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八十四章美男是他 - 穿越农家生活

第一卷 第八十四章美男是他

第八十四章美男是他 翌茹正想着美男是谁。郭大宝已经领着人进来了,翌茹抬头去看,原来是聂亭然,聂亭然穿了一件蓝色的长衫,头上用白玉簪挽住,越发衬得面目俊雅,体态,果然是一副青年才俊的样子,怪不得程风说是帅哥找自己呢。 “庭然说要找你谈些事情。”郭大宝将聂亭然引进屋内,坐在中间的太师椅上,让小眉递了茶,端起茶杯,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这次看到聂亭然,翌茹觉得有些不太一样,什么不一样呢,自己也说不清楚。就像自己和庆平刚认识的感觉有些相同,但又有些不同,翌茹是个容易感动的人,当时和庆平认识,是源于课堂上的一个小插曲。 翌茹平时的爱好就是看书,数理化成绩不是特别好。文科成绩倒是不错,于是语文课就成了翌茹的看书课。正看着津津有味,忽闻老师喊自己的名字,条件反射的站了起来,原来老师让翌茹朗诵接下来要翻译的一段话。翌茹的全部心神都在小说上,老师讲到哪里自己哪知道,这时候的同桌庆平将书挪到了自己面前,用铅笔画着记号,翌茹领会了庆平的意思,顺着做记号的地方就朗朗的念了起来。等念完以后,老师让翌茹坐下,将庆平叫了起来,“庆平同学,你的同桌是在认真听课吗?”听到这句话,翌茹才知道肯定是自己偷着看小说被老师发现了,正在忐忑间,庆平看了翌茹一眼,回答道:“是,老师。” 就因为这句话,翌茹和庆平成了朋友,后来庆平问翌茹为什么会看上自己,“因为你帮助了我呀!”翌茹笑呵呵的说。说实在的翌茹所在的小城市还是个比较闭塞的小城,翌茹所在的学校又是个重点中学,一直以来男生和女生接触不是很多,可能就是因为从来没有和自己过多接触的庆平的一句话,翌茹才会感动。现在想来,自己还真是个感性的人呢。 翌茹压下了心中异样的情愫。抬头看去,正看到聂亭然带着笑意的眼睛看着自己,翌茹看到聂亭然笑的像个狐狸样子就来气,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然后见郭大宝正在看自己,赶紧低下头去。 “大宝叔,我这次过来是想商量一下郭家布艺的事情,不知郭香香在不在?”聂亭然入乡随俗,开门见山的说明了来意。 “在旁边的院子里,我带你去。”因为聂亭然来时没有说清楚要找谁,郭大宝以为找翌茹,就将其领了进来,由于翌茹已经十二岁了,过两年就及笄了,郭大宝已经减少了翌茹和外界未婚男子接触的时间,非要接触,也要自己在场或者郭婶在场,说是怕坏了翌茹的名声。 名声翌茹是不怕的,反正她来到这个世界上还没有打算嫁人,再说,现在自己还这么小。能出什么事情,但是郭大宝夫妇也是好意,再说了聂亭然是不是未婚,自己还真的没有打听过呢。 聂亭然跟在郭大宝身后走向门口,在门口处,聂亭然回头给了翌茹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将翌茹囡住了,嘛意思吗,怪怪的。 过了一会儿,程风跑了过来,“姐姐,姐姐,香香姐叫你过去呢?” 翌茹跟着程风来到了宅院一侧的作坊,作坊占地面积很大,前面有三排房子,每排房子都有十几间,第一排就做了郭家布艺的展示区和接待区,后面是们做工的地方,用一堵墙隔开,保证了两个功能不同分区的隐秘性。 郭香香坐在桌子后,聂亭然则坐在接待的沙发上,正在云淡风轻的喝着茶水。