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九十章很喜欢他吗 - 穿越农家生活

第一卷 第九十章很喜欢他吗

第九十章很喜欢他吗 车帘口处的少女僵了一下。扬起笑脸,“怎么,聂大哥不欢迎我吗?” “不是,你不是跟着丫头的吗,怎么过来了,丫头呢?”聂亭然看着后面密闭的马车,看不到车内的另一个人,有些憋闷的说道。 “你问姐姐呀,当然是帮你准备吃的喽,这些都是姐姐给你准备的呢,姐姐怕你赶得急没有吃东西,让我先送些吃的过来。”程风笑意弯弯的说道。 聂亭然一听是翌茹让送过来的,心情好了起来,接过程风手中的油纸包,打开一看,油纸包内包着一只鸡腿,一张烙的焦黄的蛋饼,很诱人的样子。张嘴咬上一口,鸡腿好像是烤的,外皮松脆,很好吃。“嗯。不错。”、 程风看着聂亭然咬了一口鸡腿,然后又吃了一口饼,口中有些干,急忙去拿车内角落处的茶壶,“哎呦”忽然程风被膝盖底下的硬物咯了一下,“什么东西?”翌茹低头一看,原来是一包散开的松子,“咦,聂大哥,你也喜欢吃这些呀,是姐姐家炒的呢,很好吃。” 聂亭然尴尬的看了一眼马车内散落的干果和点心,将成包的收起来,递给程风,“你们喜欢,给,拿去吃吧。” 程风高兴地接过东西,看了聂亭然一眼,“聂大哥,谢谢你。”说完转身跳下马车去了。 聂亭然看着程风的背影,看着手中的食物,咬上一口,恨恨的说道:“还算你丫头有点良心,想着本少爷没有吃饭,要不然,哼。” 待了没有多一会儿,程风又跳上车来。手里小心翼翼的端着一碗热腾腾的汤,“聂大哥,快来,喝点汤,姐姐熬得羊肉汤呢,刚才吃了点干的,现在要用汤塞塞缝才行,这可是姐姐吩咐的呢!” 聂亭然对翌茹的嘱咐是言听计从,抬头将一碗汤全倒进了肚子,现在已经是七月,可是这几天由于阴雨,天气有些凉,汤水进了肚子,一阵暖意升上来,整个人舒服了很多。 “替我谢谢丫头。”聂亭然将碗递给程风,“姐姐说了,因为我家的事情害的聂大哥来回奔波,是我们对不住你,所以呢,一路上的吃食由姐姐包了。”程风歪着脑袋边想边说,好像在学着翌茹的语气说话。 “小鬼头。”聂亭然用手抚上少女的头。轻轻地拍了一下,旋即又觉出自己的动作有些不妥,将手伸了回来。程风感受到头顶陌生的触摸,有些贪恋那温暖的感觉,看到聂亭然将手伸回去,神色一下有些黯然,转身回了马车。 马车上,翌茹正在将大罐内的汤分到一个小罐里,马车有些摇晃,翌茹手中的勺子一下子拿不稳,将汤浇在了桌子上,有几点溅在纱裙上。程风赶紧拿出手帕帮翌茹擦拭,“没事吧,如姐姐?” “没事。”翌茹拿布巾将桌面擦干净,自己还是高估了古代的马车,虽然张继良赶车技术很好,但是要做到像现代的汽车或火车,还是有很大差别的,最起码平衡度差了不少。看着面前的大罐和几个小罐,翌茹拿起布巾垫在手上,拿起大罐,将汤倒进小罐里,虽然边上还是撒了一些,但大部分汤都进了罐子。 “早该想到这个办法。”翌茹敲了一下脑门,将小罐通过马车的车帘,递给了张继良。 张继良坐在车辕上,拉车的马走了一段,有了自己的意识,老老实实的跟着前面的车。不用张继良太多操心。刚吃了一张大饼的张继良看到热汤,不客气的接过来,在嘴边吹了几下,喝了一下口,见温度适中,一口气将一罐汤全喝了下去。喝完以后还觉得不过瘾,拿着空罐向着车内说道:“真好喝,妹子,还有吗?” 翌茹将剩下的多半罐汤全递了过来,张继良一看,一个和自己脑袋差不多的罐子内的多半罐汤,衡量了一下,觉得自己肯定是喝不完的。将罐子又递了回去,“妹子,我喝不了这么多的,只要一小罐就行了。” 车内的翌茹被张继良憨厚的样子逗笑了,拿起刚才张继良递进来的小罐又加了一罐汤,还在里面放了几块羊肉,重新递给了张继良。 