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八十章千里送梨 - 穿越农家生活

第一卷 第八十章千里送梨

第八十章千里送梨 郭家在鱼塘旁边的空地上开了一块小菜园。菜园里种了一些蔬菜,今天早晨郭婶在菜园里割了一些韭菜,中午吃韭菜馅饺子。翌茹和程风刚回到家,张小眉就利索的将饺子下了锅,程风自觉地坐在灶前烧火。郭家现在人口多了,每次吃饭的量就比较大,这回整整包了四屉饺子,用了四斤肉馅。饺子下了锅,锅开后就像一个个的大白鹅飘了上来,郭婶拿个大勺子将饺子搅了一下,又盖上了锅盖,一阵韭菜的香味飘了出来。 “真香,婶婶,一会儿我给郭爷爷端一碗过去吧?”程风闻着饺子的香味,和郭婶商量到。 “嗯,这是韭菜鲜着呢,给你郭爷爷和族长爷爷都端点去,让他们尝尝鲜。”菜地里的种子有好多是冯贵从西部带过来的,还有一些是邺城常有的,都长得青翠喜人。开春的时候头茬的韭菜割下来做了韭菜盒子和韭菜饺子,郭家的人都很喜欢吃。族长爷爷和郭大爷也都比较喜欢。可是郭家菜地里的产量不大,过上一段时间才能吃上一次。这次好不容易赶上韭菜终于长高了,郭婶才将韭菜割下来,给大家解解馋。 “好的,我去,我去。”程风自告奋勇,揽下来刚才的任务。 “你就不怕回来了没得吃?”郭婶在一边逗她,“哪能呢,婶婶一定给我留着的,再说了,我一会儿快一些,肯定还能赶上最后一锅的饺子。”程风说道。 “你个小精灵鬼。”郭婶在程风的额头上弹了一下,用笊篱将锅内煮好的饺子放在一个大碗内,连盛了两大碗,将碗放在食盒里,程风拎上,用上轻身的功夫,转眼就出门不见了。 “婶娘,我看以后咱家要是开了饭馆,可以派程风去送饭,这技术,不错。”翌茹打趣的说道。 “我看行。”张小眉在一旁附和地说道。 三个人嘻嘻哈哈的煮着饺子,虽然是大锅,但是由于饺子的数量比较多,足足要煮三锅才能将饺子煮完。下第二锅的时候,郭大宝领着几个孩子都回来了,上午几个人去瓜棚里将西瓜秧全扯了起来。准备在大棚里再种些别的东西。人手不够,连程进都进入了扯瓜秧的队伍,几个人刚进来,正好碰到张小眉将第一锅剩下的一碗饺子放在灶神爷前面供奉。见到几个人灰头土脸的进来,赶紧将灶后温着的水桶提了出来,放在澡房里供大家洗漱用。 等第二锅饺子出锅的时候,郭大宝一伙已经在饭厅做好了,郭婶将温好的一壶酒放在饭桌上,拿了几个酒盅放在桌上。郭大宝病好以后陈先生建议他每天喝上二两酒,这样可以舒筋活血,对身体好。郭大宝慢慢养成了习惯,每天中午和晚上喝上一点,现在家里条件好了,郭婶也就不再吝啬这一天的二两酒,反而在吃饭的时候就烫上一壶,每天程进和郭大宝都喝上一点。张小眉端上了几碟凉菜,老醋花生、凉拌肘花、酱牛肉、菠菜粉丝,郭大宝和程进就着下酒菜,开始喝起酒来。 等程风像一阵风一样来到饭厅的时候,饺子刚刚煮完,郭婶和王张氏刚刚坐下。程风一屁股坐在翌茹旁边。“还好我跑得快,不晚。”用筷子夹了一个饺子,往嘴里放去。 “哎呦,烫死我了。”放在嘴里的饺子被程风吐了出来,张开小嘴巴一个劲的哈气,张小眉递过一杯凉水,给程风含在嘴里,半晌程风才缓过劲来。 翌茹看到程风的样子,忽然想起了看到的一个小故事,那是幼儿画报上记载的一篇小故事,火帽子、红袋鼠和跳跳蛙冬天里在外面做游戏,天气特别的冷,几个人就回到了屋里。火帽子告诉妈妈,自己想喝汤,然后就盖上被子取暖去了。鸡妈妈盛了汤过来,红袋鼠在用汤暖手,跳跳蛙将汤吹凉,只有火帽子从被窝里钻了出来拿起汤就向嘴里放,结果就是现在程风这个样子。想起火帽子最后说的那句话,翌茹扑哧笑了出来。 程风委屈的看着翌茹,“姐姐,你取笑人家。” “哪有?”翌茹就将小故事告诉了她,程风听的津津有味的,最后才问,火帽子最后说的是什么呀。“火帽子他说呀……”翌茹故意拖了长音,程风在旁边急的直催。“他说就是凉的汤,事先也要吹上三口气,就是这个样子。”说完还做了一个示范的动作。 大家都被翌茹的举动逗笑了,程风真的夹起一个饺子。吹了三口气,等放在嘴里,才发现大家都在看自己,“讨厌啦,你们都看人家干什么!”大家又是哄堂大笑起来。 随后的两天,翌茹一边和郭香香商量作坊的事情,一边和程风去看族长和郭大爷,族长和郭大爷的身体慢慢的好了起来。