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八十一章农家乐(上) - 穿越农家生活

第一卷 第八十一章农家乐(上)

第八十一章农家乐(上) 日子在一天天的度过。十几个梨被翌茹熬成了川贝雪梨膏,给族长和郭大爷吃过后,两人的状况好了不少。族长又能够带着孙子到处逛了,只是郭继昌给父亲限制了时间,不能超过一个时辰。族长吹胡子瞪眼的和郭继昌嚷了一通,还是乖乖的遵守了这个时间限制。 日子慢慢进入了七月,郭家布艺的房子已经建了起来,郭香香带着人住了进去,新建的房间配套设施比较齐全,还雇了村里几个料理食物,条件好了很多。们牟足了劲,质量和产量也越来越好。郭婶在闲暇的时候会去作坊看看,俨然是一副领导视察的样子,惹的翌茹看着郭婶的样子直笑。 “笑什么,城里的管事不都这样吗?”郭婶嗔怪的看了偷笑的翌茹一样,继续自己的视察工作。 翌茹对郭婶的视察并不拒绝,反正郭婶也只是没事了才去看看,而且每次去都能和们打成一片,这样能起到网络人心的作用。每次去时郭婶还会带上一些吃食,们边吃过说,就当是日常消遣了。 七月中旬。坡上的向日葵和鱼塘中的荷花开了,山坡上金黄的一片,煞是壮观。鱼塘中轻轻浅浅的粉红,配着嫩绿或深绿的荷叶,偶尔还会传来几声蛙叫,在寂静的乡村中别有一番风味。 翌茹见这段时间天气很好,就想请城内的段掌柜、郑则仕、陈先生、鲁子豪都来郭家村垂钓烧烤,这些人平时很忙,翌茹就专门去邺城跑了一趟,看看这些人近期能不能过来一趟,权当是散散心。这些人一口同意,决定在三天后在郭家集合,一起垂钓烧烤。 等到第四天一大早,段掌柜一行人就浩浩荡荡的过来了,说是浩浩荡荡一点都不夸张,一个个全部是拖家带口,马车在郭家门前排了一长溜儿,很是壮观。 郭婶和郭大宝自是从翌茹处早就得了消息,一大早就收拾好了,听到马车的声音就来到了门口迎接。一阵寒暄之后,就要将众人迎到家中,可是偏偏众人领着的几个孩子淘气的跑到了鱼塘边的青石板路上,几个人的夫人刚迈进院门的腿又收了回来,向着鱼塘处跟去了。 鱼塘边放着几条小船,在鱼塘边还放着几个遮阳的凉伞,这些都是翌茹特意定制的,现在在七月下旬。太阳已经很是毒辣了,不采取点遮阳措施是不行的,翌茹可舍不得刚白皙了一点的皮肤被晒得紫黑。凉伞下放着青石的条凳,上面钓竿、鱼饵、木桶等应有尽有。 段掌柜一行人平日都在邺城忙碌,很少带着孩子家人参加这样的活动。这次翌茹建议,大家都给她面子,回家商量后,家中的夫人总是听自家的男人说起这个小丫头,有好几个都没有见过,吵着就要跟过来,于是就成了现在的全家游。来到这里以后,看到山上的金黄一片,山下的荷塘,觉得心情也舒畅起来,再加上能享受垂钓的乐趣,选择了自己看好的位置,坐下开始垂钓。 几位的夫人和孩子上了小船,在荷叶和花之间穿梭着,张小山、郭兴和郭威几个人跟着,拿了特制的渔网,看到肥美的鱼儿。就拿渔网去捞。几个孩子自小生活在城市中,见到的最多的就是自家池塘里的锦鲤,听完了张小山他们的介绍,男孩子们开始一个个撸胳膊挽袖子跃跃欲试,女孩则是满眼兴奋地看着他们。 翌茹和郭婶分别跟在船上,翌茹这条船上坐着郑则仕的夫人郑婶和鲁子豪的夫人鲁氏,郑则仕家有一儿一女,大的男孩有十一岁,名字叫郑同,小的女儿只有九岁的样子,名字叫郑甜,鲁子豪家则是一对龙凤的双胞胎,只有七岁,名字叫鲁直和鲁曲,据说名字是鲁子豪正在检查木匠做工是有了灵感取得,翌茹觉得很有趣,在船上放了些食物,一边逗着孩子,一边摘了些荷叶和莲蓬在船上给孩子们玩。 郭婶的船上坐着段掌柜和陈先生的夫人段氏和陈氏,段氏的孩子较大些,是个姑娘,叫段嫣然,和翌茹差不多年纪,比较安静的一个姑娘,段掌柜家还有一个儿子,二十多了,在国都经营着生意。陈先生的陈氏则只有一个男孩,是个清秀的孩子,刚刚十岁。今天是从学里请了假来的,眼睛左看看,又看看,好像再拿眼前的景色和书中的做着对比。 正在钓鱼的男人们抬头就能看到鱼塘中船上的家人,在加上初夏的风还不是特别炎热,呆在凉伞下,坐着软软的椅子,很是惬意。 