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九十八章原来如此(下) - 穿越农家生活

第一卷 第九十八章原来如此(下)

第九十八章原来如此(下) 翌茹还在为吃饭前的事情感到难为情,听到聂亭然这样说,有些复杂的看着聂亭然,聂亭然看翌茹竟然有些戒备的看着自己,笑了笑,“和你谈郭大爷的事情,走吧?” 听到聂亭然这样说,翌茹就觉得自己有些小人之心的,虽然自己对聂亭然没有程风所说的那种感情,但是对聂亭然还是不讨厌的,毕竟人家帮过自己的,这次,又是为了自家的事情跑回国都来,想想自己刚才的表情,还真是让人寒心呢。 跟着聂亭然来到四楼,楼上只有一个大的套间,里面好像是卧房,外面摆着好多账本,估计聂亭然在核帐。等翌茹坐下,聂亭然才开口说道:“我想和你谈谈郭大爷的事情,你觉得郭盼年兄妹怎么样?” 翌茹被聂亭然的话问懵了,郭大爷和郭盼年兄妹有什么关系吗?见翌茹一副想不明白的样子,聂亭然说道:“你这丫头倒是有些福气,你肯定想不到,你顺手捡来的这两个兄妹正是郭大爷被胁迫的关键。” 翌茹睁大了眼睛,“难道,他们是……” “对,他们正是郭大爷当年喜欢的人——小玲的后代,我已经调查清楚,梁王爷拿小玲的儿子也就是陈子翔来威胁郭大爷,只要郭大爷不出现,他就以莫须有的罪名处置了陈子翔。而对陈子翔,则是拿他两个孩子的性命逼迫他,让其就范。我知道这个消息后就让人到处找这两个孩子,没想到,这两个孩子还挺聪明,躲过了梁王和我两重的搜索,如果不是你车上的小姑娘漏了口风,我到现在还在找这两个孩子。” 翌茹听着聂亭然的话,觉得事情也太戏剧化了,这么容易就让自己碰到了关键人物,这两个孩子竟然就是救郭大爷的关键,看来老天确实不欺我,好心是能够得到好报的。 “我看郭盼年好像戒心挺重的。”翌茹想起那个少年,忧虑的说道。 “就因为这个,我才将你叫过来,咱们先谈谈,我想你最好能将事情的经过先告诉小的妹妹,然后让妹妹再去告诉哥哥,这样效果比较好些。我在车上的时候试图和郭盼年接触,他对我很抵触,我们要让他们知道,只有我们,才能将他的父母救出来。” “嗯,我尽力。”翌茹知道了聂亭然的意思,心中有了想法。看天色不早,就告辞来到了自己的房间。房间里程风正在和陈琳说话,两个人坐在床上,盖着被子。房间内的床不小,程风和陈琳还是个孩子,坐在床上也没占到一半,见翌茹进来,程风向里让了让,将被子分给了翌茹一些,三个姑娘坐在床上说起了悄悄话。 程风正在跟陈琳说郭家的鱼塘和山上的向日葵,“琳琳,你不知道,鱼塘对面的山上种了一面山坡的向日葵,刚开了花,满面山坡全是金灿灿的。姐姐在山坡上有一个白色的小木屋,可漂亮了,从木屋的顶上可以看到整座山的样子,等你跟我一起回去,我领你去看。” “真的。”陈琳听着程风的描述,想想这一片金黄色的花海,多壮观呀。 翌茹见陈琳的心情很好,试探的问道:“琳琳,你的爹娘在国都是干什么的呢,他们是在国都做生意,还是临时有事去的国都呢?” 陈琳想了想,回忆道:“我们生活在宛城,我们家在宛城虽然不是很富有,但是爹娘对我和哥哥很好,爹爹忙着家里的生意,整天在外面奔波,我和哥哥从小跟着娘亲,娘亲是一个很温柔的人,我们一家人过着幸福的日子。直到有一天有一个叔叔出现,爹爹叫那个叔叔叫勤弟,两人进了书房,聊了很长时间。我由于贪玩,就躲在了书房里的帘子后面,听那位叔叔说国都有一个大生意,想要爹爹和自己一起去做。爹爹刚开始不同意,后来听那位叔叔说做完这笔生意爹爹就能成为宛城最富有的人,而且从此以后爹爹都可以不用东奔西跑,害母亲担心,爹爹想了很久就同意了。于是爹爹就和叔叔去了国都,我和娘亲等了很久都没有爹爹的消息。后来,有人捎信给娘亲,说爹爹在国都出事了,娘亲就带着管家和钱去了国都,后来也没有回来。” “那你们怎么就出来了呢?就你们兄妹吗?”程风在一旁问道。 “不是,娘亲有一个特别好的姐妹,我们叫她青姨,母亲走后就托她照顾我们,青姨多方打听,才打听到父母在国都做了犯法的生意,被扣住了。就领着我们出来想去国都活动活动,看看能不能把爹娘救出来。” “那青姨呢?”翌茹问道。 “青姨她,”陈琳的眼圈红了,眼泪一滴滴掉了下来。“我们刚出宛城就遭到人尾追,他们倒不是要杀我们,而是想将我们抓起来,青姨带我们走小路躲开追捕,为了救哥哥,青姨掉下了山崖,我们找了好久,才找到青姨的尸体,只剩下了骨头。”陈琳说完爬到程风的怀里放声大哭起来,程风看着翌茹,不知道拿怀中的小人怎么办。翌茹示意她轻轻拍着陈琳的后背,陈琳的哭声慢慢低了下去,后来变成了呜咽,再后来就变成了均匀的呼吸。 翌茹从程风手中接过陈琳,将她放平躺在床上,盖上被。回身就看到程风红肿的眼睛,“姐姐,琳琳真命苦,以后我要保护她,不让别人欺负她。”翌茹拍拍程风的头,“好孩子,先睡觉吧。”程风听话的躺在床上,慢慢的进入了梦乡。 翌茹却睡不着了,看着头顶的帐子,翌茹脑子里像走马灯一样将所有的事情过了一遍。应该是梁王爷先发现西瓜,然后想到郭大爷,然后就定下了这个计策,知道郭大爷重视小玲的后人,拿小玲后人的生死来威胁,郭大爷只能就范。但是郭大爷给自己留下了信息,希望自己能发现,然后来国都救他们,是这样的吗?说来说去都是西瓜的错,归根结底这一切全是自己的错,如果自己不来到这个世界,就不会影响这些人的命运。郭大爷会在小山村生活的好好地,郭盼年一家也能在宛城幸福快乐的生活,是不是郭大宝一家也能平凡的生活在郭家村,大宝叔父可能就不会摔断腿,这一切都是自己的错。翌茹拍着头,眼泪顺着鬓角流到了枕头上,打湿了枕巾,也打湿了翌茹混乱的心。