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九十六章郭盼年(下) - 穿越农家生活

第一卷 第九十六章郭盼年(下)

第九十六章郭盼年(下) “我们是兄妹,亲的。”陈琳肯定的说道。 “你们一个跟母亲的姓氏,一个跟父亲的形式吗?”翌茹在一旁说道。在现代这种情况很多的,现代都是单亲家庭,她就见过几对双胞胎一个跟妈姓,一个跟爸爸的姓,很公平的。 “不是。” “那你们是同母异父?”程风说道。 “也不是。”程琳红着脸,低着头说道。 “那是因为什么呀?”程风在一旁着急了,刨根问底的问道。 “那是一个美丽的故事,我爷爷是个商人,在二十五岁的时候和我奶奶成了亲。成亲后,爷爷发现奶奶经常望着一件东西发呆,经过多方打听,爷爷才知道奶奶在嫁给自己之前有过一个心爱的人。爷爷并没有生气,反而更加细心地照顾奶奶,奶奶被他的诚意感动了,终于对爷爷好了起来。但是好景不长,奶奶在爹爹小的时候就去世了,奶奶死后,爷爷独自将爹爹抚养长大,等爹爹有了出息,生育了我们两个兄妹,爷爷的身体也垮了。”陈琳说道这里,拿手绢擦了一下眼角的泪水。 “爷爷临终前,将哥哥的名字改成了郭盼年,据说这是奶奶怀念的人的姓氏,他说他到了地下,要告诉奶奶,他将陈家的长孙过继给了奶奶惦念的人,自此,奶奶再不欠那人什么,爷爷就可以安心的陪着奶奶在地下生活了。” 翌茹听到陈琳的描述,对那个未曾谋面的老人有了一丝崇敬之情,这是多么伟大的爱呀,陈琳的奶奶能够得到这个男人的爱,应该是幸福的。 “你爷爷对你奶奶真好。”程风也被这个故事感动了,擦着小鼻子,呜咽地说道。 “是呀,我们家全是这样的,爷爷对奶奶是这样,爹爹对娘亲也是这样。”陈琳感叹的说道。 “对了,你和哥哥在游龙镇是经过吧?你爹娘呢?”翌茹听到陈琳说起自己的父母,顺嘴问道。 “我爹娘,他们都在国都。”陈琳说了一句,又陷入了沉默。 “那你们怎么成了这个样子?你的父母也太忍心了吧!”程风纳闷这兄妹两个一副乞儿的样子,估计是去国都找父母的,父母怎么就忍心让这么大的孩子独自出门呢。 “程姐姐你不能这么说我的爹娘,我的爹娘他们是身不由己,他们自己都不能……”说道这里,陈琳幽幽的哭了起来。 “哎呀,你别哭呀,算我说错话了,咱不说这个了,来,给你看看,如姐姐准备了好多好玩的东西呢,看。”程风见眼前的小人哭的梨花带雨的,很是娇柔,赶紧拿出自己平时在家玩的东西,拿给陈琳看。 陈琳看着面前琳琅满目的小玩意,注意力被吸引过来,拿起一个小的布老虎,在手上蹭蹭,“很软呢?” “那当然,这可是真正的老虎毛做的呢!”程风骄傲的说。 郭家布艺和霓裳居联合以后,有一次翌茹去霓裳居,看到有一些零碎的毛皮下脚料堆在角落里,由于都是裁下的的废料,面积很小,在衣服上已经不能再用,翌茹就将它们收集起来,拿回了家。在家里,几个人看着一堆废布头,翌茹忽然灵机一动,画了几个现代的卡通样子,郭香香就领着小晴、小红几个巧手的丫头做了出来。这次来国都,翌茹就带了一些,准备送礼用,毕竟这还是个新鲜东西,另外还带了一些小的瓶瓶罐罐,全是一些小东西。翌茹深知这次来国都救郭大爷并非易事,她做好了思想准备,准备来到国都以后,走走夫人路线,看看能不能网络一些,从侧面帮自己打探一下郭大爷的消息。 程风见陈琳爱不释手的拿着小老虎看过来,看过去。“你很喜欢吧?”陈琳点点头,程风看向翌茹,一副乞求的神色。翌茹知道她的想法,将头转到一边,“随你吧。” “姐姐,你真好。”程风用力的搂了翌茹一下,然后高兴地看着陈琳,昂起头,高兴地说道;“既然你喜欢,姐姐我就送给你了。” “真的。”陈琳抱着小老虎,高兴地说道。 “当然,你不是听见了吗,姐姐都说让我自己做主了。你为什么会喜欢老虎呢,你看,这毛茸茸的小兔子,多可爱,好有小狗,你没见过吧,姐姐说这叫癞皮狗呢,你看,抱着可舒服呢!”程风拿过包裹里的一个个现代版的小玩具,一个个摆到陈琳的跟前。 “呵呵,姐姐你不知道吧,我属虎的,我一看到这个小老虎就喜欢上了。”陈琳眼花缭乱的看着眼前的各式各样的玩具,抱紧了怀中的小老虎,笑着说道。 “哦,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你这么漂亮个美女竟然喜欢老虎,难道这就是姐姐说的美女与野兽。对吧,姐姐。” 翌茹被两个人的话逗笑了,本来有了程风这个开心果,一路上的旅程就不会枯燥,现在再加上陈琳这个小美女,程风看到人家,总喜欢逗逗,这样的旅程真是不错呢。当然如果忽略到去国都的目的,翌茹真希望这样的旅程时间能长些,但是一想到郭大爷,翌茹又想能够最快感到国都,见到郭大爷。 看到翌茹脸上一会儿闪现出欢喜,一会儿忧愁,程风知趣的闭上了嘴巴,陈琳看看这个,看看那个,纳闷的问道;”如姐姐也有烦心的事情吧?” “是呀,我们有一个很亲近的人,失踪了,经过多方打听,才知道人可能在国都,我们这次去就是为了救他出来的,但是国都这么大,上哪里去找呢?”程风在一旁感叹的说道。 “是呀,国都这么大,上哪里去找呢!”陈琳也有同感,看着车窗外路边的绿树,目光仿佛越过了树丛,看到了不知名的地方。 “姐姐,你说郭大爷会被囚禁到哪呢?也不知道聂大哥能不能打探的出来。” “风儿,有些事还是要靠我们自己,要学会自己掌控自己的命运,不能总想着依靠别人,知道吗?” 前面马车的聂亭然将这些话全听到了耳朵里,听到这里,聂亭然握紧了身侧的拳头,这个丫头,就知道什么都抗在自己的身上,身边的这些人,难道指望不上吗。 车厢内陷入了沉默,半晌,聂亭然从自己激动地心情中平复过来,望着眼前衣衫褴褛的少年,静静地问道:“你和陈子翔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