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九十四章郭盼年(上) - 穿越农家生活

第一卷 第九十四章郭盼年(上)

第九十四章郭盼年(上) 在睡梦中的翌茹并不知道在昨天的夜里程风和聂亭然已经抓住了小乞儿。无梦,睡到了天亮,竟然是这几日难得的睡了个好觉。 翌茹伸伸手臂,碰到了身边的程风,见程风睡的正香,一条腿还挂在自己身上,薄被被踢到了床尾。翌茹捡起薄被,轻轻地替程风盖上,小心的绕过程风,从床尾下了地。透过窗子看到楼下的街道上已经有小商贩在提着担子在街上叫卖,聂家楼已经开了门,有不少的食客正走在路上,向着聂家楼的方向而来。 聂家楼的门口开着,在正门处跪着一个孩子,十岁左右,身上脏兮兮的,一头乱发顶在头上,一群正要吃饭的人围着孩子正在窃窃私语。“咦,这孩子跪在这里,聂家楼的掌柜竟然不理他。”翌茹正在疑惑,身后传来程风的声音。“这小子来这么早,还真不是孬种。” 原来,程风昨天晚上和聂亭然找到小乞儿以后,让小乞儿来找翌茹,让翌茹决定怎样处置小乞儿。两人见小乞儿敢作敢当,就定下让小乞儿今天一早来聂家楼。本来就是对小乞儿的试验,如果他不来,就说明人品有问题,两人绝对不会出手帮他,如果乞儿能来,就说明小乞儿是个秉性不坏的孩子,程风决定跟翌茹说说,看看郭家能不能收下这个孩子。凭着直觉,程风觉得这个孩子不是个平凡之辈,肯定以后能大有作为。 听到程风讲了事情的经过,翌茹赶紧叫开了旁边张继良的门,三个人向楼下走去,正好碰到在楼下坐着的聂亭然。顾不得和聂亭然打招呼,翌茹叫过掌柜的,打包了一个易消化的粥,向外面跪着的乞儿走去。 走到门口,程风眼尖的看到小乞儿的身体有些摇晃,赶紧上前一把拉住他,小乞儿抬头看了程风一眼,“我说话算话,你们不能……为难我妹妹。”说完就一头栽倒在地。 周围人群中有懂医的老者看到这群人身后跟着聂家楼的掌柜,知道面前的小乞儿或许跟聂家楼有关系。上前替小乞儿把脉。翌茹看到小乞儿的额发上布满了水珠,脸色有些青白,估计应该是在楼前跪的时间比较长造成的,担心的看着老者。 老人替乞儿把了脉,“无妨,这个孩子是饿的,又跪了一宿,累着了,给他吃点东西估计就好了。”说完掐着乞儿的人中,在周围人的视线中,乞儿幽幽的醒了过来。 “你这小子,不是说让你早晨来吗,你什么时辰来的?”程风看了一眼小乞儿,责备的说道。谁让这个办法是自己想出来的呢,自己本来是想捉弄一下乞儿,至少替姐姐出出气,如果小乞儿真的因为这个丧了命,程风从心里是过不了自己这道坎的。 “你们走了以后我就来了。”少年疲惫的笑了笑,洁白的牙齿反射着太阳的光,照的程风晃了晃。 “真傻。”程风小声嘟囔了一句,将头瞥向了一边。 “你叫什么名字?”翌茹对面前的少年有一种说不出的好感。将少年扶起,拉到了一层的店里,坐在凳子上,吩咐伙计上些吃的,先给少年倒了一杯水,然后轻声问道。 “我叫……,我叫郭盼年。”少年说名字的时候有些停顿,好似还有些顾虑,看了看周围注视自己的翌茹、程风和聂亭然,都认真的看着自己,才开口说道。 “姐姐,他也姓郭呢?”程风在一边开心的说道。 “我听风儿说,你是和你妹妹一起的。”翌茹继续问道。 “嗯”伙计端过来几个包子和稀粥,少年看着冒着热气的包子,喉头蠕动了一下,然后点头回答道。 “你妹妹不是病了吧,你这样出来,她会担心的。”翌茹将早饭推到少年面前,示意少年先吃些饭,想到一个小女孩发着烧躺在破庙里,醒来找不到哥哥的情景就替少年担心起来。 少年像嘴里塞了一个包子,在嘴里嚼了几下就咽了下去,由于吃得比较急,被噎住了,一旁的程风将茶杯递给了他,“给,真不知道你是怎么照顾妹妹的,连自己都照顾不好。” 少年感激的看了程风一眼,将手中的茶水喝下。缓了缓气,才开始回答翌茹的问题。“没事的,我留了字给她,她知道我是出来找吃的,天亮后会等我的。” “你能不能领我们去看看她。”翌茹提议道。 少年嘴里塞了个包子,被翌茹的话惊到了,大瞪着眼睛,看着翌茹。“看什么,姐姐是好心,想去给你们送些吃的,你看看你,想什么呢?”程风在旁边看到少年拿猜测的目光看翌茹,赶紧解释道。 “不用了,我这次来主要是兑现昨夜我许下的诺言,只要你原谅了我就行了,我妹妹就不用你们操心了。”少年戒备的看了众人一眼,用防备的口气说道。 翌茹看到眼前的少年又向刚开始在店门前看到的一样,变得冷冰冰的,也就不再坚持。几个人静静地坐着,少年三口两口将稀粥喝道肚里,盘子里剩下的包子倒是没有动过。等他吃完,看了众人一眼,开口说道:“剩下的包子我能带走吗?” “当然。”翌茹说道。 “那。谢谢了。”少年擦干净手,将包子踹到怀里,然后转身就走。 “喂,你等等。”程风见少年没有带走桌上翌茹准备的稀粥,提个陶罐就追了出去。 “咱们先吃饭吧?我估计程风回来还要等一会儿,给她带点吃的好了,毕竟赶路要紧。”聂亭然知道翌茹现在最紧张的是什么,出声劝阻道。 “吃饭。”翌茹揉揉额头,不再想少年的事情,三个人开始吃饭。 等到吃完了早饭,几个人上楼准备上路用的东西。翌茹见程风还是没有回来,就将她的东西也收拾了起来,拿着两个包袱到了楼下。聂亭然和张继良早已等在楼下,见翌茹拿着东西下来,张继良和聂亭然同时站了起来,但聂亭然站起来后在原地顿了一下,仿佛在犹豫,张继良已经替翌茹将东西接过来,放在了外面的马车上。 “程风怎么还没回来呢?”翌茹看了看外面,已经到了巳时,“不会出什么事情吧?”翌茹看着聂亭然,询问道。 “程风武功不错,你不用替她担心。”聂亭然见翌茹一盏茶的功夫向外面望了四五次,他也正在纳闷程风这丫头怎么还没有回来。那丫头的武功不好,逃跑的功夫倒是一流的,游龙镇只是个小镇,镇上应该没有武功较高的恶人。 到了翌茹向外面望了第一百零一次的时候,街道上走过来了三个人,说是三个,其实就走着两个,另外一个在第二个人的背上。程风走在最前面。见到程风安然无恙,翌茹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放了下来。 “你这丫头,害我担心死了,怎么出去这么久?”要不是人多,翌茹还想打程风的小屁股几下,以示惩戒。 “哎呀,如姐姐,我这次又做错事了?”程风看到身后的两个人,再看看翌茹,决定先认了错,然后再谈接下的事情。 翌茹看到程风身后跟着的郭盼年和背上的孩子,隐约知道了事情的经过,“说吧,什么事情?”程风就将自己追上郭盼年后遇到的事情对翌茹讲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