等到翌茹开始吃的时候,发现平时静不下来的程风竟然乖乖的坐在马车上,小口的吃着食物,很淑女的样子。 “风儿,怎么啦。怎么送了一趟饭就变成淑女了?” “姐姐又取笑我,我不和你玩了。”程风嘟囔了一句,在桌子面前坐定,一口一口的吃了起来。 翌茹总觉得面前的少女有些不太对劲,好像有心事的样子,问了半天没有问出结果,想着估计是小孩子家离开爹爹不习惯,所以也没有追问下去。 吃过饭,剩下的就是坐车了,翌茹想着到了国都以后怎么想办法去看看郭大爷是不是在梁王府,而程风也想着自己的心事。两人靠在车壁上,静静地坐着,谁也不说话。马车外马蹄声达达的,伴着车夫的吆喝声,翌茹有些困倦,靠在车壁上,伴着马车的晃动,进入了梦乡。 翌茹是被一阵说话声惊醒的,看了看外面,夏天的天色黑的晚,今天是阴天,太阳不是很强烈的样子,隔着丛丛山林在西方留下金黄色的光晕,点点的金光透过树叶停留在马车的篷布上,印出了一朵朵金黄色的小花。翌茹估计已经是酉时了,自己这一觉睡的时间真长。昨天晚上由于担心郭大爷,再加上惦记着几天早晨偷溜上马车,都没有睡好,今天坐上马车,想着后天就能到国都了,才抵制不住疲惫睡去了。 马车外传来张继良和程风说话的声音,“张二哥,咱们什么时候能到国都呀?” “估计要等到后天晚上了,我上回和我爹过来整整走了三天,不过那是冬天,天黑的早,现在白天时间长,咱们大概用不了三天就能到了。” “国都好吗,我都没有去过呢?” “国都还是很繁华的,我也还长时间不去了,当初还是和爹爹替大哥送东西,那是我才十七岁,现在都五年过去了,不过这条路我还是很熟的。” “前面还要有多远才能到市镇呀。,我觉得我们在山林里走了这么远,我听到鸟叫就有些慎得慌。”翌茹也听到耳边传来几声鸟的鸣叫声,在寂静空旷的山林中。伴着马蹄哒哒的声音,成功的让翌茹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翌茹拿过一个薄毯,盖在身上。程风听到马车内的声音,从马车外探进头来,“如姐姐,你醒啦!”见翌茹准备挪过身子向马车外移动,程风一躬身子,从掀开的帘子钻了进来。 “呵呵,我睡着了,你也不知道叫我一声。”翌茹觉得自己还不如一个没到十岁的小姑娘,有些羞涩,岔开话题说道。 “我看姐姐好不容易才能睡上一觉,舍不得叫醒你呢。” “咱们现在走到哪里了?”翌茹看了看周围的山林,只能分辨出方向,不知道还要走多久。 “张二哥说咱们走去这片山林就能走出邺城的地界了,过了这片山林,东面有了游龙镇,咱们可以在宿在镇上。” “哦,辛苦二哥了。”翌茹看着帘外坐的笔直的张继良,感激的说道。 “没事,辛苦的是打头的聂公子家的马车,我只需跟着他就行,不用太费劲。”张继良马鞭都不用,坐在车上荡着两条长腿说道。 翌茹看着前面的马车,忽然想起自己上初中时候的一件事情。那时候学校组织运动会,翌茹就和同伴们在校外的公路上练习3000米,有一天碰到了一个车队,车队是由十几辆马车组成,最前面的马车上车夫坐在马车中央,扬着马鞭,后面车队上的车夫竟然全部在睡觉。尽管翌茹所在的城市是小城,但是这样的情景也不多见,翌茹觉得很有意思,就拿马车当参照物,一辆一辆的追过去,最后打头的车夫急了,指挥着车队要追翌茹,后来翌茹牟足劲跑了很远才将车队拉下。为这件事情,小晴取笑了自己好久,笑自己跑的太快,不给人家马车追上的机会。 程风看着翌茹望着前面的马车,嘴角露出笑容,小心的问道:“姐姐,你很喜欢聂大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