作坊的事情和族长商量后有了眉目,族长靠近郭家的一大片地给了作坊,翌茹画了图样,准备去找鲁家班给自己盖房子。 这天翌茹正要和程进出门去邺城,在门口碰到了风尘仆仆的聂四,“秦小姐,这是东家让我送给来的。”翌茹看了半天,才认出面前的人是聂四,主要是因为聂四脸上全是灰尘,被汗水一冲形成了一道道的灰沟,狼狈极了。 接过聂四手中的锦盒,里面放着十几个梨子,一个个晶莹剔透,很是好看。翌茹才想起自己曾经托陈先生找过雪梨,这恐怕就是聂亭然准备给母亲寿宴的雪梨了,不过这十几个梨保存的真的很好。就像现代在冷库中存放的一样。梨和梨之间用软布隔开了,就算长期颠簸也不会碰坏,看来送梨的锦盒就下了不少功夫。 “替我谢谢你们东家,对了,正好家里还有几个西瓜,你一起带走吧!”翌茹觉得总不能让人家白跑一趟,而且这十几个梨估计也价格不菲吧。 家里前两天郭大宝带着大家扯西瓜秧的时候摘了几个西瓜,翌茹曾经尝过一个,味道还可以,没有像现代吃的拉秧瓜那么明显的难吃,用来送人也是可以的。 聂四不敢答应。来时东家曾经嘱咐过,这次只是送雪梨,其余的事情不让自己插手,看着院门处郭大宝抱过来的几个西瓜发了愁。 “拿着吧,你们东家不会说什么的,我替你做主啦。”郭大宝替聂四将西瓜固定好,拍了拍聂四的肩膀,安慰的说道。聂四曾经在郭家呆过一段时间,郭大宝对聂四印象还挺好的。记得聂四刚到郭家的时候,坚持叫郭大宝郭老爷,被郭大宝教育了好久,才改口叫郭叔,但是言谈举止还是恭恭敬敬的。 聂四见推拒无效,只好拿上了西瓜。郭婶听到声音走了出来。“这是聂四,哎呀,从哪里过来的呀,看这孩子一身的尘土,快点,小眉,打点水给聂大哥洗漱洗漱,快点,聂四,快进来,吃点东西吧,这么早,怕是什么都没有吃呢?”说完就示意郭大宝带着聂四进家休息休息再走。 小眉听话的将水准备好了,郭大宝领着聂四去洗漱,其实聂四在郭家新居呆过一段时间,道路还是比较熟的,但是这次过来毕竟是客人身份,跟着郭大宝去了。 片刻后聂四洗漱完,换了身衣服,重新梳了头发,坐在堂屋内,程风偷偷地瞅了一眼,将翌茹拉到一旁,“这是刚才那个人吗。真不像耶,刚才脏兮兮的,现在倒是像个人样了。”翌茹嗔怪的看了她一眼,“人家还不是为了替咱们送东西吗,快点,去看看饭好了没有?”程风吐了吐舌头,转头去厨房了。 “聂四是从国都来的?”郭大宝趁着郭婶去准备饭的时候闲聊说道。 聂四从椅子上起身站起,向郭大宝行了一礼,才说道,“我是从月城直接过来的,我们东家正在月城拢帐,接到了陈先生的消息后,就派我赶过来了,我先到了国都,然后再从国都到了这里。” “月城,那么远!”郭大宝惊讶的说道。 “月城很远吗?”翌茹还没有听说过月城的名字,疑惑的问道。 “月城距离咱们这里要走两千多里路呢,我听族长说,曾经咱们村里有人去月城做生意,走了七天才到呢。”郭大宝说道。 翌茹盘算了一下,自己告诉陈先生想要雪梨是四天前,路上送信想要时间,估计聂四是马不停蹄赶回来的。单看聂亭然送梨的这个举动,翌茹对聂亭然的印象改观了不少。 饭菜上上来以后,聂四也不客气了,毕竟在郭家曾经呆过一段时间,对各人的性情熟悉了不少,郭家人是不喜欢寒暄的。呼噜呼噜就将两碗粥、一屉包子吃到了肚里,抹了抹嘴巴,张小眉又递过来一杯水,聂四又咕咚咕咚的灌倒了肚子里。 郭大宝见聂四很疲惫的样子,劝他在家休息一下,聂四起身对郭大宝说道:“郭叔,我就回去了,国都还有好多事情等着我去做呢!对了,秦姑娘,我们东家说等他从月城回来,要来邺城,想和你谈谈郭家布艺的事情。” “哦,他连郭家布艺都知道了。” “现在国都里鲁家班的家具卖的不错,配套的郭家布艺也卖的红火起来,我们东家想和你商量商量合伙在国都开店的事情,具体的事宜还要等东家和你见面后再详谈。”聂四说完后就告辞回去了。 翌茹看着聂四的背影,想着聂亭然的话,这个聂亭然,还真是那儿赚钱向那儿凑,不过能将郭家布艺发扬光大,听着也不错呢。 (今天的更新送到,呵呵,亲们能不能给点建议呢,每天某梦打开书,什么都看不到,很郁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