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九十二章我的荷包呢 - 穿越农家生活

第一卷 第九十二章我的荷包呢

第九十二章我的荷包呢 “什么请便呀,这个掌柜的。难道让张大哥和聂大哥挤一张床。”程风跺着脚,朝着掌柜离去的方向说着。 “无妨,我不住这里的,这两间房你们住就好,我刚才打听过了,后院还有一间柴房,我住到那里去。”张继良说道。 “不行,张二哥,不能让你住柴房,你这一趟陪我们出来我们就够感激你的了,哪能让你睡柴房呢。”翌茹拉住张继良的手,不让他向楼下走。 “咳”聂亭然轻咳了一声,张继良拉开翌茹的手,尴尬的站在一边。 “你们能不能听我说一句,然后再分房间。”聂亭然见翌茹、程风和张继良争先恐后的争着住柴房,出声制止道。听到聂亭然的话,几个人向他望去,“你们不用看我,我不和你们挤,我一向住楼上的。” 聂亭然的话让大家云里雾里的,更加闹不清楚起来。聂亭然无奈的看了看众人。“你们看到门口的牌匾了吗?这里是聂家楼,我怎么会在自家的店里委屈客人。” 翌如这才恍然大悟,对了,聂家楼,是邺城和仙客来一起购买过自己鲜鱼的买家,经营的是客栈。自己刚上楼时就觉得这个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说过,原来是段志兴和自己说过的,呵呵,也就是现在是人家聂亭然的地盘了。 翌如和程风知道了缘由也就不再纠结于分房的问题,一路行来大家都有些累了,正好小二抬水过来,大家先进房间休息,然后下楼吃饭。 等晚饭时分,天子一号房的门被轻轻拍响了,程风打开门,就看到了收拾好一身新衣的聂亭然,虽然知道了聂亭然的心思不在自己身上,程风对聂亭然的笑还是没有免疫。 “准备好了,咱们吃饭去。” “好,我去叫姐姐。”其实翌如是早就收拾好了,正坐在窗前看着街道上的人来人往,听到敲门的声音,离门最近的程风先去开了门,等程风回身的时候,翌如已经站在了程风的身后。 聂亭然看到翌如洗漱后换了一身轻便的粉色衣衫,头发由于刚洗好,还未干透。挽了一个籫在脑后,用一根银簪固定,小脸红扑扑的,黑亮的眼睛正看向门口的自己,心中好似装了几个小白兔,通通的跳了起来。 “叫上张二哥。”翌如要去隔壁去叫张继良,“我已经让聂三去叫了,估计现在他们正在楼下等我们。”聂亭然听到翌如要去叫张继良,心中怪怪的,总觉得不想让这个样子的翌如让别人看到。 “那好,咱们下去吧。” 一行人走到楼下,张继良果然在楼下的一个屏风围挡的位置上等着大家,聂三却没在。正在翌如转头找人的时候,聂亭然说到:“聂家楼有他专门吃饭的地方,你不用担心。” 几个人坐下来吃饭,晚饭很丰盛,松鼠鱼、排骨山药汤、茄丁肉末、凉拌藕片,米饭,还有一大盆蛋花汤。 肚子里有了食,程风又开始不安分了,小眼珠转了转。忽然问道;“聂大哥,今天在树林里是怎么回事呀,怎么前面的马就惊了呢,我好像还听到你说话的声音呢?” 聂亭然吃饭的手一停,看了看程风,又用眼睛瞟了一下翌如,见她正在专心的拨着手中松鼠鱼的刺,并没有被程风的话吸引进去。 “是这样的,我在南方有个店铺,掌柜的竟然做假帐蒙蔽我,我看了之后很生气,用力的拍了一下桌子,惊了马,害你们受了惊,我给你们道歉,这样,这一路上的花费就全让我承担吧,就算我给你们赔罪了。” 程风揉了揉还在发红的额头,大声的说道:“原来罪魁祸首是你呀,害我撞在了车上,好在你还算有良心,没有让如姐姐撞到车上,要不,我跟你没完。” “风儿,不得无理。”翌如听程风又讲起下午的事情,想到下午那个坚实的怀抱,脸一红,怕程风继续说下去,赶紧出声阻止。 吃完了晚饭。翌如正要回房间,“游龙镇有个很好的去处,在游龙河边有个夜市,很热闹,你们去不去。” “去,当然去。”