翌茹看岸边的人们已经开始有鱼上钩了,不甘示弱的拿起一个订制的小渔网,指着荷叶下的一条草鱼说道:“你看,咱们开始捞鱼喽,你们的爹爹正在岸上钓鱼了,咱们来比比,看谁抓的鱼多一些。”说完就伸起胳膊,迅速的将渔网向着草鱼游动的方向捞去。 入了水中的渔网将平静的水面划开了一道道涟漪,水面下正在觅食的草鱼受到了惊吓,尾巴一摇,向着深处游去了。 “又没抓到?”翌茹懊恼的用渔网拍了拍水面,气鼓鼓的说道。 抬头看到两条船上的几个孩子都拿一种怜悯的眼光看着自己,更是懊恼急了,“我就不信,我肯定能捞到的。”说完又将渔网向一条自己相中的肥美的鱼儿伸去。结果由于性子较急,还是扰动了鱼儿。游走了。 正在船头掌舵的张小山看到这个情况,放下手中的船桨,拿起船上准备好的小型渔网,耐心的示范到。 “捞鱼一定要有耐心,光着急是不行的,要这样……”张小山将渔网先放在水中,渔网顺着水晃动着,和水结合到了一起。然后拿起船上的一把鱼食,丢到了水里,一群倒霉的鱼儿游了过来,在渔网上开始抢食。张小山伸手一拽,一条两斤重的草鱼就被捞了上来。 “好棒、好棒。”两条船上的孩子们拍手叫好,男孩子们都从船上拿了工具,开始捞鱼。鱼塘内的鱼本来就多,喂食时鱼儿们就都游过来,一会儿,船上的众人就各有收获。木桶内的鱼儿不甘心的摇着尾巴,仿佛在控诉着主人将自己出卖的恶性。 翌茹也用同样的方法捞起了一条鱼,拿着手中的战利品冲着岸上的众人炫耀着,船上的孩子们看到翌茹的举动,也都向自己的爹爹炫耀着自己的成绩,岸上的郑则仕和鲁子豪看到自家的孩子向自己炫耀的胜利果实,加快了钓鱼的进度。但是钓鱼毕竟不同于捞鱼,越着急越是不成功,最后,看看旁边老神在在的段掌柜和陈先生将钓起的的鱼放在旁边的木桶里。才发现急躁是不行的,于是踏实的坐下,不再受外界的干扰,认真的钓了起来。 等到近中午的时候,无论是钓鱼的还是捞鱼的都是满载而归,望着面前十几桶的的鲜鱼,翌茹只好打消了先前的想法。本来翌茹考虑将今天打捞的成果当成今天午餐的原料,但是这么多肯定是吃不完的,只好从每个桶里抓出一条最肥的,剩下的当成战利品让众人拿走。 “咱们中午吃烤鱼,怎么样?”翌茹咨询着大家的意见,众人听段志兴讲过在郭家吃过的烤鱼味道,今天段志兴由于接待一个大的客户,不能赶来,特地让哥哥带来了礼品。 “好,好。”孩子们看着排在山脚下向日葵丛里的烧烤架,想着一会儿又可以玩了,纷纷点头同意。 张小眉和程风这次留在家中准备中午吃饭的东西,中午时分带着几个盖盖的木盆走过来,木盆里是腌制了一上午的肉串。郭家的人给众人做了示范,四家人就分散开来,在烧烤架上烤着自己喜欢的食物。 这次。翌茹利用剩下的西瓜做了西瓜汁,在井里镇凉了,用井水冰着也抬了过来。男人们在树荫下享受着自家妻儿烤制的肉串,喝着冰镇了的青梅酒,互相谈论着。 翌茹和郭婶领着一群孩子围坐在木桌前,将盛有西瓜汁的木桶盖打开,一股甜香就飘了出来,孩子们被吸引过来,翌茹拿起一个靠在木桶上的小木勺,将西瓜汁分别盛在瓷杯中,白瓷的杯子衬着鲜红的汁液,很是好看。 大一些的段嫣然拿起一个杯子,嘴唇在杯子边浅尝了一下,兴奋地说道:“这是西瓜的味道呢?” 段氏和陈氏拿着几个肉串走了过来,段嫣然和陈峰拿了杯子,递到母亲面前,段氏和陈氏劳动了一番,也渴了,没有看清杯子里的东西,将西瓜汁灌倒了肚里。等两人喝完,相互看了一眼,默契的说道,“这回如丫头请我们可花了大手笔呢!” 树荫下的男人们被夫人的话语引了过来,看到了桌上的西瓜汁,眼睛一亮,想要分一杯,翌茹伸手一拦,“这可是我们女士专用,你们还是喝青梅酒去吧!”男人们没有纠结女士这个词的含义,只是看着桌上的西瓜汁,看着自家的孩子将凉凉的汁液喝进肚里。 “不给老子留点,真是不孝。”鲁子豪看着鲁直和鲁曲将一杯喝完,郁闷的嘟囔道。 (亲们,今天的更新送到,某梦明天要出远门,估计明天可能回不来了,今天晚上的车,所以在这里先请个假。等后天回来,某梦会补上明天的章节,每次碰到这样的情况,某梦就会懊恼自己没有存章,对了起了,但是某梦觉得每天码字才有新的灵感,谢谢亲们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