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九十七章原来如此(上) - 穿越农家生活

第一卷 第九十七章原来如此(上)

第九十七章原来如此(上) 车内少年紧闭的双眼忽的睁开。看向聂亭然,轻声说道:“什么陈子翔,我不认识。” “不认识。”聂亭然忽然笑起来,“自己的爹爹能不认识。”少年被聂亭然的话惊住了,紧张的看着聂亭然,想着下面的对策。 “你不用害怕,我们不会伤害你,我只是确认一下你的身份而已,找到了你,或许我们的营救行动就容易多了。”聂亭然掸了一下衣角,从车内的桌子上凹处拿出一杯茶,悠闲地喝了一口,慢慢的说道。 “你们是什么人?”郭盼年戒备的说道。 “放心,我们不是坏人,要说,咱们还是一路呢,你去找你的父母,通过你的父母,才能找到并救出我们的人,你只要跟着我们就可以。” 郭盼年还是没有理清这里面的头绪,静静地坐在车内。想着自己的心事。 到了中午的时候,马车在一处溪水边停了下来,原来他们只顾着赶路,错过了村镇,只能在路上吃上一些。好在翌茹出门前郭婶装了两个大箱子,里面全是一些吃的用的,在溪水边架起锅,煮些面条吃。箱子里还有一些卤好的肉酱和一些萝卜之类的青菜,翌茹决定大家就吃炸酱面好了。 面煮好后,翌茹和程风将面分给众人,趁着吃饭的功夫,大家坐在树下休息一下。吃完了饭,翌茹和程风将东西收拾了,碗筷在溪水内洗好,用布抹干放在箱子里。 “走吗?”张继良吃饱了,问着翌茹的行程。“走吧,早点到,还能赶上叔父他们呢?”翌茹担心郭大宝和郭大爷他们,催促着早点赶路。 下午路上没有了上午的喧闹,程风和陈琳都有些困倦了,倒在马车上睡着了。翌茹为她们盖上了一个薄被,靠在马车上,想着自己的心事。 郭大爷既然跟着来人走,又留下线索,肯定是来人胁迫,郭大爷在那段时间肯定也是左右为难,但是郭大爷好像没有亲友了。被梁王爷胁迫,梁王爷拿什么胁迫他呢?翌茹陷入了谜团。 翌茹是被外面的吆喝声惊醒的,睁眼一看,程风和陈琳正坐在桌子旁边,捡着一个盒子里的小点心吃,看到翌茹睁开眼睛,笑着说道;“姐姐醒来了,我们到了榕城了,听张二哥说,明天下午就能到国都了,榕城是距离国都最近的城了。” 翌茹掀开帘子,向外面看出,榕城和邺城感觉差不多,街道上人潮涌动,虽然是黄昏了,但是还是很热闹。马车来到了聂家楼前停下来,程风跳下车,从车上扶下了陈琳和翌茹,指着聂家楼的牌匾说道;“聂大哥,你到底开了多少聂家楼呀,怎么到处都有呢?” 聂亭然看了程风和翌茹一眼。“也就百八十家吧!” “啊,这么多,姐姐,应该跟聂大哥要个牌子,以后咱们走到哪吃到哪,多舒服。”翌茹嗔怪的刮了一下程风的小鼻子,“贪吃鬼,姐姐养活不了你吗?总想着别人家的东西。” “不是别人家呀,聂大哥的东西最后不都会是你的吗?”程风歪着头问道。 “说什么呢”这回翌茹真的生气了,拍了程风一下,程风吃痛的跳开,抚着被翌茹拍疼的后脑勺,嘟囔着小嘴说道;“没错呀,姐姐你不是说过吗,等你嫁了人,你的还是你的,你老公的也是你的,聂大哥是很诚心当你的相公的,他的不就是你的。” 翌茹被程风的话惊得满脸通红,看了聂亭然一眼,聂亭然看着自己,嘴角有些上翘,翌茹脸一热,上前就捂住了程风的嘴巴,程风呜呜的叫着,又不敢反抗。翌茹想想自己的动作有些欲盖弥彰的感觉,放开了程风,大步向店里走去。 “姐姐,姐姐。等等我。”