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八十五章失踪的郭大爷 - 穿越农家生活

第一卷 第八十五章失踪的郭大爷

第八十五章失踪的郭大爷 当翌茹追出门去。只看到聂亭然马车后扬起的尘土,“这个可恶的聂亭然。”望着聂亭然马车,翌茹狠狠地跺了跺脚,估计聂亭然是故意的呢,等下回见到他,一定要他好看。 回到家里,郭大宝也回来了,坐在堂屋了正皱着眉,见翌茹进来后,纳闷的说道:“丫头,这个段志兴怎么回事,说要跟我商量事情,转眼就不见了。” “估计是临时有事情吧?”翌茹只能先安抚一下郭大宝,聂亭然给自己留下的那句话翌茹考虑暂时不告诉家人,待她想出办法来以后再说。 以后的几天翌茹过的有些浑浑噩噩,脑袋里只想着聂亭然留下的话,翌茹是坚决不想和权贵打交道的,但是既然那个不知道长什么模样的三皇子知道了自己,还要找个理由搪塞过去。这个该死的聂亭然,自己往邺城去了几趟,都没有找到他的人影。熟悉他的段掌柜、陈先生都不知道他去了哪里。想到这里,翌茹愤愤的揉着手中的面团,仿佛这就是聂亭然那笑意弯弯的笑脸。 “如儿,你已经揉了半个时辰了,歇歇吧!”旁边的郭婶见到翌茹一脸气愤的揉着手中的面团,生怕她累着,考虑了半天才阻止道。 “呵呵,面好了,可以下锅了。” 今天中午吃刀削面,郭香香的舅妈王张氏老家擅长做面食,尤其是刀削面。郭家人吃过一次,都爱上了这劲道爽滑的面条,配上翌茹提供的哨子面的卤子,郭大宝能吃上两大碗,今天郭大宝去瓜棚的时候特意嘱咐了郭婶,今天中午想吃刀削面。 王张氏和好了面团,正好碰到翌茹进来,翌茹这几日无事,看到了面团,有了发泄的地方,就从王张氏的手中接过面团,开始在面板上活起来。 郭婶看着翌茹就有些不太对劲,但是鉴于厨房里有王张氏在,不好当面问翌茹是不是有心事,见翌茹活了半个时辰了,手都有些红了,才出声阻止道。 王张氏早就觉察出厨房里的气氛和往常不一样。主要的根源就在眼前的小丫头身上,但是作为客人兼雇工,当然也不好意思打听主家的消息,见翌茹放下了手中的面团,赶紧将准备好的削面工具拿出来,准备下面条。 削面用的是一把特制的弧形削刀。王张氏左手托住揉好的面团,右手持刀,刀在面片上上下翻飞,一刀赶一刀,削出的面叶儿,一叶连一叶,恰似流星赶月,在空中划出一道弧形白线,面叶落入汤锅,汤滚面翻,又象银鱼戏水,煞是好看。 见时候差不过了,翌茹就开始准备哨子面的卤子,早晨张小眉买好了五花肉,如豆和萝卜切成了小块,在锅里翻炒后加入辣椒面。加入骨汤和陈醋就好了。张小眉准备了黄瓜丝、煮黄豆、青蒜末在盘子里,等吃饭的时候配着吃。 等郭大宝回来后看到自己喜欢的刀削面并没有太兴奋,而是心事沉沉的坐在座位上,郭婶坐在丈夫旁边,看到丈夫这样,悄声的问道:“怎么啦?” 自从郭香香的作坊建成后,郭香香和王张氏不再跟在郭家吃饭,而是自己开伙了,桌子上做的全是郭家的人,大家听到郭婶这样问,也都看向了郭大宝。 “没事,就是觉得这几天郭大爷有些神不守舍的样子,我这几日眼皮总有些跳,总要感觉要出事的样子。”郭大宝上午在瓜棚的时候,正好碰到郭大爷望着瓜棚内的西瓜苗出神,郭大宝叫了好几声都没有反应。据张小山说,郭大爷这样有几天了,自己私下问过,郭大爷说没事,老人岁数大了,总是反应不灵便,张小山也没有在意。 “是呢,这几日郭爷爷是有些不太对劲,前天我去给他送东西,看到他偷偷藏起了几张纸,我问他是什么,他说是自己总结的种瓜的经验,怕别人翻去,所以要藏好。可是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的样子。”程风也在一旁说道。 “是吗。我这几日都没有见过郭大爷,这样吧,风儿,咱们下午做些好吃的给郭大爷送过去,好不好?”翌茹提议道。 “好呀、好呀,就做郭爷爷喜欢的葱油卷好了,上次姐姐做的,郭爷爷吃了好几张呢!”程风欢快的说道。 午饭在程风的催促中吃完,翌茹就开始和程风准备做葱油饼的东西。葱油饼实际上是类似于现代的葱油小饼干,只是个头比饼干大了些,这是翌茹和唐记的钱三娘一起研究制成的,钱三娘还送了翌茹一套家伙事,翌茹闲暇的时候就领着程风烤饼干吃。 等到将做好的东西放在简易的烤箱里,程风忽然说道:“姐姐,我总觉得那天发生的事情不对劲?” 翌茹听了一惊,正色的对程风说道:“风儿,你给姐姐说说,郭大爷究竟哪里不太对劲。” 程风歪着小脑袋想了想,“大概有七八天了,咱们把瓜苗栽倒大棚里以后,我记得我去郭爷爷家送工具,听到屋里有人说话的声音,刚开始小声的。后来传来郭大爷非常暴怒的声音,好像说的是“他做梦”,然后我不小心碰到了放在墙边的工具,发出了声音,屋里就没有声音了。我就来到郭爷爷房门前,告诉他自己将工具送回来了,问问郭爷爷还有没有事情。姐姐,你不知道,江湖上这种劫持人的事情多了,我怕郭爷爷也碰到坏人,才出声询问的。可是屋里好久都没有声音。我等了一会儿,刚想要冲进去的时候,郭爷爷说自己累了,想要休息一会儿,下午就不去瓜棚了。我想着你不是说过吗,每个人都有的,我也不好追问郭大爷屋里是不是有人,只好离开了。不过我没有真的走,躲在墙角处,等了大概半个多时辰,才有一个穿着黑衣,戴着斗篷的人从郭爷爷的院子里出来。我偷偷的从院墙上向郭爷爷院子里望,郭爷爷站在院子里,看着黑衣人走了才回屋的。” “你后来见过这个人吗?”翌茹追问道。 “没有呢,那天以后我就特意注意了郭爷爷,郭爷爷对我这么好,我可不想有人伤害他,后来就是我吃饭的时候说的那件事情了,姐姐,你说,那人是不是坏人,反正我觉得不像好人,好人哪能穿戴那么严实,肯定是坏人不想让别人看到自己,才装扮成那样的。” 翌茹也没有想到过能碰到这样的事情,想来想去没有头绪,算了,还是一会儿去了郭大爷家仔细问问吧,估计郭大爷也是有难处的,要不然也不会瞒着大家了。 烤好的葱油饼出了烤箱,程风麻利的将饼放在一个纸盒里,两个人凑着葱油饼还热乎,赶紧向郭大爷家走去。 走到郭大爷家门口,就看到郭大爷家的门口打开,两人互相看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纳闷的神情。“咦,郭大爷家的门怎么开着呢。平时都不会这样呀。” 两人走进院子,程风喊道:“郭爷爷,风儿给你带好吃的来了。” 喊了半天都没有人应,程风心急的推开屋门,随即又跑了出来,焦急的对翌茹说道:“姐姐,郭爷爷不见了。” 在医院陪床的日子好难过,某梦明天还要去,今天趁着回家的功夫赶紧更了一点,亲们,后天某梦就解放了,明天如果有空,某梦还能更一章,周三以后会补上上周的缺章,对不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