程风是孩子心性,听到有好玩的事情,当然不愿错过。翌如担心郭大爷的事情,没有游玩的心情。“你们去吧,我想歇歇。” 张继良看了看翌如有些发黄的小脸和紧皱的眉头,出声劝道:“那个夜市不错的,就当是散散心,去吧。在屋里闷着也想不出办法的。”翌如将张继良也这样说,只好随着几个人向外走去。 游龙镇的夜市在游龙河边,河边的马路一侧摆开了好多摊子,游龙河中飘着许多河灯,摊子的灯光和河灯的光遥相呼应,将夜晚照得热闹非凡。 程风牵着翌如的手一路行来,手中拿着许多吃食,后来干脆两只手拿,“如姐姐,我想吃前面的桂花糖。”程风远远的看到前面有一个吹糖人的小摊子,上面写了个牌子“桂花糖人。”看着双手满满的东西。程风只好向翌如求救。 “好好,你这个丫头,晚饭吃了不少,现在竟然还能吃进去。”翌如佩服的看着程风,这丫头晚饭吃了一大碗米饭,来到夜市又吃了四五种吃食,现在竟然还能吃别的,真是服了她了。 聂亭然和张继良护着两个人挤进了吹糖人的摊子,摊主是个六十多岁的老人,正在一张纸上画着一副孩童嬉戏的图样,旁边等着的孩子大概四五岁。专心的看着自己的糖画,嘴角一道可疑的透明流出。 “哎呀,姐姐,我不想吃了。”程风估计看到了孩童的样子,一下子对糖人失去了兴趣。 “好不容易挤进来了,买一个吧,你看,那个小老鼠多可爱。”翌如一眼就看到了架子上挂着的小老鼠,憨态可掬,十分逗人喜欢。正好程风是属鼠的,小老鼠配程风,相得益彰。 “姐姐,你又取笑我。”程风嘴上这么说,手却不由自主的想着老鼠伸去。这时摊主做完了手中的画,将糖汁吹干,一副童子嬉戏图就好了,旁边等着的孩子拿在手中,欣赏了半天,张开嘴巴想咬,看看有舍不得,在母亲的催促声中拿着糖画走掉了。 “老板,我要这个。”程风指着小老鼠说到。“好嘞,你收好,五文。”摊主将小老鼠递给程风,聂亭然在一旁付了帐。这一路上都是程风在要东西,聂亭然在付账,用聂亭然的话说就是将功补过,弥补下午因自己的粗心造成的惊马事件。 “天不早了,回去吧。”明天还要赶路,翌如就提议会客栈去,几个人都知道这次是去国都办正经事,连程风都没有反驳,开始往回走。 回程的路比几个人刚来时拥挤了很多,翌如一心想会客栈去,走的比较快,聂亭然在后面跟着护着她,张继良则跟着程风。虽然有聂亭然的帮助。在拥挤的人群中翌如仍然觉得有人撞向自己,她没有在意,继续向前走去。 几个人走到一个拐角的小摊子,小摊子上的东西一下吸引了翌如的眼睛,那是一串用贝壳穿成的手链,难得的是贝壳大小差不多,颜色或深或浅,搭配的相当漂亮。 摊主是个大婶,见翌如停下来看着手链,热情地说道:“姑娘,你也喜欢这个,这可是我家姑娘废了好长时间穿好的,还有这些,要不是我家孩子他爹有病,姑娘还舍不得拿出这些东西来呢,你买点吧?”说完又拿出一堆用贝壳做成的东西摆在翌如的面前。 翌如看着这些东西,仿佛回到了现代,这些东西和现代去海边小贩们兜售的东西类似,手链、项圈、还有小海螺做成的吊坠,虽然简单,但均是精心搭配,可见物品的主人是个精细手巧的姑娘。 “多少钱?”翌如打算买下这些东西,就算是为了那个舍得将自己心爱的东西拿出来卖掉的姑娘。 “一个二十文,你要是全买,要一两银子。”大婶将手中的十几件东西全拿出来,说了价钱。见翌如没有什么反应,又紧张的说道:“价钱还可以再商量,姑娘,我真的是紧着用钱,要不,你出个价吧?” 翌如一看大婶就是刚开始做生意,生怕将自己的顾客吓走,“大婶,一两银子,我全买了。”说完去掏腰间的荷包。 “咦。”翌如摸了摸没有从腰间摸到荷包,低头一看,挂在腰间的荷包只留下了一截细绳在晃来晃去,“我的荷包呢?” 又一章小于三千的章节呢,看在某梦这么替大家省钱的份上,砸个砖头给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