“咦,叔父呢?”翌茹正在纳闷郭大宝怎么没在跟前,郭香香回到道:“小山将大宝叔叫走了,说是段二掌柜过来和叔父商量西瓜的问题。” 翌茹看了聂亭然一眼,肯定是这厮耍的手段,这才明白刚才那意味深长的眼神,这厮也太腹黑了吧。自己一定要小心,一定不能上当。 正想着。聂亭然将一份契约样式的纸张递到翌茹跟前,“我知道郭家布艺实际上是你说了算的,这是我草拟的契约,你看看。” 翌茹接过契约,契约上按照以往翌茹订的合约模式,甲方是郭家布艺,乙方是聂亭然的霓裳居,原来霓裳居在好多地方都有分店,国都的霓裳居是总店,邺城段掌柜掌管的这间只是分店的一个。合约上写明,霓裳居负责给郭家布艺提供原料,郭家布艺的产品可以在霓裳居销售,销售的分成是郭家七,霓裳居占三成。 “这有些不太合适吧?”想想郭家才占七成,翌茹觉得很不甘心,虽然七成也不少的样子。 聂亭然仿佛早就预料到翌茹会这样说,从怀中再掏出几张纸递给翌茹。翌茹翻开一看,原来是一些布料的成本和店铺的租金,上面将国都,邺城还有安国的几个大都市的情况描述的相当详细。翌茹粗略的算了一下,如果自己开店,这笔费用是不小的,而且借着霓裳居的名声。自己还省了打广告的钱了,这笔买卖是有的赚的,看来,聂亭然这厮是料定了自己一定会和他合作,才准备的这样详尽吧。 “好,成交。”翌茹不再废话,直接拍了板。郭香香拿过笔墨,翌茹在契约上面签了字,合约就生效了。 “听说,你好想搞一个度假村之类的东西。”聂亭然眯着眼睛,看着眼前沐在阳光中。仿佛镀了一层金色的少女。 “是段掌柜告诉你的吧,怎么,这也有兴趣。” “这回你猜错了,我是从陈峰说的,我在他家看到了烧烤架子,陈峰说漏了嘴。”聂亭然解释道。 “哦”翌茹也只是有个想法,聂亭然知道了也无所谓,大不了拉他入股,还能减少一些自己的风险呢? “为什么想起这些。”聂亭然站了起来,走到翌茹跟前。 “好玩呗,我觉得这片山林的景色不错,这样不是可以改善一下乡亲们的生活吗?”翌茹望着面前的阴影,挑了一个接近小孩子的想法的原因,说了出来。 聂亭然凝视着翌茹,面前的少女头有些低,从自己的角度能看到少女饱满的额头,眼睛上方的睫毛一闪一闪,泄露了主人真实的想法。 被聂亭然看的有些毛,翌茹抬起头,正落在一上笑意盈盈的眼睛里,“聂公子,我不认为自己的这个度假村和你有什么关系?”翌茹强硬的说道。 聂亭然就像看到了一只小猫,见翌茹这样子,笑了起来,“我是担心你,你觉得自己就靠着这么个小山包,就能招揽到客人吗?” 确实,象山不是很高的,附近只有龙山的险峻,风景秀丽,据说还有温泉,可是龙山是人家豪贵的地盘,自己也曾觊觎过,要是能在龙山上实施自己的方案,自己才不要找这个小山包。 聂亭然见翌茹被自己的话说动了心,继续说道:“我打听清楚了,龙山是三皇子的私产。他近期要来龙山游玩,能不能得到他的支持,就看你自己的了。” 翌茹被聂亭然莫名的话有些弄懵了,什么三皇子,自己打死也不想和权贵挂上关系。“我只是个小人物,那些大人物怎么会知道我呢?”翌茹打着哈哈,绕开了这个话题。 “你应该还记得你设计的第一款兔毛骑马装吧,三皇子早就听说了你的事情,就连你送来的西瓜,我都分了些给他呢,这次,他可是可以过来的。”聂亭然扔下一句像炸弹的话,拿起合约就走了。 半晌,翌茹才回过味来,“唉,说清楚,怎么回事呀?”,边说边追了出去。 今天的加更呢,亲们,说句话吧,梦梦太寂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