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八十七章端倪 - 穿越农家生活

第一卷 第八十七章端倪

第八十七章端倪 郭大宝摇摇头,拖着疲惫的向屋子里走去。翌茹这才发现郭大宝的不对劲,“叔父,你的腿。”族长这时也发现了郭大宝的腿拖着,有些问题。“大宝,不是旧伤犯了吧?” “没事,就是今天跑得路太多了,有些不适应。” “他们呢?”族长看了看门外,跟在郭大宝后面的后生们全没有回来,估计是上山去找了。 “他们上山去了。”郭大宝的话验证了族长的猜测,“要不是我这条腿,我也就跟在后面去了。”郭大宝懊恼的说道。 “正好,咱们好好合计一下,看看怎么回事?”翌茹和张小眉搀着郭大宝走进屋里,翌茹拿了一个包了热水的小罐过来,用布巾包上,放到郭大宝的腿上,给他活血。 “你怎么看?”族长问道。 “我觉得郭大爷可能是跟着什么人走了。”郭大宝沉思了片刻,说道。 “怎么说?” “我听郭峰说,他今天下午看到郭大爷和一个穿着黑衣的人走了,两人一前一后,进了山。后来就看不到了。” “你猜他们是上了山?” “嗯,他们如果去邺城,只能走村口的小路,但是他们没有,确是向着龙山的方向去的,我们不敢进龙山,但是村里的人在龙山周围找找,如果人是让掳了去,估计能留下点线索,如果是自愿的,那咱们就不要掺和了。” “郭爷爷肯定不是自愿的,你们看看这个。”程风一脚踏到屋里,扬着手中的一个手绢说道。 众人围上来,看到程风的手中拿着一个颜色有些发黄的手绢,上面绣着一串铃铛,“郭大爷的手绢,在哪里发现的。”翌茹看到惊异的问道。 “我们在卧室里发现的。”程进也跟着走进来,“我总觉得郭大爷这次离开比较蹊跷,我和风儿在村里转了半天没有看到人,就想着去郭大爷家看看有没有线索,结果在郭大爷的枕头底下发现了这个,你们看,这手绢和平时郭大爷拿的那块有没有不同。” “有个红点,啊,这是血。”程风惊叫起来。 “对,这就是郭大爷留下的线索,我估计郭大爷可能是被人胁迫。迫不得已才跟人离去,离去之前由于时间仓促,在手绢上留下了血滴作为线索,这块手绢的来历风儿已经跟我说过了,我估计掳走郭大爷的人和这块手绢有关。” 族长和郭大宝并不知道这块手绢的来历,翌茹就将郭大爷给自己讲过的往事又说了一遍,族长听完后沉思了一会儿,对程进说道:“程进兄弟,麻烦你去通知一下村里的人,让他们都回来吧,我估计,风年肯定不在这附近了。”程进应了一声就出去了。 “伯父,你怎么看?”郭大宝问道。 “我估计风年被胁迫可能和这手绢的主人有关,听你们这么一说,我粗略的有了个想法,你们看有没有可能,手绢的主人利用和风年的情谊,想让风年去办一件事情,但是风年是个重义气的人,这件事情肯定违背了风年的意愿,所以风年左右为难。最后还是跟着走了,但是会是什么事情呢?” “会不会是西瓜的事情呢?”翌茹看过太多的小说,为了利益作出掳人的事情是常有的事。 “有可能,咱们郭家村虽然呆的地方比较偏僻,但是有心人一找就能找到,等他们回来,可以好好问问。”几个人又分析了一会儿,但是还是没有头绪,只是一些猜测罢了。 快到亥时,出去寻找的人才陆续的回来,个个都比较疲惫的样子,郭婶坐在椅子上,小眉体贴的为她捶着酸疼的腿。大家简单的吃了些饭,族长留下了几个村里的大户,将其他人都打发回家去了。 族长给留下的众人说了事情的经过,郭峰站了起来,“族长,你这样一说,我倒是想起一件事情,应该是半个多月以前了,我们靠着瓜棚比较近,有时会过去替大宝看上一眼,那天,我正要去大棚边上看看,忽然看到一个黑影从大棚里窜了出来,我跑了几步没跟上,被他给跑掉了。” “这个事情我知道,从那天以后,我跟程兄弟轮流看守。在没有发现有人偷看。”郭大宝在一旁说道。 “可是,从那天以后,咱们村里来过几个生人,都是问西瓜的事情。族长先前给咱们说过,西瓜的事情最好是保密,我们都没有说出去。前天喝酒,我看到郭斌拿了五两银子请兄弟们喝酒,我觉得纳闷,就留了个心眼,将郭斌灌醉了,才知道,郭斌的大舅哥前段时间找他喝酒,就说的西瓜的事情,郭斌喝高了,就将事情说了出去。