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八十九章怎么是你 - 穿越农家生活

第一卷 第八十九章怎么是你

第八十九章怎么是你 来人正是张把式的二儿子张继良。等喘气喘匀了,才直起腰来,“总算赶上了。”翌茹将张继良满头大汗,估计是一路跑过来的,不知道是不是张把式出了什么事情,赶紧问道:“张二哥,有事吗,我们要赶快去国都呢?” “就是因为你们去国都,爹爹才让我过来的。”原来自从张把式开了车行以后,生意一直比较好,再加上翌茹送的马车,在邺城一带打出了名号。但是张把式还是会亲自赶着马车往返在邺城和各个村庄之间。今天正好赶上张把式赶车去邺城,在路口一辆马车差点碰到他,他刚想抬头警告一下车夫,马车已经一溜烟的跑掉了。幸亏张把式的眼神还不错,看着那车正好和自家的车一样,刚开始还以为是车行的马车,后来想想不对,是郭家那丫头的马车。张把式驱车就赶,还是没有赶上,后来他去霓裳居想段掌柜打听了一下。知道郭家出了事情,翌茹要去国都。就将在附近的二儿子打发出来,在郭家村村口放下了他,让他陪着翌茹去国都。 翌茹看到面前满头大汗的憨厚汉子,心中涌上一片暖意,可是张把式的车行成立不久,正是用人的时候,张家二哥是车行里的顶梁柱,自己这一去国都,不知道耽误多长时间。 “张二哥,我们坐聂公子的车一起去,家里的马车还要回来的,我看,你还是留在家里帮着张大爷吧?”翌茹想了想还是决定不带着张家二哥。 “我爹说了,正是因为你要做聂公子的车一起去,才让我过来的,咱们有车,干吗要做他的车,再说了,你一个姑娘家,和一个男子坐在马车里,回来还怎么嫁人,我是一定去的。”看着张继良坚定地眼神,翌茹只好同意了。本来坐聂亭然的车去国都就是个权宜之计,郭婶刚开始是不同意的,但是家里要留人,总不能都跟着去国都。所以只能暂时委屈翌茹,和聂亭然坐在一起。翌茹本身对两人合坐一辆马车并没有什么感觉,在现代,和男人一起挤公交车很正常,再说,聂亭然的马车自己也见过,很宽敞,又不会挤在一起,比坐公交车要好多了。 “如儿,继良来了正好,你就赶着咱家的马车去,正好有个照顾,我也放心。”郭婶见状说道。 “继良呀,一路上你多照顾一下如儿和风儿,两人年纪小,有没有怎么出过远门,你帮着看着点。”郭婶对张继良说道。 “婶子,你放心,那条路俺跟俺爹走过,路挺好走的,我能照顾好两个妹子。”张继良说道。 “好好。婶子相信你,不过继良呀,这么远的路,我给你准备些东西吧?”郭婶将张继良空身一人,没有带什么东西,想着家里还有郭大宝两身没有穿过的衣服,两人身量差不多,张继良应该可以穿的,就打算回家给张继良收拾些衣裳。 “不用了,婶子,俺爹把俺放到村口就回家了,等会儿把俺的东西一起拿过来,俺们说好了在邺城会合的。” “哦,张家大哥心细,回头你见了你爹替我谢谢他。” “哪的话,婶子,咱们不是一家人嘛,我爹说如妹子赶时间,那俺们就走了。”张继良怕再呆下去误了时间,赶紧说道。 “行,那你们走吧,我送送你们。”郭婶跟在马车后,看着张继良扬起鞭子,马儿一扬蹄子,想着村外的山路跑去。 “如儿,到了国都别着急,慢慢来,注意点。”当马车走远了,郭婶还在嘱咐着。 车内的翌茹用手抹了抹眼睛。将视线转到了车外。说实话,这还是来到这个世界自己单身第一次出远门,郭婶每次到这种时候就很是唠叨,但是那些唠叨真的是很温暖,不是吗? 