程风见翌茹真的生了气,心中有些害怕,但是她又不知道自己是那里做错了,这些话确实是姐姐说过的呀,姐姐说这些话的时候还是很认真的,难道自己听错了,不管了,追上姐姐再说。 看着一前一后进入店里的身影,聂亭然嘴角向后咧去,展开了一个笑容,害的门口迎上来的掌柜的差点摔一个跟头,谁都知道东家是不经常笑的,整天板着一张脸,现在能看到东家的笑容,改天一定给各个兄弟们炫耀一下。 看到上来的掌柜的,聂亭然收起了笑容,沉声说道,“给我们准备两间上房,把账本拿到楼上去,对了,照着后面这两个孩子去拿几身衣服,去准备洗澡水。”吩咐完就上了楼去了自己专属的楼层。 掌柜的看了看后面跟着的张继良和郭盼年两兄妹,东家肯定说的是这两个孩子了。这两个孩子还真是脏呢,不过看着倒不惹人讨厌。主子什么时候这么好心了,路上还救两个孩子,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吧,估计这和先进去的少女肯定有关系,清阳道长说主子今年红鸾星动,难道就是那个小姑娘。呵呵,不管了,反正能让主子注意的肯定是对主子比较重要的,自己好好地办差就行了。 估计是因为聂亭然的吩咐,热水上的很快。翌茹关上房门,将陈琳拉过来,“琳琳,你会自己洗澡吗?” 陈琳红着小脸,“我行的,姐姐。”说完自己跑到了屏风后面,屏风后面是两桶热水,不一会儿,就传来了哗哗的水声。 翌茹留下程风陪着陈琳,自己推开了房门,迎面碰到了一个拿个托盘的伙计,伙计看到翌茹,躬身行了个礼,“这位小姐,这是东家吩咐的拿给你们房间的那位姑娘的衣服,请收好。” 翌茹拿过衣服,看到里面准备的非常齐全,佩服掌柜的细心。掌柜的从楼梯口看到少女满意的回了房,抹了一下额头的汗,好在自己跑的快,让家里的婆娘替自己去买小姑娘的衣服,要不然,自己一个大老爷们去买,还真是有些不好意思呢。 翌茹回了房间,看到程风正在向外拉陈琳,陈琳用个罩袍裹着,罩袍估计是程风的,套在陈琳的身上有些大,陈琳死活不愿向屏风外面走。“好了,风儿,把衣服拿过去,让琳琳穿好再出来吧!” 程风见到翌茹手中的衣服,跑过去接过来,“还是姐姐细心,我见琳琳洗完澡还要穿以前的衣服,我就拿我的袍子将她裹起来,没想到她就是不出来。害我拉了半天,我还以为是真么回事呢,原来是衣服的问题。”说完乐颠颠的跑到了屏风后面。 不一会儿,从屏风后面出来了一个清秀的小佳人,刚洗过的瓜子脸上带着淡淡的水汽,头发还有些湿,软软的垂在身后,羞涩的看着翌茹。程风从小佳人身后跳出来,“姐姐,不错吧,我就说琳琳是个美人胚子,看,穿什么都好看。”陈琳忸怩的搓着衣角,低着头,被程风的话说的满脸通红。 这时,小二又抬来两桶水,翌茹和程风简单的洗漱过,来到了楼下,郭盼年也洗漱过来,换上了一声青色的长衫,倒是有些翩翩公子的模样,看着程风睁着眼睛,绕着郭盼年转了好几圈。指着郭盼年的鼻子,“你是哪个小乞丐?” 少年点点头,程风郁闷的坐在餐桌上,嘟囔的说道:“怎么连个小乞丐都长得这么好看呢?” 大家被程风的话语逗笑了,上菜后程风一个劲的向嘴里塞着菜,仿佛和菜有仇似的。大家看惯了程风的样子,知道这丫头是一时有些转不过弯来,也就不再说她,一时间,餐桌上就剩下了吃饭的声音。 吃过晚饭,程风没有吵着去外面玩,转身拉着陈琳上了楼,翌茹正要跟上,就听身后聂亭然说道:“如丫头,你先别走,我有话跟你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