你们说,会不会是因为这个。”郭峰说道。 “很有可能,郭云,你去,把郭斌叫过来。”族长发话道,一个红脸的汉子应了一声,转身出门去了。 “我估计是有人看到西瓜卖了钱,红眼了,打听到了是郭大爷培育的西瓜。才下手掳人的。”郭大宝肯定的说道。 “嗯,我觉得也是,等郭斌过来,咱们问问他。” 不一会儿,红脸的郭云将衣衫不整的郭斌叫了过来,郭斌坐在凳子上,打了个哈欠,“族长,这么晚了,叫我干什么,我刚躺下就被郭云拽了起来。看,衣服还没穿好呢!” 郭云瞪了他一眼,“就你那懒样子,我不拽你,你肯起来,切。” “郭斌,我问你,你说实话,你是不是将西瓜是风年培育的事情告诉了别人。”族长严厉的问道。 郭斌心虚的看了众人一眼,当看到郭峰时,神情委顿下来,“族长,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不要罚我,我是喝高了,被我大舅子一激,就顺嘴溜出来了。” “说详细些?”族长沉声说道。 “有十几天了,我那大舅子过来找我,带来了好酒好菜,我俩好长时间没见,就喝了起来。我大舅子在国都做小买卖,生意不错,平时对我连看都不看一眼,我媳妇家都说我不争气,没想到竟然拿了酒菜来找我,我觉得可能是因为自己挖了鱼塘,养了鱼,家中有了收入,腰板挺起来了,就开心的和他喝起来。” “说重点。”族长说道。 “这不再说嘛,”郭斌心虚的看看族长,继续说道。 “刚开始我们两个谈了些家里的事情,后来,我问国都最近有没有新鲜事,我大舅子神秘的对我说,上个月国都炒的最火的就是五月的水瓜了,市价到了五十两银子一个。他给王府送货时曾经见过王府拿水瓜招待贵客,真是排场。” “那个王府?”见郭斌终于说到了重点,郭大宝心急的问道。 “我,我大舅子没说,我当时也没问,后来我们又说了鱼塘的事情,慢慢的我就有些高了。后来,大舅子说我家的鱼塘太小,能挣几个钱,不如和他一起去京城发展,我听了以后很是心动,就想着趁着年轻,去京城挣点钱,没准以后能落户京城呢。大舅子问我能做什么生意,我不知道该挑什么,大舅子就问我会不会种水瓜,我当然不会。大舅子就讽刺我,一事无成,我急了,就说大不了去跟郭大爷学学,郭家的几个小子不都跟着郭大爷学出来了吗,要不能赚这么多钱。大舅子就追问我郭大爷的事情,我察觉到自己漏了嘴,赶紧说起了别的事情,后来,大舅子走了,给我留了二十两银子,嘱咐我他来的事情不要告诉别人。我知道那二十两是封口费,所以谁都没有告诉,就前天和郭峰喝酒的时候漏了嘴。族长,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今天,我知道郭大爷失了踪,我就知道出事了,我害怕,怕你们责怪我,不敢说,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吧!”说完跪在地上磕起头来。 族长看了他一眼,“起来吧,以后记住,这件事不能外传。” “一定一定。”郭斌站起来,头上有些红了,看来是真的悔悟到自己错了,乖乖的站在了一旁。 族长几个人消化了一下郭斌刚才所说的话,郭大宝首先是说道:“我觉得郭斌的大舅子是个关键,估计是有人指使他来套郭斌的话,咱们先要找到郭斌的大舅子,然后才能打听到郭大爷的下落。” “嗯,我觉得也是这样。郭斌,你大舅子现在在何处?” “他好像回国都去了。”郭斌呐呐的说。 “他家住何处,你知道吧?”族长问道。 “知道,知道,我媳妇给他写过信,我曾经去过一次。” “好,郭斌,那你就领着我们去,就算你将功折罪,怎么样?” “好好,我愿意。”郭斌忙不迭的点着头。 “大宝,这样,咱们今晚休息休息,明天咱们去国都。”族长拍了板,对郭大宝说道。 “好,我去交代一下,明天咱们一起去。”郭大宝应道。 “我也去。”翌茹在一旁说道。 “你一个丫头,出门不方便,算了。”郭大宝看了翌茹一眼,拒绝了翌茹的想法。翌茹一跺脚,出门找程风去了。 现补上一章,下午还有一章,晚上看情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