张家二哥的技术很好,马车赶得又快又稳,中午时分就来到了邺城门口,远远地翌茹就看到一辆马车停在城门口,灰色的车棚,和自家的马车样子差不多,一身蓝色长衫的聂亭然正站在马车旁边,面向城门口的方向望着。 “嗨,这里。”程风也看到了聂亭然,向他挥着双手。聂亭然的视线被吸引过来,看到挥舞着双手的程风和车内扬起一张小脸的翌茹,展开了一个灿然的微笑。 翌茹觉得程风的手僵了一下,“怎么啦?” “没事。”程风的小脸红红的,有些涩然的看着翌茹。“不烧呀,脸怎么这么红呢?”翌茹那手背敷上程风的额头,纳闷的说道。 刚才由于程风的遮挡,翌茹并没有看到聂亭然的笑,所以并不知道程风脸发红的原因。看程风没事,等马车停好。翌茹就跳下车,来到聂亭然跟前,向他说明了情况。 聂亭然听说张继良送翌茹去国都,不再搭乘自己的车子,神色暗了一暗,旋即又恢复了正常。跳上马车,想着赶车的车夫说道:“走。” 翌茹只好也跟着跳上了张继良的马车,跟在聂亭然马车后,两辆马车一前一后,向东门走去。 聂亭然坐在车上,看着车内铺着的几层软垫和毛皮。坐在一个靠垫上,还是觉得有些不舒服,可能是骑惯了马,一下子坐上松软的马车很不舒服,看着面前小几上摆放的干果和零食点心,又看看身后跟着的马车,气的将桌子上的东西全扔到了软垫上。 自从自己决定和丫头一起回国都,就让人将前段时间翌茹送给自己的马车收拾了出来,看到马车内的精细构造,自己很是佩服丫头的独具匠心。向段掌柜和段志兴隐晦的打听了丫头的喜好,专门让人铺了厚的垫子和毛皮,想着能让丫头坐的舒服些,还让人去唐记买了点心,从仙客来拿了干果。甚至马车的小炉内全装满了银炭,结果自己的准备到头来全白费了。想起来就火大,还不如自己骑马来的舒服,但是既然已经选择了做马车,只能晃悠到国都了,好在马车比较慢,自己还有的是时间和丫头多多接触,总有一天,丫头会发现自己对她的好。 坐在后面马车里的翌茹并不知道聂亭然的心思,她正忙着和程风分着一罐羊肉泡馍。羊肉是前天村里的郭峰家送的,昨天因为找郭大爷,张小眉就把半条羊全炖了,给晚归的村民们加餐,剩下了不少,今天由于时间仓促,翌茹就让小眉多烙了一些饼,带了一罐羊肉汤。用保暖的布料包着,现在还很热乎。 “张二哥,吃点饼吧?”翌茹在车内将卷好了猪头肉的饼卷递给了车外的张继良,张继良坐在车上,双手接过饼卷,也不客气,大口的吃了起来。 程风看了看手中的饼和肉汤,又看了看前面的灰色马车。试探的和翌茹说道:“姐姐,我看咱们这么赶,估计人家聂大哥也没有吃饭呢。要不,咱们给他送点。”翌茹倒是没有想到这一点,听到程风这样一说,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自己光想着自家的事情,连累人家聂亭然跟着奔走,是该表示一下关心的。 “嗯,拿点吃的,给聂公子送过去吧!” “好咧,”得到了翌茹的批准,程风将面前的食物收拾了一下打了个包,跳下马车就向前面的马车跑去。“唉,等等我。”还没等翌茹说出,程风已经窜上了聂亭然的马车。 聂亭然正在车上生着闷气,听到有人过来的声音,以为是翌茹,等来人掀开帘子,聂亭然抬头一看,“怎么是你。” 努力更新,某梦码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