” “郭大爷今天给咱们讲故事时间太长了,让他歇歇,咱们回家给他端饺子去,好不好。”翌茹安抚的说道。 “好吧。”程风不开心的答道,磨磨蹭蹭的跟在翌茹的身后,回家去了。 (今天两更送到,虽然有些晚,可是某梦终于实现了自己的诺言,希望亲们继续支持。郭大爷的往事这章是第一人称呢,这是某梦第一次尝试这样写,亲们多提宝贵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